犬伴

2021-09-05 · 1799 words · 4 minute read

野径来多将犬伴……

此时正是深夜,距离破晓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在一个宁静的村落里有一对年轻夫妇趁儿女熟睡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家门,跟他们一起出门的还有一条狗。此狗名为司令,是一条约四十斤重的中型犬,从头到脚毛发乌黑唯两处不同,一处是双眼四周长着一圈白毛像是戴着一副白框眼镜,另一处是狗屁股上长着一撮白毛。事实上,司令狗不可能知道他们此行目的地在哪里,但是作为一条好狗天生就会一路嗅闻确认无异物的同时为主人开路。

那个年代鬼神之说虽然明面上不得盛行,但种种说法仍是代代相传留了下来,并且扎根于人们内心深处。两人一狗最先需要穿过的是一片狭长的水杉树林,这是一条小路也是一条近路,林中并无人家居住,因此缺少活人的烟火气。女人一走进杉树林中便觉十分害怕,那些水杉树长得很高大,足有几十米高,树枝在微风吹拂下缓慢地晃动在地上留下影影绰绰无数,本就黯淡的月光被树的影子完全湮没。深入林中仿佛就像是被无数巨大的暗影包围,乱晃的树影几乎覆盖住地上的月光,黑暗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正一点点吞噬掉行人的理智。女人紧随着男人的步伐快速前进,比他们走得更快的是他们的狗。司令狗一路小跑着沉默前行,狗屁股上的白毛是最后无法被黑暗覆盖的事物。女人所相信的鬼神之说中有一条认为狗是除人类之外最有灵性的动物,那么既然大狗司令未曾吠叫也就说明前路可畅行无阻。似乎人类的信仰中总是先建立一些“东西”让人们恐惧,接着又会自然而然诞生一些克制的方法1

穿过阴森的树林后,两人一狗又需要走过一座五十米的长桥,那时候水面离桥面很近,而水鬼勾人的说法也让人离恐惧更近。桥下的河已经不停歇地奔流了许多年,也曾带走过无数鲜活的生命,那些生命的故事最终经人杜撰而衍生出了一些“说法”。传说落水溺死的人会变成水鬼,这种鬼的身份非常特殊,他们在死灵的世界里是不得自由的,他们必须一直一直待在水里直到在找到一个活人当替身,因此过桥的人总得谨慎,免得一个不小心成了水鬼的替身。知晓该“说法”的年轻夫妇在深夜抹黑过桥时自然也有一小点害怕,好在五十米并不算长,而不明真相的司令狗也一直兢兢业业在前面开路,于是他们很快在恐惧中走过了桥。

接下来两人一狗便顺顺利利到达了目的地。男人赶上了凌晨四点出发的班车,送别男人后的女人则在附近的早餐店里找位置坐下过早,司令狗自然乖乖蹲坐在女人脚边休息。期间早餐店的客人见司令狗憨厚可爱便掰了块包子丢到它跟前,司令狗低头认真闻了闻却没立即吃而是看向自己的女主人。女人对狗说,不许吃别人给的食物。说完女人亲手买了一个肉包子给司令狗吃,犒劳它一路辛苦。

天微亮后,女人和狗开始返程。也许是太阳出来后万物苏醒了,回来的路上不断有野狗出现找司令打架。于是乎,换成了女人在前面带路,司令狗一边跟别的狗打架一边紧随女人的步伐。等到她们回到家时天已大亮,家中一双儿女仍在酣睡中。

—-分割线—-

前几天,同住一栋楼的一位年轻人用自由落体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天晚上我正好加班,等我回来的时候死者已被带走,地上的痕迹也已被清理,经过时只能闻到极其浓烈的消毒水气味中仍掩盖不住更浓烈的血腥气味。如果大晚上只经过现场一次,那感觉自己能顶得住。但我要先回家把阿木狗带下来溜,遛完再带回去,一共要经过三次,于是我从心地向精神上的财主、强大的后盾–我妈发了视频,一边跟我妈聊天转移注意力一边经过那里。这个过程中我妈给我讲了上面那个故事,并且不住地感叹还是有条狗好些。但是!通常在感叹养狗好或者夸阿木狗养得好后,我妈会立刻话锋一转说要过年回家把狗子卖了或者宰了吃了。这大概是因为当年头回养的司令被偷了两次都没被偷走而我妈最终选择把司令卖了,而第二次养的雷欧被偷走大概率被吃了,我妈找了几次都没找回来只好跟我讲雷欧自己跑了。说起来我们家爱狗之心大概也传到了我小侄女这一代,听说阿木狗的照片或视频是绝佳的哄娃利器,有时候小侄女甚至可以就着阿木狗打架的视频下饭。

深い森–Do As Infinity (《犬夜叉》ED02)


  1. 比如西方的鬼神之说中存在吸血鬼、狼人的传说,同时就有用大蒜、十字架、银器可以抵抗鬼怪侵犯的说法;东方的鬼神之说中也存在更丰富的妖魔鬼怪的传说,诸多体系中也存在着许多破解之法比如碰到僵尸可以使用符咒、黑狗血等。除了物质上的克制或者破解方法,似乎鬼与神也还有许多成双成对出现的,比如西游记里面卯日星君专克蜈蚣精,扯远了,暂且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