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抽时刻

2022-01-15 · 1669 words · 4 minute read 生活

许久前看过一篇博客名为《理发的乐趣》,大意是博主可以说“我理了发”,但实际上劳动的人是理发师。今日也发现了一个相似的乐趣,我在跑数,但是真正运行的是服务器,而我却趁着这个空隙在写博客。

听我妈讲我是个早产儿,刚生下来的时候像一只皱巴巴的小老鼠,长得很吃藕,她们总担心养不活我。不过等到我弟弟出生以后,她们就打消了这个顾虑。据说小时候大伯给弟弟带的奶粉弟弟不肯吃,最后都被我消灭掉了。然后我就磕磕绊绊地慢慢长大了。长大的过程中总是在受伤,比如玩鞭炮把手炸了,比如和小伙伴们躲猫猫跳到深坑里把脚崴了,比如走在路上被打架的人误伤把鼻子砸了,又比如各种摔跤,印象中小时候腿上总是有很多伤疤,曾一度担心那些疤痕难以消除。这些都只是表面受伤,很多年以后我才反应过来小时候可能胃不好,但我居然每每借此……那个……额……唔……嗯……

有句俗话说“七八岁的孩子讨狗嫌”,大意是说七八岁的男孩子精力旺盛,连狗都嫌弃他不愿意跟他一起玩。记得我弟小时候确实很烦人,总是到处跑跑跳跳,我虽是姐姐,却比他大不了两岁,那时候总跟他打架。哈哈,大概在他最讨狗嫌的年纪,也是我最讨狗嫌的年纪吧。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吃饱饭以后还吃了很多西瓜,记不清我是坐在哪里,但是能看见我弟一直在床上蹦蹦跳跳。忽然有一下,我觉得有点头晕,预感要吐了,于是出言恐吓我弟:“你要是继续跳,我就要死了”。我弟不听,继续在床上站着使劲蹦。于是我,越来越晕,真得一下子把吃进去的西瓜全吐出来了。这下我弟吓坏了,他也不敢蹦了,赶紧跑过来看,只看到地上红彤彤一片。我又趁机骗他:“我吐血了,这下真得要死了。”然后我弟就赶紧跑去找奶奶了。从此以后,在我弟调皮的时候,我就假装作出要呕吐的动作,多数时候都能震慑到我弟,令他不敢造次。

还有一次,不知为何我特别想吃煮的酒糟,有一天妈妈便做给我吃。可是等我跟我弟玩完回家的时候,热乎乎的酒糟已经放凉了,但我还是吃了。走出家门没几步,我突然又感不适。于是我弟就看着我很难受地把酒糟一点点全吐出来了,然后他就又被吓到然后跑掉了。从此以后,大概我再作呕吐的动作对我弟的震慑力又加大了几分吧。

作为一个姐姐,吓弟弟简直可以说是信手拈来。我初中、高中都住校,初中是每周回一次家,高中是每个月回一次家。记不清是哪一次回家,突然觉得很久没骑自行车玩了,便把家里的自行车找了出来,打算骑着在村里溜达。出门的时候弟弟说让我载他,于是我让他坐在后座上,默默发动了。一路上我一句话没说,我弟也一句话没说。快要骑到村口的时候,我弟终于忍不住问我要去哪里,而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故意压低声音说:“去把你卖了。”我弟当时吓得立马跳车,头也不回使劲往家跑。

2021年五一放假的时候,我回老家了。有一天我弟要回来,同行的有弟媳和表弟。于是那天妈妈早起做了很多菜,等着中午他们到了一块开饭。那天早上的时候妈妈和爷爷奶奶已经吃过了,所以不饿,但我起得晚,没赶上早上那顿。本来我也只是躺在摇椅上看书,并不觉得饿,突然又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想考验一下我妈,我想知道在她脑中是礼貌更重要还是女儿挨饿要吃饭更重要。于是我跟妈妈说,饿了。我妈便要杀瓜给我吃,可我坚持只吃饭不吃瓜。我妈感到为难了,她杀了一个哈密瓜,自己吃了一块又递给我一块,还说这瓜很甜很好吃。可我不接瓜,一边念叨着好饿要吃饭,一边继续看书。当时我本来只是想随便闹个小别扭,可是不知怎的,一下子情绪上头了,联想到小时候弟弟会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但我从不那么干,又想到自己为什么那么乖那么懂事,这样好容易被忽略……哈哈,就这么想着想着,居然假挑事演变成真委屈了。估计当时我脸上的神情真得变得很委屈可怜了……接着我开始给妈妈讲道理,一来分析今天回来的几人都很亲,不会介意我先吃饭了;二来卖惨说自己真得饿得不行了(PS.现在想起来好搞笑)。于是我妈终于被我说动了,马上就要让我先动筷子吃饭了。千钧一发之际,爷爷插嘴了。哈哈,爷爷大概看穿了我的诡计,轻声斥责我叫我不要无理取闹。妈妈此时又变得左右为难了。好在没过一会,弟弟他们终于到家了,可以正经地开饭了。

H.A.T.E.U.—Mariah Car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