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跨越阶层开始想

2021-06-18 · 2940 words · 6 minute read 思考

终其一生,我们究竟需要跨越些什么?

本来今天只是想把最近看迅哥儿的一些杂文的感想记录下来,写了几个字以后发现脑子里想的东西有点多,干脆独立出来写一篇新的博客好了。约三周前和好友潘潘出去玩,在她感慨人生艰难、股市亏钱的时候,我叨叨了一句“世上谁人活得容易、现在心中无牵无挂每天开开心心也很好”,她说“虽然你上了大学、读了研,但你终究没能跨越阶层,最多只是走到了当前这个阶层靠前一点的位置而已”。那天我们正好在逛公园,公园里有一些老人坐在树荫下乘凉,她指着其中一个独自坐着、缓缓摇着蒲扇的老大爷说:“将来我们和他也是一样的”。

从那天起,“跨越阶层”四个字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到了我的心里,平时不痛不痒的,但是似乎我开始把“阶层”当成了自己的限制。比如最近也在慢慢看一位叫胡江堂的博主的博客,他时常提到的许多书和人名我都从来没听说过,他读康德之余看的书我也大部分没听过,我居然曾想过“读书”这件事也是因为阶层不同(ps.红楼梦我也没看完,高中时读书压力大,晚上会打手电筒看小说,红楼梦看完前八十回以后听说后面是别人续写的就看不下去了,现在撒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寒潭渡鹤影、冷月葬花魂”惊艳过我)。前几天我想起了曾在国博参观过古代珠宝的展览,再一次感慨我不能跨越阶层,因而接触不到、也鉴赏不了美丽的珠宝。

今天看了迅哥儿写的《送灶日漫笔》和《谈皇帝》。前者写送灶日请灶君吃糖,这样灶君的唇舌被粘住了就不能在天上告平民的状了,这是一种糊弄老实鬼神的方法。后者写到皇帝是高高在上的,不高兴了就要随便杀人,于是在吃的方面只拿一些一年到头都有的菠菜给他吃,免得皇帝被提要求了办不到要遭殃,这是一种糊弄当权者的方法。《谈皇帝》里面有一段话:

君民本是同一民族,乱世时“成则为王败则为贼”,平常是一个照例做皇帝,许多个照例做平民;两者之间,思想本没有什么大差别。所以皇帝和大臣有“愚民政策”,百姓们也自有其‘愚君政策’”。

“愚民”我听过许多遍,“愚君”却是头回注意到。政治制度上的人事是一种严格的金字塔结构,曾站在顶端的就是皇帝,而皇帝也是整个社会最顶层的阶级,但是他却也还是会被愚弄。为何皇帝也会被愚弄呢?因为即使站在最高处,皇帝也还是确确实实只是一个人,并不能做到全知全能,和任何人一样都会被愚弄。联想起历史上有爱好书法艺术的皇帝、有喜欢做木工的皇帝、有写得一手好词的皇帝,他们一出生就处于社会最高阶层,但也一生都被所属的阶层牢牢束缚住。倘若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一出生就是未来的帝王,虽然古时候帝王的家很大,但是和山川湖海比起来还是不够大,虽然可以从小就看遍各种奇珍异宝,但是也要一生被各种东西绑住手脚。即使是成为皇帝,也不能随心所欲啊。以前追过一部名为《深宫计》的电视剧,里面的皇帝曾对他的妃子讲:

有些人纵使他安分守己、一身清白,都唯有看着他含冤受屈,有些人即使他手染鲜血、恶贯满盈,我都不能够动他分毫,这就是风云莫测、波谲云诡的深宫啊。

所以就算只是站在顶端的阶层,也会有无数人要去争夺顶层的位置,为了维持“位置”就必不可少的要去争斗。

显然跨越“权”的阶层,必会带来更多的束缚,那我换个角度再想,仅跨越“名”的阶层又如何呢?“权”和“利”往往是捆绑在一起的,“名”大多数时候也会和“利”捆绑在一起。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果只是跨到只有“名”没有“利”的阶层,比如成为宗教领袖,应该一样能有机会看遍奇珍异宝吧?在我这个普通人看来,“领袖”性质的人通常会有许多信徒,不用说话就会有人供上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为撒我会不自觉把好吃的排前面呢),哈哈,比如我就曾有一刻想用小龙虾把列弛供起来。但我又想起在迅哥儿写的《无花的蔷薇》里有一段:

豫言者,即先觉,每为故国所不容,也每受同时人的迫害,大人物也时常这样。他要得人们的恭维赞叹时,必须死掉,或者沉默,或者不在面前。

总而言之,第一要难于质证。如果孔丘,释迦,耶稣基督还活着,那些教徒难免要恐慌。对于他们的行为,真不知道教主先生要怎样慨叹。所以,如果活着,只得迫害他。待到伟大的人物成为化石,人们都称他伟人时,他已经变了傀儡了。有一流人之所谓伟大与渺小,是指他可给自己利用的效果的大小而言。

我觉得迅哥儿说得很对,人们对一个人或者一种思想存在信仰,其实是因为“信仰”背面的逻辑可以让信仰的人的行为能说得通(ps.信仰这东西很玄很深,这次浅尝辄止)。要是我作为宗教领袖被人们供起来,人们所信仰的东西反过来也还是会束缚我,因为被供起来的人已经不是“人”是“圣人”了,人们心中的“圣人”往往人性少、神性多,有许多事是不该或不能做的。我隐隐感到,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拥有至高权力的人,还是有无上圣名的人,还是只是我这样普通的凡人,都逃脱不开一个“利”字。财富是一种利,拥有了财富就能在物质上拥有很多东西,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想要随时有。权力是一种利,名声也是一种利,拥有权力或名声还能在精神上得到更多。利能够将拥有它的人和其他人连接起来,都拥有利的人可以双向连接,一方有利一方无利的人可以单向连接,只要通过利连接便会诞生利用的“用”。所以说,原本我想要跨越阶层,来源于我想要体验更多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这样也等同于我需要获得更多利。

那如果我不再去追求跨越财富、名声、权力的阶层,那我就真得能够与利隔绝嘛?恐怕不能,从我选择入世开始,我就已经被世间千丝万缕的利给系住了。如果我就像最开始与潘潘讨论时说的那样,只是心无挂碍、开开心心地生活,不再去想跨越阶层的事情呢?这倒也能够做到,但我又怀疑我会像个空心人一样生活在楚门的世界里。

所谓“跨越阶层”,也许只是要跨越阶层带来的限制,不过我很明白有些限制还真不是我想就能跨过去的。

此处跑偏一下,我已经很久没有不去克制自己的悲观、消极了。这是三年来克服心魔留下的后遗症,每每去思考一件事,即使过程再痛苦都要让自己去下一个乐观、积极的结论,给自己一个光明的方向,这样才能继续相信能够好好去走未来的路。悲乎!写着写着跑去撸了撸在狗窝里酣睡的阿木狗,话说阿木闭着嘴巴静静躺着、只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我的样子真帅气啊,不过它把舌头一甩出来舔鼻子就让我立刻意识到阿木只是一条狗,灵魂也只是一条狗。可怜的阿木狗每天都吃同一种口味的狗粮,吃腻了最多出去溜的时候吃吃草,绝无可能跨越狗与人的阶层翻身做主人了。现在心魔已经消失,我不用再对自己那么严格了,也不需要经常都充满正能量了。而且每天都把我的电池充满了再用,好像也会影响电池的正常使用寿命,偶尔低电量的时候低能耗运行也是阔以滴吧。

话说有许多阶层的限制我还是想尝试去跨越的,毕竟来人世走一遭,撒也不干就入土的话也太亏了吧。倒也不是说一定要把赚多少钱当成人生目标,起码我那长长的心愿单(想看的书、想追的漫画结局、想听喜欢的歌手出新歌、想去的地方等等)要去多打几个√的,重点在于有些认知上的阶层界限我是一定要去翻的。像那种与利益隔绝、不材便不被利用的想法,等我老了走不动的时候再说也不迟。而且我现在连自己到底偏唯心还是偏唯物都没搞清楚,人生还有好多谜题等我去破解呢,可不能年纪轻轻就静止不动了。额-_-||,最后我还是又下了一个积极的结论……

没时间后悔—欧阳靖/陈奂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