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每天多一个小时

2022-01-25 · 2738 words · 6 minute read 小说

假如每天能够多一个小时,我要用来做什么呢?

在距今一千五百多年前的一个平凡的冬日早晨,有个女孩醒了但是不愿意起床,她躺在暖和的被窝里,抗拒着被窝外的寒凉。听母亲说,再过一个月她就要被嫁给一个风烛残年的糟老头子了。女孩讨厌这个封建的世界,可是却又无力反抗,她想要躺在被窝里继续做美梦。可是母亲的吼声再次响起而且越来越近,女孩只好赶紧爬出被窝,免得被母亲看到又要骂个不停。

女孩起床后就开始干活了,等到再次入睡时已是深夜。终于又能躺到暖和的被窝里了,女孩开心地进入了梦乡。在梦里,女孩走进了一片巨大的森林里,林中有很多鱼在游动,其中一条鱼停在她面前朝她吐泡泡,女孩伸手接过一个泡泡,那泡泡上面写着“让痛苦更快消失”。又有更多鱼吐出更多的泡泡,泡泡上面都写着“让时间过得快些”之类的话,女孩就这样一直在森林里玩泡泡。

那样的年代里,有很多命运悲惨的女孩做过同样的一个梦,现实令她们不堪重负,于是只好在梦里寻找快乐。

当然啦,命运悲惨的女孩从古至今可不少,那为什么只有一部分人会做这样的梦,而不是全部呢?因为全部的女孩都做同样的梦,我们干的缺德事很可能就会被发现啦。是的,那些坏事是我干的,准确地说是系统干的。我每天的工作就是运用算法挑选出那些命运悲惨、容易沉溺梦境的女孩,然后将那些女孩的时间和位置坐标传到系统里,最后系统会批量编织梦境传送到那些女孩的脑子里,悄无声息地拿走那些女孩最重要的东西—时间。

唉,不幸呐,明明我也是女孩,却要做这种事。不过没办法,即使到了我这个年代,也仍然是男权当道。辛辛苦苦读书、考试、学习技术,最后抢破头也只争到一个这样的岗位来糊口。

倒也不是每个打这份工的女孩都会像我这么老实,听同事小花讲我们这里以前也出过一些狠人。有个被逼回家当家庭主妇的女孩,在离职前的最后一天把女皇武则天的坐标悄悄传到了系统里,并且悄悄瞒过了系统的复核程序,最后成功将一部分真相编织成梦境传了过去。可惜的是我们的权限有限,不知道那件事后来怎么样了。

前段时间加班多,领导为了犒劳大家给每人发了一张时间券,激活生效以后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每天会多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哇嗷,有多的时间当然是用来睡觉啦,难道学习咩,在这种年代活着的女性学习又有什么用,不一样处处被男权打压嘛。

我将每天多出来的一个小时设置为23:30-00:30,想着一个小时全用来睡觉有点亏,不如只多睡半小时,剩下的一半用来耍手机好了。时间券生效的第一个晚上,我耍手机到了00:30,然后眼睁睁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回到了11:30。接着耍手机又到了00:30,然后过了一分钟时间正常到了00:31。不过我忽然想再看一遍刚刚看过的搞笑视频,结果在APP里翻了好一会都没翻到。我猜想,是不是在那多出来的一个小时里经历的事只在我自己的脑子里留下了记忆,在这个世界的任何其他物体上留不下痕迹?

为了验证猜想,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做了一些简单的对比试验。在那多出来的一个小时里,我用笔写下来的字过后会消失,吃了很多东西过后称体重也不会增加,但是我跟小花吐的槽她会记得。嘿嘿,我又想,不知那个强大的系统会不会记得呢?于是我打开电脑,远程登录了系统,查了几条数据放着不动。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再次登录系统,发现被查出来的数据还在,而查询数据的日志也能找到。

我将发现的事悄悄告诉小花,小花说确实可以利用系统的这种特性来加班……我才不要被资本家剥削呢!我问小花有没有办法从系统里删掉我做试验的那几条查询记录,小花说下班了给我个东西。

下班以后小花用一个匿名渠道给我发来了一个很小的程序,并且告诉了我使用方法。照办以后,果然删掉了那天试验的记录。啊,折腾了这么一番以后,我突然觉得多出来的那一小时用来睡觉和耍手机都很浪费诶。我翻了翻那个程序,发现里面居然还藏了几个谜题,琢磨了好久一个答案都没想出来,于是发给大神求助,过了一会大神发回来其中一个答案,并且告诉我剩下的谜题都很难他也得花点时间再研究。看到那个答案后,我秒懂那是系统里面一个数据库的账号和密码。于是乎,好奇心过剩的我在每天多出来的一小时里登录那个数据库去翻数据,顺便做了点探索性数据分析。

就这样在数据的海洋里遨游了好些天,也终于到了时间券失效的这天。还好我早就发现那个账号居然只能在每天多出来的时间里登录,于是每天熬夜在正常的时间里把分析到的内容记录下来。查询过的记录我已经在那个特殊时间里用那个程序删除掉了。可是看着这段时间辛苦记录下来的东西我有点……不知所措。

那个特殊数据库里最早的一条记录可以追溯到一百五十年前,是一个叫“星系共主”的人创建的。通过数据分析,我发现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历史上有很多无名女孩的时间被系统用梦境骗走了,那些时间大多数被赋予了一些男性,少数流入市场被交易。我又找了一些统计局的数据来对比,原来正是这一百多年的时间将男女之间的各种差异拉开了一道极深的鸿沟。可是历史书上只提过一百多年前曾经兴起过女权运动,那时候已经做到了小范围的男女平等,却从来没有任何文字记录过是怎么演变成如今男权当道的。

我猜系统为了不改变历史,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时间里只是往前追溯去找历史上的一些无名之辈下手。但数据显示近几年取得的时间总量下滑很多,极有可能是历史的时间快要被榨干了。很奇怪的是,系统的日志里从一年前开始出现了一些无法解析的坐标。我抄录了几个,尝试了很多方法都无法正确解析出来。正好大神将剩下的谜题答案解密出来发给我看,但我还没来得及细看,便又将那些坐标发给大神请求帮忙解密。这次大神很快就解密出来了,原来是未来的时间和坐标。我心想,难道系统被开发出了一个新功能,可以给未来的女孩传送梦境骗取时间吗?

唉,可是就算真是这样,我又能做些什么呢?只不过还是继续每天上班下班,浑浑噩噩地工作,干这种坏事中的坏事罢了。但是,这些发现又确实令我内心不安极了。我怕将来遇到的男孩根本不知道他即使很普通也无形中占用了很多女孩的时间,他不会明白他的存在就是在剥夺别人的权利,男孩们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已经享受了太多太多性别不平等带来的便利,他们会不会已经不懂得如何尊重一个平凡普通的女孩呢。除了这些,我更怕系统剥削完了历史的时间,过不了多少年也会榨干未来的时间。也许将来的人类会在极端的不平等中直接走向灭亡。

丧了好几天以后,我才想起去看当时大神给的其他谜题答案。不过,与其说是一些答案,不如说是一串公式、一个模型、一段话。原来在系统建成以后的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一直有人在默默地对抗着不公。如今,那些人给了我一个机会,那是一扇大门的钥匙,门后极有可能是无底深渊,但也许艰难地走过漫长深渊后能够迎来真真正正的光明,可是这么多年从未有人真地见过光明是什么样的。所以我,是应该继续迷茫地活着,还是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