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每天多一个小时2

2022-03-06 · 2942 words · 6 minute read 小说

在这个不平等的世界上,是不是有些人的时间和生命是没有价值的?

每年到了年末的时候,公司会举办一次年终抽奖活动。我对这事一向不抱有任何期望,因为世界上真的有人有一种体质:抽奖绝缘体。是哒,年年都是被阳光普照的我,真得很羡慕每年都会中奖的人啊喂。小花就是那个每年抽奖必会中奖的人,唉,羡慕别人归羡慕别人,我心里还是悄悄希望今年的奖品能比以往年份来得更实用一些。

到了抽奖那天,我起得比平时早一小丢丢,这是因为必须要在抽奖开始之前,把手上抽奖券的副券放到抽奖箱里去。小花照例来得比我晚一些,她还在路上的时候就拜托我帮她把抽奖券副券一并放入抽奖箱里。到了抽奖的时间,同事们各个超认真地蹲守在自己的手机前,竖着耳朵超在意地听手机里直播中奖的号码,同时消息群里也在热火朝天地讨论那些中奖的幸运儿究竟有谁。

直播结束的那瞬间,我们那片工位的人立马就呼啦呼啦跑去排队领奖。等我慢悠悠走过去插队的时候,只看见小花她们排在最前面,然而由于领奖的小伙伴们太积极,发奖品的人都还没准备好,于是大家就一边排队一边瞎聊天。今年的阳光普照奖有两样,一样是被子,另一样是锅,似乎大家普遍嫌弃被子,大都选择要锅。小花今年中的三等奖里有一样非常有意思,奖品本身是一盏可以手拎的木质台灯,但是可以给手机充电,还可以放音乐。二等奖是投影仪,排队的时候听见同事吐槽家太小,要是打开投影仪只怕要投影到别人家里去了。

在热热闹闹排着的队伍中听了一小会瞎吐槽,第一个领完奖的人就出来了,排在队伍前列的我们几个纷纷侧头伸长脖子好奇他领了什么。这位同事见大家都很好奇,便举起双手,展示了他手中捧着的刚刚领的一叠被子。大家看到只是被子,纷纷表示:切~领被子而已嘛,干嘛排第一个。又过了一会,我也领完我的锅出来了,经过长长的队伍时,有人见我抱着一个大纸箱便问我重不重,我说不重,说完还只用一只手拖着纸箱展示给他们看。

领完奖回到工位坐下以后,没什么心思干活,干脆就摸鱼上网搜搜我的锅可以用来做什么。原来我的锅已经是第十代产品了,产品外型没什么大的变化,只是随着科技发展,锅的重量越来越轻,电池也能用得越来越久。无意中翻了翻第一代产品的参数说明,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那个锅竟然是要插电才能运转起来的。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个人都会理所当然地认为电器是靠电池来运转的,所以看到有电器需要插电确实让我感到震惊不已。唔,既然我的锅的第一代需要插电,那其他电器是否也存在需要插电的第一代产品呢?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边快速检索浏览网上查询的信息,一边让我的小脑袋瓜高速运转起来。在我们统计学的世界观里,一个样本可能是孤例,很多很多的样本就可能说明一个问题或者一种现象了。我想,在很多年前,电的使用应当是不受限制的,因为那时候绝大多数电器产品都是需要插电的,即使是用电池的电器也需要充电才能继续使用。看起来,“电”的发展历史一定很不简单。不过,此时我脑子里冒出了另一个脑洞,既然科技可以发展到让电器只需要一块电池就可以用上数十年,让一个锅越来越轻,让一床被子可以被折叠成手掌大小,那为什么没有发明出更多的新产品,而人们的生活方式也跟科技大发展之前相比没什么大的变化呢?

下班回家的路上,白天产生的疑惑仍然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我总觉得,虽然时代在不断进步,科技也在不断发展,可是冥冥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变了,就好像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人类的命运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了。到底是什么呢?一时间,只觉得脑子里有很多东西缠来绕去:插电……电池……时代……科技……人类……命运……控制……

就在我浑浑噩噩地思考着、不自觉落入螺旋下钻式的牛角尖的时候,“叮”一声,手机上收到了大神发来的一条讯息。原来大神看了我几个月前发给他请他帮忙解密出来的谜题答案,但是他觉得那些答案有问题,于是特意提醒我叫我不要去看。讲真,我长到这么大,除了从来没把灯泡放嘴里过,别的事越是不让我干我就越好奇。不过呢,这事倒也不急于一时,因为家里要来客人了,大学时的室友湘湘要来我在的城市办点事,于是晚上暂时住在我这里。我对自己的厨艺一向没有什么信心,对湘湘的厨艺也没有什么信心,所以商量好等我晚上下班回来以后一起去楼下吃。吃完饭再溜达溜达,回去时间已经不早,湘湘晚上居然还要加班,所以我回去洗洗就躺被窝睡了,免得打扰到她。

由于前一天睡得早,第二天精神状态特别好,该干的活一会就梳理好了,只待慢慢搬砖填坑。在连续搬了好一会砖后,我打算摸点鱼,打开大神给的谜题答案来看。唔,看着看着,我发现里面似乎夹带了一些很特别的讯息。于是把那些信息的顺序打乱又重新排列,原来是说,我们现在身处的世界并不是全部的世界,仅仅只是“第一维度”,生活在“第一维度”的人会被“第二维度”操控,只有找到“第二维度”的入口,我们才有可能重新夺回人类命运的控制权。初看这些信息,我只觉得特别玄幻,十分地不切实际,不明白大神在担忧什么。可是反复看了好几遍以后,却发现这些看似不现实的信息似乎就是现实。

“系统”能够窃取别人的时间,不就是最不现实却又最现实的事实嘛?既然“算法”能够挑选出千百年前那些平凡女孩,再偷走她们的时间,那是不是也能挑选出历史上人类某些重要发明家的时间呢?假设新产品本应被发明出来的时间被“算法”提前预测到,然后那些发明人的时间被“系统”偷走,那么随着科技发展,人们就只能够不断迭代更新旧产品使之不断变轻变薄也说得通了。这条假设不难验证,只是以我的权限暂时做不到,这得进上次那个特殊数据库才能查到,可是没有“时间券”的话,我空有账号密码也没用。既然撒也干不了,那还是继续搬砖干活吧。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家以后,我先把饭煮上,然后把菜准备好,只等湘湘回来便炒菜开饭。不幸的是,湘湘今天去办事似乎不算顺利,还得一个多小时才能回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便又把那个谜题答案拿出来看,才看了一眼,就又收到大神的讯息。原来大神猜到让我不看反而会达成让我一定去看的效果,于是把谜题进行多重解密后得到的结果也干脆发给我了。根据新解密出的内容,为了让更多人一块寻找“第二维度”的入口,有个程序运行起来和使用时间券是一样的效果,每天可以借此得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于是我运行了这个程序,试试看能不能登录那个特殊数据库,没想到真的可以。

我想如果“系统”真得一直在偷取应该发明新产品的人的时间,那么查找的时间范围可以暂时圈定在一百年以内。可惜的是,一个小时快过去也没有任何收获,看来只好明天再接着查了。但我突然想到,这个世界上多出来的时间不会是凭空产生的,如果我用掉了多出来的一个小时,那一定有一个人被偷走了一个小时。于是在多出来的这一个小时剩下的最后几分钟里,我快速搜了搜被我用掉的时间的来源,得到了非常具体的地点、经纬度、时刻起点和终点。

接下来在继续等湘湘回来的时候,我拿手机查了查刚才得到的具体地点,觉得有点眼熟。过了好一会,湘湘终于回来了,我便开始炒菜。吃饭的时候听到湘湘跟她的家人聊天抱怨她今天办事多么不顺利,我在一旁也听到个大概,好像是湘湘要去某大厦某一楼层某某行政负责人办公室找人办事,结果那人不待见她,于是她只好在那人办公室门外苦等。听多一些细节,我越来越觉得好像有哪里怪怪的。直到湘湘说她在那里站着感觉时间过得好慢,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她的时间被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