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每天多一个小时3

2022-04-16 · 4042 words · 9 minute read 小说

有一个人在受苦,他觉得很苦,可是当他看到有人与他受着一样的苦时,他便感到这苦终于是可以忍受的了,若是他看到别人受着一样的苦却不但不觉得苦反而觉得甘之如饴,那么他也会渐渐不再感觉到苦了。

灵犬

终于熬到天亮,窗外渗进来些微曙光,那片幻影似乎变淡了一点,恐惧了一整晚的小清也终于可以安心睡去。几个小时后,天已大亮,小清努力睁开仍感到困乏的双眼,起身迅速穿衣、洗漱,然后出门去上班。在关上门的一刹那,小清再次看了一眼那片幻影,仍是被吓得心头一颤,那副棺材还是静静地停在那里。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小清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看到幻影已经消失,小清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接着,小清像往常一样做饭、吃饭、刷碗、散步、跳舞、洗澡、听音乐,一天就这样结束了。临睡前,小清打开了床边的灯,将灯光调暗一些,然后准备入睡。虽然说开着灯睡很影响睡眠质量,但小清不得不这么做。即使是在平常的夜晚,在幻影不出现的时候,只要关了灯屋子里变得全黑,小清也会觉得那些恐怖的幻影随时会出现。虽然过去的经验和理智告诉小清自己,幻影每出现一次后会隔七天才会再出现,可是小清还是会觉得害怕。有些人总以为对黑暗的恐惧是很容易克服的,可是只有知道黑暗里究竟能出现多么恐怖的事的人才知道,根本就克服不了。

又到了幻影出现的日子,小清心里既害怕又升起一丝隐隐的希望。临睡前,小清关了所有灯,喝了一杯咖啡静静地坐在床上等待。过了一会,幻影终于出现,不过这次既不恐怖,也不是小清心里希望看见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在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视剧,那是几十年前的老剧《唐顿庄园》,讲述的是大概两百年前的故事。小清曾经看过这部电视剧,虽然在她所处的年代已经不能看到。现在这个世界上“国家”的概念消失了,于是“战争”的概念必须要跟着消失,连带着很多书籍、影视、音乐也全都不见了。

在又一次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小清准备回家。不知不觉又到了幻影出现的日子,小清不疾不徐往家走,远远看到在家楼下的路灯旁边,有个身型矮小的男人牵着一条狗似乎在等人。小清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感觉很眼熟,心想:是她吗?不!不可能是她。

缓缓走近的时候,路灯闪灭了一下,小清感到害怕便加快步伐,可是经过路灯的时候却被那个男人叫住:“元永清,走那么快干嘛!”小清听到那个男人说出自己的名字更加害怕了,低着头走得更急,却被那人一手抓住了肩膀。那人走到小清面前,小声说:“是我啊,你快抬头看看我。”

小清哆嗦着抬头看了那人一眼,她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却震惊地说不出话来。那人淡淡笑着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胆小啊。”说完便把狗绳塞到了小清手里。小清看着那人,眼里充满了迷惑不解。那人抬手挠了挠头,说:“之前我不是给你发讯息问过你很多次,想不想不再看到那些东西嘛?你一直不肯答应。唉,所以我才想到这个办法。这条狗不仅能够陪伴你,有它在你身边,还可以增加你看到……看到她的概率。”

回到家以后,小清看着小狗发了一会呆。随后她想,也许应该给狗先起个名字,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小清自己的名字叫永清,姐姐的名字叫永澈,那么小狗就叫阿水吧。想好狗名字后,小清认真地看着小狗的眼睛告诉它:记住,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叫阿水。

夜深了,小清坐在床上静静等待,阿水狗也趴在小清床边陪着小清一起等。不知阿水狗是不是一条灵犬,有它守着,小清竟然很快就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小清被一阵狗吠声吵醒。阿水狗见小清已经醒转便安静下来,重新来到小清床边转了一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

这次出现的幻影里,有三个女孩坐在一起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视剧。小清看到这一幕,心底的回忆纷纷涌了上来,心头一酸,两行热泪流出眼眶。

缺陷

世界上总有些人活着最看重金钱,也有些人最看重名利,时间往往是最不受重视的。那些不重视时间的人并不是不知道时间是应该被重视的,而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在这个时代,时间可以从人的身体里抽取出来,可以被稳妥地存储在“系统”里,可以被“系统”分发给需要“时间”的人。“系统”可以抽取人的时间,可是怎么分配还是由人来决定。最初的时候,掌握了“时间”分配权的人是一个不可一世的男人,他划定了一条永不可更改的准则:只抽取女人的时间,全都分配给男人,且不得私自进行二次分配。

世界上总有些人活着最看重金钱,也有些人最看重名利,当他们没有金钱也没有名利的时候,他们可以拿“时间”去换。“时间”就是资源,“时间”就是利益,于是乎,“时间”也就可以被买卖。

庞大的“系统”要正常运转,需要由人来维护,于是诞生了“公司”这个组织。“公司”最特别的一点是,只招收男性员工。语枫和燕丹就是“公司”的员工,能进入“公司”工作,自然也都是男人。语枫的名字偏女性化,身型也比较矮小,时常被“公司”其他同事嘲讽像个女人。其实就连燕丹也曾经怀疑过,语枫是不是女扮男装混进来的,因为他真得长得很像自己年少时的初恋情人,但是共事这么多年,疑虑早就渐渐淡化。后来燕丹娶了一个貌美又温柔贤淑的女人为妻,妻子为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女儿如今三岁,机灵乖巧,很是惹人疼爱。

“公司”最多的资源就是“时间”,于是他们的员工福利就是“时间”。有很多员工拿到“公司”发的“时间”后会拿到黑市上卖掉,“公司”管理者通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燕丹最初没想过卖掉那些“时间”,可是女儿出生后,妻子总说什么都得给女儿买最好的,于是燕丹也就此踏上了这条路。也许整个“公司”的员工里只有语枫从来没卖过“时间”。语枫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他曾经私底下跟燕丹说过自己之所以到“公司”来工作,就是为了想办法把“时间”还给那些被偷取了时间的人。燕丹很羡慕语枫,他认为他的灵魂是干净的,而自己的灵魂已经变得污糟。

这天,燕丹和语枫收到了上级通知,原来“系统”出现了一个缺陷需要赶紧修复,而他们俩的工作是找出因为系统缺陷而受到影响的人的名单,估算影响的范围并且提交一份详细的分析报告。由于此次系统缺陷形成的影响非常特殊,运维人员和数据库管理人员商议后给两人开通了一个特殊数据库的查询权限,缺陷修复后便收回。不巧的是,燕丹的女儿这几天发高烧,于是燕丹请假回家照顾女儿,留语枫一人在“公司”熬夜奋战。

第二天一早,系统缺陷在“公司”众多员工的努力下终于被修复,语枫也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将名单和报告交给了上级。当语枫走出“公司”大楼的时候,“公司”门口堵着乌央乌央一大群人在抗议,其中多数是女性。那些抗议者指责“公司”违背了世界政府制定的男女平等条例,创造“系统”偷取女性的时间。

是的,世界政府在成立之初就颁布了男女平等条例,于是这个世界从表面上看是男女平等的。

反抗

小清也在抗议者队伍中,早上出门准备上班的时候她收到了一份讯息。

当今世界并不是真正的男女平等!有个“系统”会专门偷取女性的时间,而这“系统”从诞生之初就存在一个缺陷,被抽取了时间的女性有万分之一的概率会受到缺陷影响,每一次被抽取时间后都会看到一些幻影,有些人可以终生与幻影共存,但有些人无法接受能看到幻影的现实选择结束生命。

若要不再受影响,只有踏进“公司”大门,争取合理权益!

在讯息的末尾,有一份长长的名单,里面清楚列明了何人何时被“系统”抽取了多少时间,何人受到了缺陷影响而陷入幻影折磨之中,何人不堪折磨而殒命。并且,这份名单每一秒都在增加。这意味着“系统”一直在不停地运转,每一秒都有女性被偷取时间而不自知。

汇聚到“公司”门口的抗议者越来越多,她们渐渐将公司围了个水泄不通,她们并排站在一起,一句一句齐声喊着“冲进去!冲进去!”

“公司”派出大量人手想要阻止抗议者的进攻,但宣告失败。最终抗议者们涌进了“公司”大楼,她们有组织地分小队逐楼层搜索“系统”有关的一切线索,却一无所获。随后,抗议者中自发形成的首领们带着所有抗议者撤出了“公司”大楼,她们派人运来物资,在“公司”前安营扎寨,打算做长期抗争。原先收到讯息的只是能看到幻影的人,后来抗议者的首领们将名单向全世界公开,呼吁世界上所有女性加入她们的队伍。

这一事件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女性赶到“公司”大楼前加入抗议者队伍,那些不能赶到的人也在世界各地组织罢工,越来越多人被卷入其中,最终世界政府也不得不介入进来。在抗议了七日之后,世界政府的高官、“公司”的管理者和抗议首领们进行了一次三方会谈。

会谈结束后,世界政府宣称此次是“公司”内部有人造谣生事,由于此事性质恶劣,“造谣者”三日后将被处决,而“公司”禁止招聘女性员工违反男女平等条例,罚没近十年所有营收所得,从此“公司”必须招聘女性员工。

三日后,在全世界人民的围观下,“公司”前员工谢语枫和涂燕丹在一场盛大的直播中被正式处决。直播结束后,世界政府收到大量男性观众投诉,他们认为处决了两个男人,从此所有男性群体将会在女性群体面前抬不起头。于是“公司”经过一番调查后发现,原来谢语枫本来是一名女性,做了变性手术后变成男性,从而进入“公司”工作。接着世界政府再一次向全世界人民公布,涂燕丹和谢语枫是一男一女。于是,人们觉得既然是一男一女一起做坏事,那么男女便依然是平等的。

作者后记

这篇小说我有几点非常满意:

第一,没有犯偶数强迫症,原来大纲写好的四个小节被简化成了三个小节,本来想写被处决的两位并没有死而是进入了第二维度,他们还创建了“语燕丹枫”留在“系统”的缝隙里……启发了前两篇中的“我”发现了更多真实……也暂时不写了。

第二,去年看的《庾信的“记忆宫殿”:中古宫廷诗歌中的创伤与暴力》其中有一句“创伤本身便是记忆的一种形式,因为它只存在于记忆中。换言之,创伤具有双重的时间性,既属于过去又存在于此刻。”令我印象极深,我甚至摘抄下来总想着哪天写到小说里,今天终于似乎、好像、应该是实现了。

第三:从五点半开始写,一直写到十点多,想不到写作令我这么坐得住呢。

第四:元永清、永澈、谢语枫还有涂燕丹是很早以前取的小说名字,想不到终于有一天写到小说里面了。虽然从我现在的视角看,已经完全记不清楚这几个名字的含义,甚至觉得有点中二,但还是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