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被讨厌的同事影响

2022-05-09 · 3851 words · 8 minute read 生活

柏木图和苏格拉花都很讨厌一个同事,两人针对在工作中如何不被这种厌恶情绪影响而展开了一场讨论。

但是在此之前,请先容许柏木图从个(带)人(有)角(偏)度(见)总结一下这位令人讨厌的同事的部分槽点。

  • 拖。

一个人做事拖沓其实并不算是严重的槽点,但是他的拖影响到别人就是一种坑了。比如一件事情需要他和另外一位同事合作完成,但是需要他先做完他的部分另一人才能开始,而他偏偏上班时间玩手机、一直拖到下班前一分钟才做完他的部分,因而连累另一人加班干活。这是拖得少的情况,再夸张一些的,比如他被安排做一件事,期限是5天,拖到第5天的时候他说自己没时间把锅甩给别人,同时还说此事极其紧急要别人如何如何优先完成。还有更夸张一些的,别人的项目里需要他提供一些辅助性质的工作,然而他强行拖了两个月没完成,硬是把别人的项目周期拉长了。当然啦,那个被拖累的笨蛋后来终于意识到此人极其不靠谱,以后但凡有需要合作的事项都尽可能避开他,就算非得需要他提供的辅助也尽可能早点问清楚细节然后自己来完成。

  • 吵。

一个人喜欢抱怨其实也不算是严重的槽点,但是工作中经常情绪外溢、大声抱怨吵到别人也是很坑的。试想想在办公区域内,有个同事他经常有事没事就突然大声嚷嚷“好烦”、“好慢”等等或者各种唉声叹气,并且发出这些声音的同时还总是拖着长长的奇怪尾音。当这个同事有事请教别人的时候,不管他要问的是谁,也不管别人的工位距离他的工位有多遥远,只要是他目之所及,他就端坐在他的工位上大声发问,更加不管被问的人是否也愿意如此大声地远距离回答他。

  • 伪精致、卖惨。

一个人追求精致的外表当然与别人毫不相干。这位同事工作日的中午很少正经吃饭,以吃零食度日,这些当然跟别人没关系。但是每天动不动就捂着肚子在经过别人的工位时卖惨嘟囔自己肚子痛,在同事群里抓住机会就卖惨说自己胃不好……令柏木图费解的是,此人明明在抱怨肚子痛,为何走路却也变成一瘸一拐呢。


有一天,这位同事拖着其他部门同事的一件事很久没完成,于是别人找来问,刚好这位同事又请假去了医院,于是其他部门同事输出了一顿嘲讽,比如“xxx档期满得很”、“xxx凤体欠安”、“xxx娇弱得很”,顺带说了一句八卦“他不是在喝减肥茶减肥吗”。

苏格拉花:他一点都不像在减肥的人,每天都是在各种吃零食,不正经吃饭也不容易减肥吧。

柏木图:我觉得减肥需要靠自制力,他连基本情绪都控制不了,何谈减肥。但是……那人这么嘲讽他,也令人很不舒服。因为他嘲讽他阴柔,并不能使他自己变得阳刚。虽然我们有时候也吐槽他各种做事方法令人烦,但没有对他本人作人身攻击,或许也有,但我们没意识到。

苏格拉花:对于说他阴柔这点我已经习惯了,很久很久之前有个同事会带着开玩笑的语气当面这样说他。

柏木图:我觉得那人讽刺他是因为看不惯。但其实我也看不惯他的表面精致,真正生活上的精致,难道不是应该先要维持健康的生活习惯么。

苏格拉花:那人也不一定是讽刺他,他们几个比较熟的同事都这样说过他。我们比较反感他的,主要还是他影响到我们的两点,拖和吵。至于他的精致,我也时常自愧不如。


有一天早上,这位同事又迟到了,并且又把工作中影响到别人的事拖着……

苏格拉花:我真的是好讨厌他的做事风格呀,什么事都让别人等一下,然而等一下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柏木图:唉,他是保守稳健那挂的,加上还有拖延症。他每天都迟到,这不今天就又迟到了。

苏格拉花:是诶,对于他的这一点我也是佩服,一个人要怎样才能做到天天迟到,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确实没有什么时间观念。

柏木图:是啊,我们一年难得会迟到一回,可能是他每天早上都会拖延症发作吧。但也并不能说他这个人不靠谱,只是跟我们三观差异很大而已。

苏格拉花:是呀,就是时间观念不一样呀,但也确实很让人受不了呀。

柏木图:唔,不知道是不是吐槽多了,我好像越来越无法忍受他整个人的方方面面,这样一说都觉得他说话的语速也很慢了。

苏格拉花:他喜欢讲废话。

柏木图:好像也不全都是废话,而是用了很多很多句话包裹着重点,再加上总是把一句话反复说好几遍。

苏格拉花:其实有时候听他噼里啪啦跟别人讲废话我会有点着急,有很多事情得让他处理了我才能去做,明明就已经催了他好几遍。

柏木图:感受到了你的心累。听闻拖延症的发生往往是因为管理不好个人情绪,他拖延症那么严重,侧面反映情绪管理很差劲。经常叹气、抱怨的人,我们也没法去跟他计较,一旦计较只会让自己也被拖入他的情绪中。

苏格拉花:确实是这样,有时候我也会被带得暴躁起来,好像这么多年来他把我的情绪也带坏了。

柏木图:那么,别受到他的影响啊。你没发现他情绪容易失控的一个表现是很容易莫名其妙地着急么。

苏格拉花:他会说烦死了。

柏木图:我觉得一般人暴躁起来的时候说烦死了很正常,但是他说的频率太高。并不是说人不能着急或者感到烦躁,而是不应该频繁失控地烦躁,以及莫名其妙地着急。

苏格拉花:是这个道理,可是我们这样吐槽他,把他当做反面例子,似乎也显得我们太正义了。


有一天,吐槽二人组发现这位同事每个月都会修改工作中使用的沟通性质的软件的个人签名,于是又开始了一轮吐槽。

柏木图:我刚无意中发现他每个月都会改个人签名。

苏格拉花:我也发现了。

柏木图:个人感觉他很希望被关注,昨天我有听到他向你吐槽说他什么什么没睡好之类的,你没搭理他。他也经常在经过我的工位时嘟嘟囔囔的,我也假装听不见。他坐在自己工位上也经常很大声地叹气或者抱怨,其实我每次听到都觉得很烦他这些行为。

苏格拉花:是的,就是很容易把坏的情绪放大,然后想让周围的人关注到。

柏木图:唉,这是缺爱的表现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反正我是不喜欢动不动就唉声叹气、经常性地大幅度情绪波动的人。

苏格拉花:无法描述他的行为。


这天一大清早,这位同事又突然发出了一声拖着奇怪尾音的哀鸣,柏木图和苏格拉花又开始吐槽了,并且两人越来越不顾忌内心里“不说别人是非”的准则。

苏格拉花:本来周一综合征犯了,大清早有点犯困,听到他的哀嚎更加难受了,看来我得喝杯咖啡来提提神。

柏木图:是的,我刚才听到他叫的那一声,顿时觉得好恶心。我真是越来越讨厌他的任何声音了,一听到就觉得烦。

苏格拉花:你还离得那么远,想想这么多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柏木图:他真是个巨婴,竟然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去告诉他他很吵。我想我得调整下自己的心态,尽量不被讨厌的人和事影响到。

苏格拉花:其实大家都是有想法没说而已。也因为这种种原因,我对他的任何行为都是冷漠对待,他找我闲聊我都不搭理,要么就是点点头、摇摇头。

柏木图:以前他来找我闲聊我都会认真回答,后来也变得冷淡了。

苏格拉花: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们对他这个人带有厌恶情绪,所以连带着无论他做什么都会很讨厌。

柏木图:那要不我俩尽量想想他有没有什么令人值得赞赏的优点?

苏格拉花:我想不到。

柏木图:我也想不到。话说他值得我们花心思去仔细思考他的优点吗?还是说我们尽量想出他的优点来,是为了我们自己不被影响?

苏格拉花:我觉得仔细想想怎么调整自己的心态和管理自己的情绪才是重点。

柏木图:嗯。我俩有时真是毫不吝啬地用最大的恶意去揣度他。回头想想,其实吵算是可以忍的,无法忍受的是他的拖,导致坑了别人。我觉得我是被他坑了太多太多次,积怨已久。

苏格拉花:积少成多。每个人都有一个容忍的限度,凡事超过这个度就不能忍下去了。

柏木图:回想起来,我刚来的时候对他的的态度并没有现在这么冷漠,最开始我以为等一下真得只是等一下,后来慢慢明白让我等一下就是在敷衍我,然后一拖就拖好几个月。

苏格拉花: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是带着笑脸来回答他的问题的,后来才变得越来越懒得理他。最初最初的时候,总有人说我的笑很有感染力,但是步入社会这么多年的我再也不是曾经的那个我了。我手上现在还有几个问题得问他才能搞清楚,但是我不想再问了。

柏木图:我懂,一想到催了也是被敷衍,催都不想催了。好像大家从学生党变成社畜以后都会改变的,我忽然想起刚来的时候,居然还会以为他很善良、愿意替别人着想、愿意帮助别人,时间久了发现他就只是动动嘴而已。我很好奇最初的时候他的拖延行为就已经如此恶劣了吗?

苏格拉花:刚开始的时候好像确实没有现在抱怨得这么多,那时有能力足够强的人在他前面抗事,也会当面说他,就事论事,有啥说啥,所以没现在这么夸张。

柏木图:说实话,他真得很不能抗事,领导让干撒干撒,说他是走狗都不为过。而且还有一点,作为基层管理干部,会把领导的意图原封原向下传达,但是从来不把我们底层的意愿和做的事向上传达。

苏格拉花:是的,没有起到中间那个作用。但是,“走狗”这个词有点骂人了,你要不要收回呀。

柏木图:我承认,这样背地里骂他是走狗确实很过分。在他人背后说是非,用极大的恶意揣度他人,更极端的是用过分的词语辱骂他人,这些行为都会让我的良心受到谴责,也确确实实是我的良知在干涉我为恶。我也反思过是不是自己每个月激素波动的时候才会如此容易受影响,也尽量劝自己去想想他人好的一面,可是我越是如此,我心底里那些被他人狠狠坑过的记忆就会蹦跶出来,告诉我这样的“为恶”是正当的。虽然我心中大多数受到原生家庭、社会环境、基因等等因素带来的戾气已经消散大半,但我心中的恶念永远是存在的,甚至于我的“为恶”有时候能够保护我免受更多伤害。所以,我知道背地里骂他是走狗真得很过分,但我不想收回,且容我放纵自己的恶念作祟一回吧。

注:此文中被吐槽的人显然是个小领导,但绝对不是点解安装openxlsx包报错要更新gcc?安装R及R包失败笔记中提及那位能帮上忙的领导,后者能力强、能抗事、从来不会坑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