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习

2021-06-14 · 2716 words · 6 minute read 生活

在家待着好舒服啊~今天天气很好,上午吃过饭,家人们在楼下聊天,我回二楼写博客,看着河对岸的树被风吹斜。从我的视角看过去,对岸的水杉树枝叶茂盛,风一吹就像个二十米高的不倒翁在转,一边转还慢悠悠甩动枝叶。哈哈,刚才应该是有一阵风刚刚把水杉树的叶子吹翻过来了,然后旋转着吹到了我这里。树顶上的天空是一条条被分开的白云,再看过去一点,是一大片白云,云的边缘形状不规则,像有风掠过的痕迹。话说我最近可真是高产如母猪下蛋啊喂,日更啊喂。

其实我不知道河岸对面的树叫什么名字,于是走到阳台去问楼下讲话的人们,曾经和阿木狗对骂过的胖表弟说那是水杉树。我又问那树有多高呢,胖表弟说你就写四层楼高吧。话说这家伙怎么知道我是在写呢,哈哈,因为我刚刚采访过他。以下步入本篇博客的正题,今日采访了一些人类,问了问他们的恶习是怎么形成的……我觉得最恶的恶习就是抽烟、喝酒、赌博了,所以以下采访内容均围绕这三项展开。

NO.1

第一位受访者是一位年龄是两个镰刀的老者,采访的时间地点是今日饭桌共餐时。

  • 问:请问你是怎么学会抽烟的?

答:二十几岁的时候在公家的夹米(大概就是开动一种机器,输入的是谷子,输出的是白米),最开始一般都只是夹一次米,有人来恭维我给我装一根烟请求给他的谷子夹两次,我想着反正是公家的机器多转一次也只是费公家的油就帮忙操作了。我本来不想接,但也不好不接。若有人请求给夹三次,也是肯的。哪知后来却演变成,但凡有人来夹米便会给我装烟,请求给夹两次米。如若推辞不接人家的烟,那些人反而会发脾气说“你会抽烟咧,干嘛接了别人的烟却不接我的烟”。

老者其实并不喜欢抽烟,年轻时却不得不经常在耳朵上夹一支烟,因为在干活的圈子里,互相给对方递一根烟是一种礼貌的社交行为,接过烟后别在耳朵上也是社交上接受对方好意的一种表示。我记得小时候“烟”也是一种硬通货,常常有对方给你家帮了忙以后给对方送烟的情形。老者五十几岁后已不再需要被迫进行“烟”的社交,便将烟戒了。

  • 问:请问你是怎么学会喝酒的?

答:年轻的时候,大队里要人去修渠,最开始是午饭在自己家里吃,后来变成在公家的工地上吃。在公家的地方公费吃饭的时候,通常要喝酒,一来二去就学会了。

我猜那时候官员为了使民工能安心修渠,便组织了吃饭喝酒这样一种集体行为,一方面是用喝酒来款待工人,以为工人们喝舒服了自然会卖力干活,另一方面通过喝酒拉近关系,使工人与官员们产生一种利益共同体的错觉。当“喝酒”成为集体性质的行为,不喝酒的人会被排斥,自然参与的人个个都会喝了。与“装烟”相似的是“敬酒”,这个“敬酒”的“敬”字其实并不是真得尊敬对方的意思,一般敬酒不喝就是不给面子只能喝罚酒了吧。

在我年数不多的职业生涯中,倒也有一次被老板敬酒却反而是逼迫我喝酒的意思。那是还在北方工作的时候,公司年会老板挨个给员工敬酒,在我前面的每个员工不论男女都是仰头喝下,到我这的时候我说了许多个借口但都无用,老板只是似笑非笑地用那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僵持了一会我终于意思到还是得妥协了,正当我准备喝的时候,这位老板却按下我手中的酒杯说不用真喝。于是最终我没真喝酒,但是却明白所谓“喝酒”根本不是喝酒而是表达出一种类似臣服的意思。回到南方以后,也有一些工作聚餐的时候,但大家都只是吃饭聊天,再也没遇到过“酒桌文化”。

  • 问:请问你是怎么学会赌博的?

答:儿女都长大了不用怎么操心的时候,农闲的时候就会打打牌。

其实我向这位长者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点想笑场,因为我知道这位老者性情非常温和,一生都不怎么发过脾气。其实“赌博”这样的字眼有些重了,我见过不少人在牌桌上急眼、甚至有掀桌子对骂的,但这位老者从来不会,连重话都不多说一句。

NO.2

第二位受访者是一位青年,采访的时间地点也是今日饭桌共餐时。

  • 问:请问你是怎么学会抽烟的?

答:读书的时候,别人递了两根,抽了几下就学会了。但我不是像老者那样被架起来不得不为,我是自己也想尝试一下,本以为只是抽两根会没事的,哪知后来就……

  • 问:请问你是怎么学会喝酒的?

答:这个好像不用学的,自然就会了。

  • 问:请问你是怎么学会赌博的?

答:就是在牌桌边上看,看着看着,等到自己上桌了就自然会了。

这位青年除了是一位正式的烟民,其实喝酒和赌博只是会,但日常沾染得少,“喝酒”更多时候是一种社交行为,而“赌博(打牌)”也只不过是一种融入集体的方式。

NO.3

第三位受访者也是一位青年,采访的时间是我刚才问对岸的树叫什么的时候,地点是我在二楼探头下问,这位青年仰起胖胖的头颅回答。

  • 问:请问你是怎么学会抽烟的?

答:(用手悄悄指着旁边的青年)他教的。

  • 问:请问你是怎么学会喝酒的?

答:(继续指着旁边的青年)也是他教的,反正我从来不扯谎的。(画外音,旁边的青年说,你也从来不讲真话。)

  • 问:请问你是怎么学会赌博的?

答:这个我不碰。

这位青年抽烟、喝酒也只是会,但也极少沾。

NO.4

第四位受访者也是一位青年。

  • 问:请问你为什么没学会抽烟?

答: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天正在吃辣条,忽然有一群小伙伴围着、护着一个稀罕物朝我移动过来了,等我也跟小伙伴们围成一个圈以后,才发现有个小伙伴手里拿着半包烟,还有个小伙伴手里攥着一个打火机。原来是小伙伴偷了他爸爸的烟和打火机,想要学大人那样抽烟,其中一个甚至已经拿出一根烟像个大人一样别在耳朵上。由于我年纪稍长,小伙伴们就让我先试试。于是我把剩下的辣条一口全塞嘴里,快速嚼着吃了以后拿起一根烟让小伙伴给我点着了。我问怎么吸呢?有个小伙伴就给我用力吸空气演示了一下,使劲到腮帮子都陷下去那种。然后我就有样学样吸了人生中第一口烟,然后烟就在嘴里和辣条味混合,立刻被呛到涕泪齐流且大声咳了起来。小伙伴们都吓到了,也有不怕的接过我吸了一口的烟大大地吸了一口,也被呛到了。然后大家伙就散了,并且让小伙伴们把偷来的烟和打火机归位,免得被大人发现了。

  • 问:请问你为什么没学会喝酒?

答:有一天亲戚家里办喜事请吃酒席,我也在他们家玩。在吃完一包辣条以后觉得很辣,便着急忙慌找水喝。慌乱中看到一个桌子上有个透明塑料杯子里装着一杯水,就连忙端起喝了一口。但这一口刚入嘴还没滑入喉咙之前我便觉得不对劲,又给吐了出来,然后就是一阵接一阵地咳咳咳。等我终于咳完了,把那个杯子拿起来一闻……原来是一杯白酒。从此以后便留下一个印象:但凡是酒都很呛,且难喝。后来倒也喝过酒,不过仅限于口感好的,不然我情愿喝冰镇的肥宅快乐水。

  • 问:请问你是怎么学会赌博的?

答:我不赌博,但我喜欢打牌,就是玩牌但是不赌钱、也不赌别的。说实话小时候一到寒暑假,一大帮小伙伴就会聚到一起打牌消遣,可好玩了。可惜的是这几年过春节的时候回老家,已经很难凑齐一桌牌友了。

春风(今琴 手鼓曲)—赵家珍/李聪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