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酷的感知能力

2021-06-03 · 2411 words · 5 minute read 生活

我有个高中同学有超强的感知能力,据她描述可以把自己和环境融为一体,我觉得非常酷。听她讲了很多很酷的运用感知能力的事,现征得她的同意把这些事记录在我的博客里。

酷酷的事

超强的感知能力曾带给她许多苦恼,但她已经破茧重生,学会了将自己与环境隔离开来而不过分受环境影响。那些悲伤的事都过去了,今天只记录那些感知到的酷酷的事情。

感知生命的流动

我们去逛花店的时候,她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真花、哪些是假花,而我需要触摸一下花的材质才知道是不是假花。她说能够感受到鲜活的生命力量在循环流动,说这话的时候,她笑着用手比划出螺旋上升的圈圈。我逛了一圈就出了花店的门,回头却看见她在一个个近距离观赏植物们。此时下午四点的阳光透过玻璃门照在绿植鲜花之上,我似乎逛得太快了,于是又回到花店里。她指着瓶子里的转运竹对我说,曾看过台湾的一位大师讲一些风水运理,据说转运竹就可以让能量旋转起来从而带走霉运。我倒是头回见到转运竹,以前见过的竹子都是直的。她又指着一些扎成花束的干花说,这些花里面还有生命力量流动,只是阻滞、不能循环,很快便不再流动了,那包花的纸应换成更明亮的颜色才衬得这花更好看些。顺着她的目光,我看到了干枯的、仍然厚实的玫瑰花。

感知物体的固有频率

有一天去亲戚家里参加家庭聚会,大家都在开心地聊天,但她的耳朵能够听到不一样的频率。她问亲戚家里是否有东西坏了,亲戚摇头。于是她就一个个房间挨个去听,最终在亲戚家的卧室里发现有一盏台灯坏了。这点我虽不能体会到,但能理解。我曾经见过灯从完好到突然坏掉的短暂过程,确实能听到不一样的声音,至于坏了以后的频率我就完全听不到了。

我猜应该是她能比普通人听到更大范围的振动频率。像阿木狗的听觉就比我灵敏许多,有时候看到阿木本来好好睡着突然就起来走动了,我要跑到阿木附近才能看到是有虫子飞进来了,显然阿木可以远远听到昆虫翅膀扇动的声音,而我需要离得很近才能听到。

感知人的状态

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量场,就像一个隐形的罩子一样罩着每个人。她说有时候两个人谈论一些话,那些话会穿过隐形罩到达对方那里,可是到达也不一定会留下什么,有时候只是随风而逝。在她看来,我身上的罩子无法轻易穿透,遇上有些原则性太强的话会被反弹回去。她能感受到能量在我身上流动时是阻滞的,她说对了,确实如此。

心灵感应

有一天下午一点到两点的时候她内心忽然觉得非常慌,慌到内心难以平静,总觉得手机会收到不好的讯息。由于下午有很重要的培训,她决定关机了不再去想。后来培训完了晚上回到家发现有她爸爸发给她的讯息:“我知道你关机了,开机后给爸爸报个平安”。原来那天她爸爸看新闻说是武汉哪里出事故了,事故中一些零散信息和她曾给她爸爸描述过工作的地点有一些重合的地方,她爸爸以为出事的人是她就担心不已。

根据她的观察她爸爸也有比普通人更强的感知能力,她妈妈却没有,而她的感知能力远远超过她的爸爸。我说,也许人类有大部分基因是相同的,但每个人都有各自独特的基因。比如我对金属过敏,大概算是百分之一的几率,而像她这样拥有远超常人的感知能力的人,大概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几率。

感知未来

去年春节前两周她和朋友约好去上海玩,临行前她感知到可能去了就得留在那过年了,于是做好了在上海过年的准备。后来没多久就出了“就地过年”的政策。我说既然未来事件走向也能感知到,不如买股票。她笑说,还没强到那种地步呢。

不相关的后记

所谓后记,就是与前文不怎么相关的记叙。

后记1

把感知能力作为一个维度,把感受能力作为另一个维度,每个维度只区分强弱,那么两两组合就能得到四个象限。

为了不使感受和感知混淆,这里再阐述一下两者的关联。人的五感可以接收外部环境信息,人的内心可以把当前接收到的信息与过去或者未来联结,而因感而知的“知”是指把前边接收的信息都转变成了脑子可以理解的信息,那些接收了还没能被理解的东西大概率仍然存储在心里或者消失了。

做个粗浅的比喻,感受就是接收,感知就是转化。接着看这四个象限:

第一象限,感受深、感知强。迅哥儿应该是属于这里的。

第二象限,感受浅、感知强。中二的少年少女应该是属于这里的。比如看到一个小土坡,进而感慨道,啊,我站在祖国的大好河山之上,这盛世blabla。以及怪我过分成熟,太早看透这个世界的黑暗……

第三象限,感受浅、感知弱。所有YY星的空心人都应该是属于这里的。吃过饭肚子就饱了,吃饭的时候也不会感受食物的美味。看到了一朵花盛开在路边,匆匆走过也不会想要去闻闻花香。有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唱歌、有彩虹在地面显现、清凉的微风拂过肌肤,都被忽略,这些就是对大自然的感受浅吧。对其他事物感受浅的,我最先想到的就是迅哥儿说的“麻木的看客”。

第四象限,感受深、感知弱。现在的我是属于这里的。

后记2

在我去思考感知能力和感受能力的过程中,我忽然理解了一点点列弛提到的“因果关系只是人们对前后相继发生的事的一种心理联想”的意思。

当我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我脑子里就构建了一种确定性的因果关系,然后我才能把我想到的东西完整地表述出来。思维逻辑上的“确定性的因果”,也许本身并不局限于什么是因、什么是果、什么因产生什么果,反而在于“确定”或者说“确信”。比如我感冒发烧了,基于我个人的常识我会联想到是不是因为之前我淋雨了,但因这其中的因果没法验证却确实存在,于是我再向别人说这事的时候自然会说出我最确信的事,淋雨了所以发烧了。

即使我在阐述模型方面的不确定性因果关系的时候,我脑子里也依然是用一种确定性因果的逻辑思维在对我的想法进行梳理、加工。

到了这里,我再翻回去看列弛在落园留下的评论,突然就能看明白了……原来真得跟模型的因果不是一个东西。

我发现我对某些东西的领悟力超强,但我现在说不清楚是什么,大概是基因赋予我的或者我的过往经历凝结出来的,属于我的天赋技能点吧。而且好像我既能理解不确定性的因果关系,也能理解确定性的因果关系,这两种东西并不矛盾,都是真实存在的。感觉自己棒棒哒!

There,where spring—Nega music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