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做的饭

2021-03-30 · 865 words · 2 minute read 生活

印象中只吃过一次爸爸做的饭,味道如何全然忘记,大概不咋好吃吧。

某年的一个寒假,妈妈终于放弃了早早叫我起床的执念,允许我睡到中午才起。那天,我也是睡到上午十一点才起床,不知为何家里只剩下我和爸爸了。爸爸本来在看电视,见我终于起来了,忙问我吃点撒,眼睛里还闪着殷切的光。我说,剩撒吃撒。爸爸说,今早没做饭,家里撒现成的也没有,并提议亲自给我做一份蛋炒饭。我当时心想,爸爸虽然从没做过饭,但许多年来一直在妈妈做饭的时候在旁边添柴,看也看会了,应该难吃不到哪里去。于是爸爸让我坐着看电视,自己给我炒饭去了。

我等了好久,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也无心看电视。正当我觉得快要饿死了的时候,爸爸端过来一大碗炒饭。那不是一碗普通的蛋炒饭,是等了好久终于有机会大显身手的、父爱上头的一碗饭。首先,那碗饭整体是灰色的,就连蛋也是灰色的。其次,饭里还有蛋壳。最后,由于我太饿,饭端上来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扒拉一大口…那碗饭爸爸可能忘了放盐。

接下来,我就一小口一小口地像个小淑女一样慢慢吃饭了。爸爸也坐我旁边,一边看电视,一边看我吃他那碗凝聚力量与心血的蛋炒饭。

也不知道吃了多久,那碗像山一样的蛋炒饭终于被吃掉了一半。然后,奶奶回来了。奶奶看到我艰难地吃那碗饭,立马发动了“母亲的威严”把爸爸训斥了一顿。训完爸爸后,奶奶问我吃饱了没,要不要重新为我做一份蛋炒饭。我本来是想着,爸爸好不容易为我做一次饭,我应该吃完的,但又实在觉得吃得辛苦,于是说好。接着,奶奶利落地把爸爸做的饭端走,一小会就重新端上来一大碗色香味俱全的蛋炒饭。然后我吃完了奶奶做的一大碗蛋炒饭,那一整天就再也吃不下别的饭了。

回忆真的是人生的一座宝库。有见过一句话,说过去是由当下决定的。是啊,当下的我已经完全不记得那碗饭吃得多辛苦了,哈哈,只记得那天爸爸眼睛里父爱泛滥的光。

一直想着要坚持写博客,但最近加班太多人太累,无力吸收新的知识或者思考,腹内草莽、脑袋空空写的东西也言之无物。唉,不过,我跟自己讲,现在不用强求一定要写得多好,慢慢摸索,先坚持下来吧。

平凡之路–朴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