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满鲜花的门

2022-04-09 · 1314 words · 3 minute read 思考

楼下曾住过一户会种花的人家,于是那里曾经有过一扇开满鲜花的门。那时候我以为这种景象每年都会看见,反正来日方长,即使今年未曾仔细欣赏,明年此时也一定还有很多时间。于是我只是在某次遛狗经过时,匆匆拍了这一张照片。哪知疫情过后,那户人家的屋子空置了,尽管此后几年春夏秋冬仍然是正常地四季轮替,但是那扇开满鲜花的门再也无缘看见。

那户人家曾经养过一条叫做点点的狗,眼神很凶,但是会跟阿木玩。那是阿木狗生中的第一个狗朋友,我也曾以为它们会天长地久地日日相见,但是点点早就走失了。

回头想想,原来有很多事情都以为是理所当然地来日方长,没想到在不知不觉间,过去以为的“来日”也早已变成触不可及的过去了。脑子里总有很多念头在转,总想着等思考地更成熟一些再记录下来,然而那些昙花一现的念头竟就此消散,只记得那些奇妙念头出现时脑子变得很兴奋的感觉,但是现在也记不得那念头是什么、奇妙在何处。

我一直都不太习惯照相,上大学的时候有了手机也很少照相。前些天我们大学宿舍群里聊天,老三说那时候她们在宿舍拖地,我会踩几个脚印子捣乱……小二也记得这件事,她说当时恨不得把我揪出去。我自己倒是没什么印象了。我记得比较清楚的事是有一天小二坐在她的床上看书,不知道为什么老大、老三和我要轮流去捣乱,最后当我们三个一起去给小二捣乱的时候把小二吓哭了,然后三人又轮流去哄小二。刚上大学的时候总是沉浸在高考失利的悲伤中,等到毕业的时候又沉浸在与伙伴们失散的感伤中。当我现在再回忆过去的时候,过去的悲伤、感伤都消逝了,只是有点遗憾那时候没多拍点照片,因为现在记不太清当时我们的样子了。

那扇开满鲜花的门还存在照片中,可是过去的我又何处去寻呢?思考良久,过去的我不止存在于我的记忆里,更存在于与我拥有共同经历的人的记忆里。正因为如此,是经历记忆造就了现在的我么?就此打住先。

今天翻手机相册的时候除了翻出来一扇开满鲜花的门,还翻出来一朵花的照片。我记不清是在哪里拍的这朵花,仿佛应该记得花的名字却又想不起来,于是我用识花软件找到了花名,原来叫马缨丹。就在这一瞬间,我忽然想起来以前也干过同样的事,同样是翻相册的时候发现了这朵花的照片,同样是不记得花的名字,同样是用识花软件找到了花名。看到“马缨丹”三个字,我就会关联记起季羡林写的马缨花,从而确切地记起以前看到过这花的名字,连带着记起过去拍花、识花的事。但是过不了多久,可能我会再一次忘了这花的名字。将来的某一天会再一次翻到这朵花的照片,然后再一次识花,再一次记起我本该记得的事。但也有可能,下次看到花的照片时,我会直接记起花的名字,从而打破原来的记忆循环,也就不再记得我本该忘却的事。

写到这里我的脑子开始混乱了:

  • 我认同一个观点,人应当活在当下,不要被过去的事束缚,也无需对将来过分忧虑。

  • 珍惜当下也是必要的,因为很多习以为常的事物也许下一个季节就会消失。

  • 今天,我不再记得过往冬天的感觉,但因为夏天快要来临,我又记起了过往夏天的感觉。但这份感觉只是无数个夏天累积起来的关联记忆,只是夏天的感觉,不是真正的过去的夏天。

  • 若是无意中忆起美好的过去,也可以沉浸在美好回忆之中,说不定过去的回忆会给现在带来新的力量。

额,越来越乱了……容我缓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