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日食俗

2021-12-23 · 1694 words · 4 minute read 生活

偶然听到“于青蘋之末,风露更婆娑”,我猜原出处“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这句一定是作者亲自观察得到的,而不是想象出来的。而今生活在钢铁森林般的城市里,远离大自然的我们所缺失的,远不止那份“对自然天生的亲近感”吧。

说起对大自然的亲近,在我看来直观感受上最近的是各种米、面等食物,它们不像蛋糕、零食等受过太多的工业加工而早就看不出来原来的痕迹。用各种米熬出来的粥,用面粉和出来的面团做成的饺子,总让我觉得还残留着大自然的气息。要是在特定的日子里吃这些食物,又还会多增加一种微妙感触,不单单是一种仪式感。而是在特定的日子里有很多人有同样的念头做同样的一件事,会让我觉得多一分融入苍生之中的温暖,少一分漂浮在外的对人群的冷漠疏离。

腊八吃粥

高一的时候有个同桌叫永芳,高个、短头发、特别会唱歌。碰上语文或英语晚自习的时候,整个教室里的同学们都会大声诵读课文,而永芳会唱歌给我听。我通常需要凑她近点,以免她的歌声没落入我的耳朵里,却被淹没在各种读书声里。永芳说,学习唱歌应该先从模仿开始。那时候每天中午学校广播会放一些流行歌曲,比如周杰伦、蔡依林、林俊杰、张韶涵的歌,于是晚自习的时候永芳便叫我点他们的歌来让她来唱。她的歌声很好听,模仿也都很像。我从小也很爱唱歌,只是半点都比不过永芳,所以从来都是她来唱歌我来听。

记得那时我的后座是一个很可爱却也很调皮的女孩,冬天的时候她总是瞅准空隙悄悄把她冷冰冰的双手放到我的后颈衣服里,却又在我快要生气的时候迅速把手拿开。我很不满她的恶作剧,但很少真得生气,因为我知道她和永芳的关系还不错,所以每次借着永芳的缘故在心里默默原谅了她。其实并不是只有男孩一起玩的时候会互相推搡打闹,女孩也会。有一次在教室里我以为我是跟永芳闹着玩,用力地推了永芳一把,结果永芳竟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连带着两旁同学们的书都被扫到了地上。那个场景这么多年我一直记得很清楚,因为她的摔倒在我眼里看到的像是电影慢镜头播放似的,而且我这个笨蛋看到永芳摔倒后还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丝毫不记得应该要去扶她一把。等别的同学把永芳扶起来以后,我才回过神来跟她道歉,而她本来就一点也不生气,她应该看明白了我闯祸后手足无措的心情,晚自习的时候还是唱歌给我听。

那年的农历腊月初八,早上刚到教室里永芳就告诉我腊八是一个节日,我们应该要吃腊八粥。可是学校食堂不卖粥的,于是我们一块去食堂旁的小超市里一人买了一罐桂圆八宝粥。讲真,冬天吃粥罐头还是有点冷的。但是从此以后,我开始喜欢吃八宝粥了。

冬至吃饺子

冬至真的要吃饺子嘛?在我记忆里,是去了北方以后才知道存在“冬至要吃饺子”这个习俗。似乎饺子在北方人的观念里有很重要的地位,记得当初听朋友说过还有“上车饺子下车面”的说法,就是出门前最后一顿要吃饺子,回家后第一顿要吃面。啊,我还听过,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

回到南方后,我已经几乎不记得与冬至有关的任何习俗了。冬至那天一大早,我拿起手机看到光遇忽然想起了叶叶,于是上班路上与叶叶闲聊了一会,想不到她们学校竟然正准备抓鱼,还要办鱼宴。从叶叶在前方围观传给我的照片来看,他们学校抓鱼活动声势浩大、围观者众,有条鱼落在叶叶脚边,鱼尾翻腾间还溅了叶叶一腿泥。我又搜了新闻来看,他们冬至吃鱼喝鱼汤了,我想着这里是南方嘛,哪有人会想着吃饺子。

但很神奇的是,今年冬至我吃了饺子……晚上下班后跟潘潘会和去吃椰子鸡,潘潘带了饺子下到锅里,我就吃到了。后来与小花聊天,原来小花冬至那天也与朋友一块吃了饺子。明明大家都是南方人啊,为撒脑子里会有“冬至要吃饺子”的念头呢。

除夕吃饺子

某年除夕,记不清是不是我自己提了一嘴“过年要吃饺子”,我妈竟然真在除夕那天包饺子给我吃了。但我妈做饭手艺一直不太好,那顿饺子说不定是她生平第一次做。记得我妈是在我看电视的时候悄无声息地端来了一盘饺子,大概是想让我就着电视剧能多吃点吧。那盘饺子超巨大,饺子皮超厚,我在我妈泛着母爱光芒的眼睛注视下津津有味地吃下了第一个饺子。等妈妈走后我开始吃第二个,无奈饺子皮真是太厚了,跟嚼面团似的。最后我把饺子馅全都吃了,剩了一盘饺子皮。接着我妈好几年都不包饺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