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论“人言可畏”

2022-01-07 · 1677 words · 4 minute read 思考

人言之所以可畏,还是因为人言能伤人。

前几日读到迅哥儿写的《论“人言可畏”》,反复读了几遍,写得真好。此文主要写了两处“可畏1”,一是报章作为信息传播的媒介总会为了销量而将有实内容夸张化,以及撰文对象偏向于选择弱者;二是小市民爱听熟识人丑闻,乱嚼舌根。

一直想写“人言可畏”,迅哥儿已写了公众方面的人言可畏,那我便来写写公众之外的人言可畏吧。语言本来是生物之间交流的工具,是传递信息的载体。首先要有人说,其次要有人听,最后听者听到心里去,这才会构成伤害。

  • 《缘缘堂随笔》中有一篇讲的是王囡囡的故事,王囡囡从小娇生惯养、受尽家人的宠爱与保护,有天上街与人起了口角争执被骂了一句“私生子”,从此后人就变了。仅仅只是被骂的这一句便伤害了王囡囡吗?当然不是。在他生长的那个年代,他的寡母不能够改嫁,才有了他是私生子之事实。而那之前,一定早已有无数闲言碎语入了他的耳。这样的“人言”只是戳穿了事实,可也同样伤人,因为在封建社会中长大的王囡囡会因为这样的话而瞧不起自己,他的内心里也觉得自己不够光明正大,他的思想本质上还是认同了那些人言。

  • 每个人年少读书时的班级里一定有特别胖或者特别矮的孩子,而那些“与众不同”的孩子总是会成为“正常”孩子的嘲讽对象。虽然说别人胖并不能让自己变瘦,说别人矮也并不能让自己变高。可是总是有小孩会说出那样的话,比如“那么胖一定比猪吃得还多”、“那么矮说不定基因有问题”。同样地,每个三十岁上下的单身男女也大多经历过被催婚的经历2,在这个年纪已婚身份的人占多数,于是单身被看作“与众不同”。甚至会有人觉得“过了三十岁还没结婚一定有问题”,可是说别人有问题也并不能让自己幸福。忽略掉那些“人心险恶”的因素,是那些“正常”的大人和孩子也确实从心底里认为自己这一方才是“正常”的。

可畏的并不只有人言,更可畏的是人们被统一的思想。多数人都在做的事情才叫做正常?只凭人数的多寡就能分别被下意识判定为正常、异常吗?那些随意出口伤人的人说不定还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一方,他们自认为占据了道德的高地就可以肆意践踏处于道德低位的人。可是换个角度想想,也许那些嘲笑别人胖的孩子回到家里会是个乖巧懂事的小孩,而那些说别人没结婚有问题的人回到家里会是个合格的父亲或母亲。为什么人们可以如此为恶而不自知?这个世界上要同时有多少人醒悟过来,才能不再有这些“人言”呢?

写到这里,我心里尽是对人性的失望。脑中思想绕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无法对未来抱有希望,因为发现又绕回到了“平等的矛盾”上。小孩子们注意到过于肥胖或者过于矮小的人占了极少数,他们或许以为那极少数的人与自己存在差异,也就在胖与瘦、高与矮的事实上不再平等了。但又联想到,倘若新一代的小孩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人人平等、尊重他人,那胖瘦高矮的差异就会只是存在着,而不是被凸显出来。

记得很小的时候,偶尔会碰到一些大人见到我要来逗我哭,挑衅地说出类似“你妈妈不要你了”之类的话,以挑拨离间别人家亲子关系的方式来逗哭年幼的小孩。这样的人着实可恶,他们下意识利用了大人和小孩之间的巨大差异,以大人和小孩的不平等为基础,用逗哭小孩来取乐。在他们看来,小孩哭了只是让他们乐了一乐,可是那小孩又岂止伤心了那么一小会呢。现在我也成为大人了,但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一个小孩说出这样的话。

现在,人言依旧可畏,未来,也还是。语言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会成为人们互相伤害的武器,一个人能做的只是尽量不去伤人而已。不过……确实有一种情况可以抹消掉所有的差异,人们不会再互相伤害。额o(╯□╰)o,把地球炸了就行。∠( ᐛ 」∠)_


  1. 迅哥儿是从不畏惧人言的,要是有人掀起骂战,以迅哥儿的功力一定可以把那人怼翻天。
  2. 其实这句话里面的“大多”本来想写的是“一定都”。我也是大龄单身狗,这点无需讳言。说起来全家只有我奶奶会隐约地提起,她每次给我打电话都会问两个问题,“一个人?”,“一条狗?”。得到的都是肯定答案,并且每次听到答案后都会透露出担忧的语气。唉,这还真是没法跟奶奶解释或者安慰她,因为奶奶是真得觉得我很可怜……在我看来这不算催婚,所以写“大多”,而不是“一定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