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2 · 865 words · 2 minute read 生活

成长让人觉得累,却已没有办法后退。转眼之间已经长大,开始跟理想摩擦,好笑地在挣扎。这歌词还真是又真实又心酸。

临近年关,再过几天就回家了。只是今年仍然是特别的,只有我回家与爷爷奶奶团聚。我跟大多数小地方长大、大城市打拼的人一样,离家久了会思念家乡,却也一样记不清家乡本来的模样,

东坡有句诗“此心安处是吾乡”。当我内心平静安宁的时候,现在住的这个房子我也愿意称为“我的家”。在这个“家”里,生活着我和我的阿木狗,空闲时间里我会追剧、看书、打游戏,而阿木狗会各种换姿势或蹲或卧在我身旁。可是当我内心焦虑的时候,我好想回去躲起来的那个家是家人都在身边我可以无忧无虑、任性耍脾气的家。

从小家里人给我取绰号叫“刘备的江山”,笑我爱哭。这个脆弱爱哭的我,直到这几年我开始真正独立生活才渐渐消失。读书的时候,寒假结束前几天内心总是压抑难受的,就算回了学校也还会哭上好几个小时才能平复。以往,每每过年前的一个月我就开始期待,过年是我一年中最最期盼的日子。但今年,变了。不知哪天起,我突然懂得了奋斗的意义,眷念家乡的情绪越来越少。我真正思念的家乡,已经不仅仅是物理意义上的那个地方、那所老房子,似乎还包含了我的童年回忆。

前段时间刷了一部台湾的电视剧叫《俗女养成记》,结尾小女孩克服了内心的恐惧,走进了经过无数次却害怕不敢靠近的鬼屋,近四十岁的女主和小时候的自己一起开心地粉刷她们的新房子。这部剧温馨治愈的风格很打动我,有几处差点感动得要哭,终究没能哭出来。从小我妈妈就反复向我强调“要学会独立自主、自己更生”,我内心一直一直抗拒,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观念。在被社会毒打了几年以后,我开始接受了。许多时候遇到挫折,我第一反应仍然是想回到小时候,想躲起来哭。但我终于开始强行逼自己去面对,反反复复地告诉自己,去面对吧,面对不一定比逃避更困难,逃避也并不比面对更轻松。

  • 墙壁上的老挂钟,是过去某个时空,我说你就懂
  • 已经消失的生活,是不可能再重头,我说你难过
  • 客厅里的裁缝机,是否再发出声音,我说你伤心
  • 回到儿时的街道,是不安夹杂心跳,我说你微笑

家–南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