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不愿意我不喜欢我不想要的逆反心理

2021-10-02 · 4307 words · 9 minute read 思考

最近那个懦弱的本体小凡躲起来了,于是那个世界里一片风不调雨不顺,其他住户终于忍无可忍,聚在一起商量对策,信誓旦旦要把本体凡找出来讨个说法。

不得不

一耳凡:为什么这个世界要这么依赖她的存在,那个本体凡懦弱无能、志大才疏,动不动就任性耍脾气,好像天要塌了似的,依我看我们几个完全可以取代她!

捣蛋凡:喂喂,你来得晚,不知道她的厉害之处啊喂。前几年九尾肆虐的时候,还有遇到现实难关的时候,要不是靠她头铁,我们可能全都消失了啊喂。

一耳凡:既然她这么厉害,又为什么要躲起来呢?

捣蛋凡:我不清楚啊喂。虽然我出现得比你早,可是我知道得比你少,啦啦啦。好了,说正经的,你可以去问问那边那个老头子,他出现得比你还晚,但最近势头正盛哦。


一耳凡:老头,你知道本体凡去哪儿了嘛?

庄子凡: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但我知道她消失的原因。有一天她来找我,说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很焦虑,她明知道自己已经有无数的方法可以去面对精神焦虑,可是她最近偏偏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逆反心理。唉,我以为她是矫情、作妖哩,于是我带她去看了看那份巨大的空茫,最后走的时候只听见她在反复念叨“可是我不愿意…可是我不喜欢…可是我不想要…”之类的。

一耳凡:那她找过你之后还有去找过别人嘛?

庄子凡:唔,我猜悲观的力量这次没有起作用,她应该又去试了试乐观的力量是否可用,你可以再去问问那边那个少年。


一耳凡:少年,最近本体凡有来找过你嘛?

圣母凡:有啊,她还说了很多很奇怪的话呢。她问我为什么现实世界里有那么多难关要过,为什么有那么多瓶颈要突破?又问我为什么这个世界有这么多的不公平,为什么她不得不在有限的条件下努力奋斗而不是生来什么都拥有?还问我为什么躯壳不好好利用就会退化?

一耳凡:这些问题很简单啊。

圣母凡:是啊,我也是这么以为的。我跟她说,并不是只有她觉得难,活着的人们各有各的难,希望她能看开点。哪知她反而愤怒起来了,更大声地问为什么她的朋友们都那么厉害而她却那么差劲?为什么她身上有那么多缺点,为什么她不是一个生来只有优点的人?

一耳凡:这都不是问问题了吧,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不过说实话,她确实好弱哦。那些她朋友经历的难关一听起来就好难,要是换作她肯定处理不来的。

圣母凡:不,你不了解她,她很强的。我觉得她这次其实根本就对焦虑的来源一清二楚,也知道怎么克服,只是那些答案她一个都不想选而已。她可能只是明白了人生的限制太多,自由太少,想短暂地任性一番吧。

一耳凡:干脆叫她矫情凡得了……

欲望还是愚妄

最近发现我很难静下心来长时间地读书,表象之下的原因有三:一是我越来越习惯于在碎片的时间里阅读;二是我越来越难以被文字吸引并沉浸其中;三是我在读一本书时总是希望快点读完然后再读下一本。

  • 第一点是由于工作以后人生的时间被严格划分成了一个由工作日和休息日组成的无尽循环,业余时间不多,除开一些杂七杂八的必要生活琐事,剩下的时间更少,一件又一件小事将我的时间划分成无数个碎片,而我也只好时常在碎片的时间里阅读。

  • 第二点是由于世俗的欲望在急剧减少,以前的业余时间大多在享受一些感官刺激,比如看电视剧、电影、动画、漫画以及游戏,现在除了固定追的番绝大部分都看不下去了,于是开始重新转向阅读与写作。有些我看熟悉了的文风还是比较容易看进去,但是贸然看一些陌生的文风会在最开始的时候卡壳。

  • 第三点是即使我的求知欲促使我去读书,但对时间流逝的焦虑感又阻止我去认真走进一本书的世界里。

这三点中,第一点无法改变,每天就是必需先过好生活才能继续去搭建精神世界;第二点放到后面细说;第三点可算是影响最大的一点。最初,我发现睡前称体重和第二天早上称体重是一样的数字,上网搜到的答案是代谢水平低过某个阈值了。接着,我发现平时走路的时候膝盖的骨头会发出声响,上网搜到的结果是身体开始退化了。最后,我注意到从去年开始颈椎痛的间隔时长缩短了。这些都跟我今年工作上加班变多有关,但同时我也意识到身体的各项机能可能已经过了一个拐点,如果不加强锻炼就会开始退化。意识到这一点以后,我忽然开始觉得自己醒悟得好晚。以前年轻时总嚷嚷着不怕变老,等到真正初老时才明白还是怕的。越是觉得时间不够用,却偏偏迸发出更强烈的求知欲,越是渴望知识,却偏偏又难以耐心地一本一本去读书。

有时候,欲望和焦虑是一体的。通过对接触过的一些人事、文字进行总结,得出了四种处理方式:

  • 满足欲望;

  • 删除欲望;

  • 克制欲望;

  • 和解知足。

遇到事情的时候,以上处理方式中并不是只能四选一。人心可以是千变万化的,有些答案于一些人看来非常合适,对另一些人却未必适用。这四个答案我都可以用,比如可以这样想,每看一本书就是满足一小部分欲望,也许随着时间的累积会有量变带来质变的那天;或者这样想,现实中的种种瓶颈还需要花大力气去克服,不如暂且放下,等以后业余时间多了再慢慢看也不迟;或者照抄列弛的答案,现在求知欲伪装成了一种积极的形态,理应克制后与之共存;或者照抄园主的答案,欲望是无穷尽的,若不与自己和解只会永远沦陷其中。

可是这么多答案里,我一个都不想选。每个答案都是局部最优解,都附带着限制条件。我知道当我在这件事上面丧够了以后还是会去面对的,可还是忍不住想,会不会将来有一天随着科技无限发展,信息的记录和解读方式达到一种极高效率的状态,知识仍然是一片汪洋大海,但我们不再只是一瓢一瓢地舀,而是将大海的全部质量浓缩成一滴水,每个人都可以任意获取一部分或者全部。

升维还是降维

“升维”在以前写的当信念感缺失时中有提到,今天再重新描述一遍:当我们以为自己走到了人生的一条死路时,引入时间维度可将其看作漫长人生中的一段低谷,只要奋力往上爬或者只是苦熬也总会过去;当我们以为自己是个失败者时,引入人类维度可以想想世界上总有比自己成功的人,也总有比自己更失败的人,借用林帝浣的一句言论“生而平凡也是限量版”;或者必要时可以引入天地、宇宙维度,如“天地为炉,造化为工”,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渺小时,往往更容易看清楚一些事情。

“降维”是我个人经验的一个总结:过度思考的时候,若是掺杂的维度太多脑子容易变成一团乱麻,不如先从单个维度入手;面对过人生空茫后,一下子缓不过来的话,可以暂时去掉宇宙、天地、人生这些宏观维度,只是落点于享受生活中完成一件小事的过程,比如平时拖地只拖一遍,当下拖两遍感觉地板更干净了呢。

但这次不管升维还是降维,都不好使,因为逆反心理是不讲逻辑不讲道理的。

塑造还是束缚

逆反心理的一个来源是焦虑,另一个是束缚。最近确实意识到我的思想受到了语言、文字、逻辑的束缚,我阅读文字,接收了文字里的信息,在我脑子里逻辑加工后,用语言说出来或者用文字写出来。这套流程在每个人的脑子里是一样的,但人与人之间仍然存在巨大差异,产生差异的来源是由于我们做出了不同的选择、接受了不同的观念、接触了不同的世界,于是被塑造成了不同的样子,成型后的思想又容易树立起壁垒束缚着我们。所以每当我们与和我们自身有差异的人交流后总会碰撞出新的思考,我渐渐感到我们在塑造的过程中是难以察觉到束缚的,只有到了需要突破的时候才有可能察觉到。

讲真,当我想到“语言、文字、逻辑的束缚”的时候,同时也觉得自己可能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深坑里,今次只是结合自身经验做简要描述:

  • 除了教科书、工具书等有固定的行文、言辞运用的规范,不同的人写的文字其实是带有各自的语言风格和叙述逻辑的。比如我初看庄子的时候,先是被一些宏大说辞带沟里了,爬出来以后又好一番适应庄子的逻辑,所以前期读起来很慢,后期适应了以后读起来就快多了。从五月读庄子到现在,我脑子里的思想总会不自觉去思考一些限制、变化、死生一体之类的。读鲁迅的杂文也是,那时候都没觉得自己不适应,毕竟初高中课本里早就接触过了,但现在看熟了以后,无意识地就读快了一些。在适应了庄子和鲁迅后,前些天读《理想国》就非常不适应柏拉图的辩论逻辑和语言风格,然后就半途而废转头继续读鲁迅去了。

  • 在我从小学习的语文课上,段落大意、中心思想一边在塑造我的逻辑和理解能力,一边也使我的文体、语法受束缚;等我真正不再“上学”后还要读很多书才能覆盖最初受到的影响,最终形成自己的文字风格,显然我现在还是受影响更多。而且高中的时候写作文总需要写议论文,我现在依然特别习惯于写总分式、总分总式。

  • 受限于我的阅读、生活、视野的边界,我写出来的文字也是有边界的。话说我也想写写浪漫动人的爱情故事啊喂,可是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写点撒了。同样受限于一些统计学思想,以及“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之类的,我在想要写一些社会议题时总是很想要找一些事实依据或者数据来做支撑,不过一般都找不到满意的,于是大多不了了之。

  • 文字作为信息传递的载体是受束缚的。每个人对文字的想象力是不一样的,如果考虑到文字接收者的理解能力的话,我首先需要写出能被理解的文字。我曾想过写小说的目的是什么,我不断地想要改进到底是希望读者欣赏占的比重大,还是只是想写得令自己满意占的比重大?暂时得到的结论是后者,可这多半是因为觉得自己写得烂,也还在不断地摸索。

前些天,我在有意识地反抗逻辑的束缚,也在反抗被训练出来的任何总分式、分总式、总分总式,可是不用逻辑写就只能写出一些自己看都觉得看得费劲的文字。这让我意识到自己又在干蠢事了,就是“还没学会走就想跑起来”那种。

写作能够帮助我梳理清楚思想,使我能够表达内心的真意,但确实还是要由“逻辑”将一个个字词串联成可以被理解的句子。有没有可能将来有一天,科技发达到人们可以直接传递和接收“意”呢!

权衡取舍还是妥协退让

本体凡:梳理完这些以后,大家都明白我为什么躲起来了吧。因为我一时分不清“权衡取舍”和“妥协退让”的区别,一度任性地认为这世界上不该有任何限制存在,只要接受了一分限制就是一种妥协,在各种限制条件下进行取舍更加是一种退让,所以我不愿意接受那么多的限制条件,不喜欢那些答案,也不想要做出选择。好了,这里即将再次恢复平静,大家再随便吐吐槽就去洗洗睡吧。

捣蛋凡:哇嗷,原来你这么不爽啊。其实我这里攒了一些“脏话储备”,比如吃莽莽,虽然问过老大她说是让人吃饭的意思,可我还是觉得可以用来骂人;比如仙人板板,没有搜到靠谱的解释,但我理解就是要去把人家祖先的棺材板翘了的意思,这个够狠;还有比较糙一些的,比如将“你我他、爸妈爷娘、的”进行排列组合就可以得到很多脏话。哈哈,不过我很好奇,现代脏话里新增过“你妹的”,但怎么没有“你弟的”咧。

圣母凡:哎呀,你回来了,比心,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一耳凡:还是理性客观地看问题比较好,我没有其他想说的了。

庄子凡:要不还是把“理想国”看完吧,虽然道家隶属于东方哲学,但并不排斥西方哲学,期待着柏木图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