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星系传说之灰灰结局篇

2021-05-02 · 7149 words · 15 minute read 小说

过去是由现在决定的,而现在是由未来决定的。

如果可以重来

无数个影子在眼前晃来荡去,远处却有一个红点静止不动,让人忍不住好奇想要看得更清楚些。灰灰试着拨开那些乱晃的人影,往红点的方向走去。终于看清楚了,这是身体里带有红点的实心人,跟太阴星有关系嘛?可是灰灰的脑子现在跟浆糊一样,根本无法思考,依稀记得刚才到了缈缈星,正在用克克盒子吸收能量。

灰灰指着那个红点实心人问:“你是缈缈吗?这是哪里?”

红点实心人说:“我不是缈缈,这里恐怕就是你旅行的终点。”

“你是太阴?可你怎么会在缈缈星?为什么要抓走烈烈?你个大坏蛋!”

“你说我是坏人,我不否认。烈烈是你的朋友?我没有抓他,这里面可能有点误会。”

“误会个锤子!”灰灰一听对方承认是太阴,就激动地冲过去想要使用武力。可刚跨出一步,一瞬间就回到了原点,但灰灰却眼睁睁看着好多个自己同时从不同方向去攻击太阴。无数个灰灰挥舞着拳头要去揍太阴,却是用一种极其缓慢的步伐向太阴走过去,还未靠近太阴身边灰灰就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在距离太阴更远的地方,然后继续向太阴的方向走过去。

虽然灰灰一路走来都是在被各种各样人和事震惊到,总是呆住、愣住,可是这次灰灰却冷静下来了。灰灰分析了一下,太阴应该至少有三种能力,一是修改时间快慢的能力,可以把正常冲过去的灰灰的时间变慢,一切攻击都成了慢动作;二是修改空间的能力,可以让灰灰在某个地方消失,然后换个地方突然出现;三是修改记忆的能力,显然刚才灰灰已经试图攻击太阴很多次了,但回到原点时却不记得了。

“你猜得都没错!”

听到这句话,灰灰这下真愣住了,太阴竟然还能了解自己心里的想法。

“是的,你脑子里想的,内心的真实感受,这些我全都能感知到。你不用费心思想过来揍我了,不如帮我想想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做到的!”

“我要一切重来,你能做到吗?”

“哈哈,有趣,如你所愿,把眼睛闭上再睁开试试。”

灰灰闭上眼睛,然后立刻睁开,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黑黢黢的山洞里。眼前浮着一个巨大的星球心脏,写着灰灰两个字。竟然真得回来了!灰灰赶忙从地上爬起来,绕着星球心脏走了一圈,拿到了生存图鉴,又把手伸进星球心脏里面,抽出来了发展图鉴。有了发展图鉴,就可以按照上面的方法建造飞船了。灰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发现蔓蔓送的狐尾腰带还在,克克盒子也还在。

走出山洞时,灰灰星的沙漠还在,根据上一次的经验,再加上这次有克克盒子里饱含的能量加持,灰灰迅速成为空心人的领袖并再一次指挥他们建造宇宙飞船。灰灰也很快重新发明了望月镜还有嘟嘟,通过望月镜观察到克克星依然离灰灰星很近,但烈烈星由于烈烈和灰灰还未相识而距离较远。于是灰灰分别向克克和烈烈发送信号,再一次和他们成为了朋友。灰灰告诉克克,在克克星的星球心脏下面埋着一个粉蓝色的盒子,把那个盒子取出来并且打开克克星就能恢复往日生机。

飞船建成,灰灰便再次出发。第一站依然是克克星,克克听了灰灰的话打开了先代克克留下的盒子,于是克克星的状况日渐好转。确认克克能够活下去以后,灰灰立刻赶往烈烈星。到达烈烈星后,灰灰让烈烈召集了烈烈星所有空心人,因为有了蔓蔓送的狐尾腰带,灰灰一眼认出那个身有红点的太阴星空心人,并带到飞船上关了起来。接着,灰灰用克克盒子在烈烈星吸收了一些能量后离开。之后,灰灰直接指示空心人驾驶飞船赶往悠悠星。奇怪的是飞船才登陆悠悠星,灰灰一下飞船就碰到了悠悠,悠悠二话不说就拉着灰灰又回到飞船。原来这个悠悠正是之前跟着灰灰旅行的悠悠,因为见灰灰久久未归就也去了缈缈星,并且也见到了太阴,悠悠说要去找灰灰,太阴便让她闭上眼睛,再睁开就正好看见了灰灰。

灰灰和悠悠再一次凭借克克盒子穿越了那片没有距离感的茫茫星系,直接到达缈缈星。

众生之苦

缈缈星依然荒无人烟,灰灰和悠悠一起来到星球核心,然后就莫名其妙一起昏睡了过去。当灰灰再次醒来时,四周一片漆黑,灰灰伸手在附近探了探,却没有感受到悠悠的存在。

“不用找了,这里暂时只有我和你!”

显然,这是太阴的声音。但灰灰一点也不感到奇怪,反而平静地说了声谢谢。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太阴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我是真得谢谢你让我回到过去,救了我的朋友。”

“哈哈,回到过去,哈哈,拯救朋友,哈哈,傻子,哈哈。”

“你骗我?刚才那一切都是假的?可你明明可以修改时间、空间和我的记忆。”

“痴儿!我确实可以做到你说的这些,但仅限于在这里!时光一去不复回,我并不能让你重返过去,只不过可以影响你对过去的记忆而已。”

“你骗我!你不是真正的太阴!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去太阴星找真正的太阴星算账!”说完,灰灰便气鼓鼓地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开始走,但总是走一小会就被无形中的墙壁弹回来。灰灰心中愤怒,管他有什么阻碍,依然不停地找路走。忽然绊到一个柔软的物体摔了一跤,灰灰凑近细看,原来是昏睡的悠悠。灰灰连忙摇醒悠悠,说明情况,要带悠悠一块离开。

太阴看着灰灰像个无头苍蝇似地四处乱撞,有点无语。等到灰灰和悠悠终于走累了,暂停休息的时候,便插嘴说道:“我可以放你们走,但条件是你们要带我一起去太阴星。”灰灰沉默了一会,大声回答道:“成交。”

“那你们闭上眼睛,再睁开试试。”

“又闭上眼?”灰灰还没说话,悠悠却怒气冲冲地说道,“谁知道你又想骗我们做什么!偏偏不闭!”

太阴有些无奈,悄悄对灰灰说:“我太阴一言九鼎,你要是想去太阴星救你朋友,就让悠悠乖乖听话。”

于是灰灰便给悠悠讲了讲道理,悠悠觉得灰灰说得有道理,气势便弱了下来。两人一块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回到了缈缈星的星球心脏旁边。

悠悠忽然记起了什么,对灰灰说:“灰灰,我们自己走了,可是忘了怎么把那个狡猾的太阴带走呢。”

“我在这里!”灰灰身上的克克盒子传出了一个声音。悠悠一听,立刻急吼吼地搜出盒子,打开一看,什么都没有。但灰灰因为有狐尾腰带,看清了克克盒子中多了一个带有红点的影子。灰灰取下狐尾腰带让悠悠系上,于是悠悠也看见了太阴的黑影。

回到飞船以后,灰灰命令空心人开着飞船去登陆太阴星,到达太阴星后所有空心人都下去找烈烈。而灰灰自己则和悠悠乘坐小型飞船绕着太阴星飞行,观察太阴星星球核心的位置。绕行途中,悠悠不知怎地翻出了那本烈烈给的小册子,看完以后对太阴敌意更甚,扬言要毁了克克盒子,让住在里面的太阴消失。灰灰此时焦急地用望月镜观察着太阴星,没打算分神去管悠悠和太阴之间的矛盾。太阴怕悠悠真得毁了自己短暂的栖身之所,不得已开口讲了一个故事:

千万年以前,整个YY星系只有一颗恒星和无数微尘。恒星上住着两个实心人,分别是太阴和太阳,这两个人此时都是整个星系的主宰。有一天太阳和太阴吵了一架以后就消失了,太阴找遍整个星球都没找到太阳的任何踪影,却发现星球心脏缩小了一大半。过了没多久,整个YY星系多出了很多新的星球,太阴才后知后觉地明白太阳就这么一声不吭地扔下自己,并且将一半星球心脏的能量散布到了整个星系,才催生了那么多新的陌生星球。太阴想念太阳,而星系里所有其他星球的力量都是来源于太阳,于是太阴用自己的力量化身了无数个空心人,并给他们灌输了同等多的能量,让空心人们离开太阴星漂流到其他星球上去。这些太阴星空心人与太阴的五感相连,于是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新生的星球实心人,由太阴星的空心人带领着,开始开垦星球荒地,他们一起种植粮食、建造房屋。最初,太阴星空心人帮助各个星球实心人解决了生存问题,后来星球实心人发现了只有实心人才能与星球心脏共鸣产生更多能量的事实,便逐渐不再依赖空心人的帮助。再后来,无数星球实心人的孤独感受通过空心人传导给了太阴。

无穷无尽的、数量庞大的孤独侵袭了太阴的心,就算是星系的主宰,也无法承受整个星系众生的心灵之苦。

太阴越来越无法抵抗永恒的孤独,终于有一天,再一次造出了无数个空心人随机漂流到各个星球。但跟上次不同的是,这次诞生的太阴空心人身体里都有一颗红色种子,那是太阴本身阴暗面的产物,具有超强的传播能力,最重要的是能借由空心人与实心人之间的接触间接令实心人抑郁而亡。此后,无数个星球上的唯一实心人死去,并且不再重生出新的实心人。那些身体里有红色种子的空心人趁星球实心人死后,便拿走星球心脏带回太阴星。

由于空心人离开太阴星的时候带着的能量一样,但与各星球距离不一样,所以离太阴星近的几乎所有星球上的实心人都死去了,只有少数离得远的星球实心人机缘巧合之下在先代实心人死去后依然不断产生新的实心人,最终存活了下来。太阴拿到的星球心脏越来越多,便开始着手将里面的能量重新聚在一起让太阳复活。

“然后呢?”灰灰和悠悠一块问太阴。

太阴轻蔑地笑了,说:“然后太阳重生了,太阴的实心人身体被太阳占据,灵魂被困在了缈缈星的星球心脏里。”灰灰和悠悠听了以后,都沉默不语。

不可兼得

灰灰驾驶小型飞船绕着太阴星飞了快十圈也没找到星球核心的位置,于是打算直接登录太阴星碰碰运气。两人才下飞船,还没来得及看清太阴星长什么样子就被打晕了。灰灰再次醒来时,听见克克盒子里传来太阴焦灼的呼唤声,一旁的悠悠仍在昏睡中怎么叫都叫不醒。四周光线十分刺眼,完全看不清身在何处,灰灰见叫不醒悠悠便只好先背着她走走看。才走了没几步,灰灰口袋里的克克盒子便止不住地晃动,没晃几下便掉了出来摔在地上。太阴便从克克盒子里钻了出来,并保持着一个带有红点的黑影形态。

灰灰问太阴:“这是哪里?”太阴打量了一下四周,同样因为光线太亮看不清,答道:“我不能确定,很可能是在星球心脏里。如果是的话,这个空间里,太阳才是唯一的主宰。”

“呀!太阴你回来啦!”听到这突然冒出来的声音,灰灰吓了一大跳,灰灰心想,怎么自从离开灰灰星以后总是在受惊吓···

太阴倒是对这个声音十分熟悉,切了一声,便拉着灰灰坐了下来。灰灰将背着的悠悠放到地上,想凑近黑影形态的太阴说话,由于不知道哪里才是太阴的耳朵,便凑得特别近问道:“这是不是就是太阳的声音?”太阴没有立即回答,倒是听那个声音又说了一句:“灰灰,是你呀,这趟旅行好玩嘛?”

灰灰也切了一声,心想,好像我跟你很熟似的,正准备大声说话,嘴巴被太阴的影子捂住,而地上的克克盒子也被太阴的影子捡了起来重新放回了灰灰衣服口袋里。

太阳见自己说的话没有回应,沉默了一会很快便现身了。想不到竟然是一条龙的样子!虽然灰灰发誓不会再有任何事会让自己大吃一惊,但还是又被太阳的这个实心人身体惊到,这个身体和烈烈长得一样!

这回灰灰再也忍不住了,大声质问太阳:“你把烈烈怎么了?快回答我!”

“烈烈?原来那条龙叫烈烈啊,他被抓来以后怎么都不肯开口说话,我正好也厌烦了上一个身体就干脆把他的身体拿来用喽!”

听见太阳这么轻描淡写地说起对烈烈做了这么残忍的事,灰灰心里暴怒,但很快平复下来。连太阴都严阵以待,说明太阳的强大是无法想象的,灰灰也知道,冲动只会坏事,更何况地上还躺着一个昏睡的悠悠。灰灰冷静下来以后,又问:“我要怎样做才能救回烈烈?”

太阳漫不经心地回答:“额,我没想过,容我想一想。”说完,太阳似乎是真得才开始想这个问题,但很快就给出了答案:“这个烈烈的星球应该已经解体了,他作为实心人的身体也被我拿走了,你想原样把他带走是不可能的,除非···”

“除非什么?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那好吧,把你的身体、你的灰灰星都给他,你的灵魂永远留在这里陪我。”

听到这句话,灰灰倒吸一口冷气,但仍然斩钉截铁地说了一个字:“好!”听到灰灰毫无犹疑的答案,太阳倒是有一点点惊,内心深处也有了一点点触动。

在灰灰回答以后,没有人再说话。太阴突然站了起来,向太阳走去,刚开始走得很慢,离太阳越近却走得更慢了,最终在离太阳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

太阴问:“当年为什么突然消失?是因为厌倦了和我待在一起吗?”

太阳答:“是啊,跟你一起我早就腻了,我要把整个星系打造得有趣点,反正···”太阳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反正,你一定会把我复活的。”

太阴又问:“因为厌恶我,所以复活后就把我困在缈缈星,那些时间全被拨乱的悠悠星,还有那片黑黢黢的茫茫星系也是你后来造的?”

太阳又答:“不错,刚复活的时候拿到了你的能量,一时贪玩就把那些星球的名字全改成悠悠星,又顺手随意改了下那些星球的转速。至于黑黢黢的茫茫星系嘛,我知道你说的是哪里,把那片区域的空间拉长自然是因为不希望有人能穿过那里嘛。”

太阴又说:“整个YY星系的能量是守恒的,像灰灰还有烈烈他们的星球发展起来,这里的能量势必会减弱。所以你就利用我留下的那些空心人来监视发展势头好的星球,一旦他们星球的能量攒得够了,你就夺走是嘛?”

太阳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果然还是你最了解我。”

太阴突然也叹了一口气,一把抱住太阳,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身体内的红点取出塞进了太阳的嘴里,并且迫使太阳吞了进去,而太阴的黑影身体随后便消散了。太阳咳了几声,发现吐不出来,就接受了。

太阳看着灰灰身旁躺着的悠悠,歪着头想了一下,便指着悠悠对灰灰说道:“这就是托我的福长生不老的那个悠悠?”

灰灰看着变故陡生,太阴消失,太阳却镇定自若,心想这货居然又开始觊觎悠悠了,论实力是打不过的,只能嘴炮试试了。

“是,也不是。”

“哦,有意思,怎么说?”

“这确实是被你坑惨了的悠悠,但现在却不是了。因为悠悠现在睡着了,只有悠悠自己说是她才是,如果悠悠说她不是,她就不是。”

“呵呵,小子,别给我整什么薛定谔的悠悠。你还想救你的好朋友嘛!现在条件变了,要再加上悠悠,我才放过烈烈。”

“好!”

“···?”

作者后记

灰灰的故事就写到这里了,以后会不会写,是薛定谔的会不会写了,哈哈,反正伏笔我是埋了不少。

我翻了一下手机里关于小说的备忘录:

  • 2020年9月1日记了一条标题是“从张列弛进化一点点而来”,内容是“据说在一个生态体系中,噬菌体会攻击吃掉细菌,但会有个别细菌生存下来。这些细菌因为战胜了噬菌体,而在基因中留下了间隔序列,并且间隔序列会遗传下来。当再次遭到噬菌体攻击时,细菌基因中的间隔序列会恢复记忆帮助抵抗噬菌体”。这个设定在备忘录里躺了那么久,终于写到了灰灰的故事里,虽然和最初的设想差别很大。2020年11月10日记了一条标题是“不老药和不死药”,内容是“如果一对情侣分别吃了两种药”。这个设定后来被写到了《现世梁祝》里,但我自己觉得是狗尾续貂。同日还记了一条标题是“一旦死亡人与人之间羁绊消失”,内容是“有一个魔王创造了一个她认为的最美好的世界,这个空间里一旦有人死去,活着的人便不会记得他。不会再有人因此而悲痛”。这个设定还只是一个设定。2020年1月29日和2020年2月1日分别记了两条跟平行时空有关的设定,其中一个写得很长,另一个的内容是“其实神仙就是一群活在平行时空里的人,他们就是最早的时空穿梭者。时空会崩塌,于是他们会抛弃原先的时空,集体寻找并穿梭到更稳定的时空中去。”这个设定也还只是一个设定。

  • 2019年的时候,我曾经看过一些讲如何写剧本的文章,翻过一本叫作家之旅的教人写小说的书。所以那年的手机备忘录里记的都是诸如“设置悬念”、“为主角设置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之类的。那时候有位好友的一个上中学的侄女听说我写小说表示有兴趣看,而且据好友说她侄女小小年纪很有些文才,我便托朋友请她帮忙给小说人物取几个名字,后来得到了三个名字“秦楠香、陆靖涓、涂燕丹”。再后来,这三个名字并没有用到我的小说里,而那位好友也失去了。唉,原以为可以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最终变得无话可说,这几年越来越理解“有些人真得只是我人生旅途上的一个过客,只能一起走一小段路而已”。

  • 2018年,空空如也。

  • 2017年,写了好几篇名字叫梦碎破幻的系列小说大纲,很长。

  • 再往前,又是空白的几年。而再往前,就是写在纸上的了。

我理解写作的“作”是“创作”的意思,有很多一闪而逝的想法是无法说给别人听的,也有时候是说了别人也未必能听懂,更有时候是别人听懂了也未必能够理解。也许,于我是灵光一现,是珍贵的、应该花时间去捕捉去摸清楚那些想法的纹理的,可是到了别人耳朵里却觉得我不过是异想天开。

虽然我写的东西无法被理解,但我写小说这件事是受到家人和朋友支持的。比如大学某年暑假,我突然有了灵感便坐在家里一直写,有小伙伴来找我玩,我妈会去帮我解释让小伙伴先别来打扰我。比如某一年过年,我又突然有了灵感又开始写,我弟看见了过来跟我探讨了一下怎么写比较吸引人。已经失去的那位朋友,以前也认真看了我写在本子上的小说,还认真给我写了满满一页的读后感。

好几年前曾经有人说我“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很介意,当时的想法也是觉得自己太出世了。所以我很努力地让自己入世,尽可能让自己变得圆滑一点、社会味重一点、多为别人考虑一点。但天知道我本身就是耿直的性格而且就是觉得做人做事应该保持真诚,于是普通的寒暄我是会了,但真要我违心地指鹿为马还是做不到的。后来正常的社交、工作沟通我都熟练了,只不过对我来说这些事大部分还是损耗我内心的能量。再后来,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大概是不再强迫自己去融入人群中或者看开了孤独是我这种人必经之路,就突然有一天可以安然自处了。这个过程中,失去了一个朋友,也找回了一个朋友。大概是我在进步的同时,别人也在进步,或者说每个普通人都不愿意轻易放纵自己随波逐流,近一年和好朋友一起出去玩也好,和同事聊天也好,我发现大家都是有自己独特的“对世界的认知”,与人交流有时候虽然损耗能量但也吸收能量。

结合了我个人的一些经验后,在YY星系里,每一颗星球都是一座孤岛,星球实心人会不断向外发射信号,终会有人接收到。有些人内心强大,所以他们的星球也会发展得很好;有些人内心脆弱或者过于封闭或者无力再发射信号,他们的星球就无法发展、能源断裂,最终随着星球实心人死去整个星球会分裂解体。而一旦他们像灰灰一样开始去造访别人的心灵孤岛时,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Galaxies—Laura Vei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