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星系传说之灰灰旅行篇

2021-04-30 · 6712 words · 14 minute read 小说

这个世界真得有尽头吗?想要做的事一定能成功吗?想要去的地方一定能到达吗?

灰灰再一次出发了,第一次出发的终极目的地是太阴星,这一次出发却没有目的地,也可能还是太阴星吧。宇宙飞船向着蔓蔓星的方向航行,灰灰站在一扇窗旁边,看着已经解体的克克星碎片越来越远,又看着已经毫无生气的烈烈星越来越远···灰灰的思绪也像宇宙中的灰尘一样漂浮着。要是自己没去烈烈星,烈烈也不会被抓走而今生死未卜。可又转念一想,如果跳出时间,也许很久以后一切已经了结的某一刻,自己又会感慨此时迷茫的自己是多么傻了吧。总而言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新的起点 蔓蔓星

蔓蔓星远远看上去,色彩鲜明、秩序井然,方块形状的河、方块形状的天地、方块形状的工厂被不同颜色的树分隔开。根据蔓蔓的指示,灰灰使唤空心人将飞船停在两座山之间,接着灰灰便独自走下飞船,撇着嘴嘟囔了一句,跟烈烈一样嫌弃我的飞船丑。

蔓蔓竟然是九尾狐!啊,不对,掉了一尾,只剩八尾了!

前来迎接的蔓蔓看到震惊的灰灰善意地笑了笑,说:“快收起你惊掉的下巴,我接下来告诉你的事你得好好听呢,不过先带你去参观一下我的家。”

灰灰跟着来到蔓蔓家里,好家伙,蔓蔓也直接把星球心脏放家里。灰灰心想,原来我的朋友们都这么厉害的嘛!在灰灰还陷在震惊中的时候,蔓蔓招手让一个空心人取来了一个物件并递给灰灰,说道:“这是用我的断尾做成的腰带,你系上,然后看看我家里有没有什么不同了。”

灰灰依言系上狐尾腰带,左看看、右看看,并没发现任何异样,便对着蔓蔓摇了摇头。蔓蔓像是早就料到一样,让灰灰再好好看看。于是灰灰就又环顾一周,发现那个替蔓蔓取来腰带的空心人身体里有一个红色的点。灰灰把狐尾腰带取下来再看就看不见那个红点,又再系上才又看到。

“好啦,不用再试了,”蔓蔓说道:“这条腰带是特别制作的,你没来之前,我也不确定会不会起作用。现在看来,你只要系上我的狐尾腰带,就能跟我一样看出这些空心人之中,哪个不是本星球产生的。”灰灰听得一愣一愣的。于是蔓蔓接着说,“根据先代蔓蔓传下来的书里,本星球上有一个身体里藏有红色种子的空心人,先人猜测这个空心人来自于太阴星。”

“那这个空心人就是传说中的太阴星的病毒?”

“不知道。但根据你在烈烈星的经历,那些袭击应该是太阴星空心人引来的。而你们之所以会引来袭击,恐怕是因为烈烈星的能量已经强大到了一种程度,当你们打开了克克的盒子后,整个烈烈星的能量超过了一个阈值,于是太阴星空心人做了什么引来了那些摧毁烈烈星的袭击。”

听完蔓蔓的话,灰灰心里又是难过又是心酸,但很快就恢复了理智。呵呵,第二次出发的目的地果然还是太阴星,灰灰心想,这下一点也不迷茫了,因为那个太阴,只要抬头就能看到。在蔓蔓星简单地补给后,灰灰出发前往下一个星球。

千古悠悠

在朝着太阴星的方向上,灰灰一个一个走遍了通过嘟嘟认识的好朋友们。因为离开嘟嘟团系的范围以后,就没法像以前那样和大家联系了,所以各个星球的朋友都送给灰灰各种实用的工具,除了蔓蔓送的那条可以识别太阴空心人的狐尾腰带,有位朋友特意给灰灰做了一个可以辅助定量提取克克盒子能量的装置。由于大家都了解了克克盒子的功能,每到一颗星球大家都会让灰灰把克克盒子带去星球心脏那里多多吸收能量储备起来。

没曾想刚离开嘟嘟团系的范围,飞船就有点失灵。灰灰只好指挥空心人把飞船就近降落到附近的星球。

飞船缓缓降落到一个陌生的星球,灰灰指挥者空心人们排查故障、尽快修复后再出发,而自己则带了点灰灰星特产打算去拜会一下这个星球的实心人。

下了飞船以后看周遭景物,应该是个发展得不好也不坏的星球。这里花草树木都算不得茂盛,但也非颓败。不远处有个年轻人在钓鱼,走近一看居然就是这个星球的唯一实心人,灰灰连忙上前去打招呼。

那人似乎没见过其他人,看见灰灰先是呆住了,但反应过来以后就热情地接受了灰灰的礼物。灰灰作了一番自我介绍,并简单说明情况。那人听了毫不在意,对灰灰说:“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东西,你都可以随意取走。”

灰灰心想这人还真是……豪爽,灰灰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悠悠。”

悠悠?与先代克克交好的那个悠悠嘛?灰灰又问道:“那你可有向其他星球发出过信号?或者你们星球的生存图鉴上有没有记录一些先人的事迹。”

悠悠望着灰灰无奈地笑了笑。这一笑,让灰灰突然发现,才过了一小会,面前的年轻人似乎不那么年轻了。悠悠看着灰灰有些迷茫的眼神说道:“这个星球上若存在什么对你有用的东西,尽可自取。但希望你能给我讲讲你在星际之间旅行的故事。”

在悠悠充满期盼目光的注视下,灰灰坐在悠悠身旁,说起了一些嘟嘟团系里旅行的见闻。不知不觉说了好久,灰灰记得下飞船的时候,太阴当空照,此刻太阴已经斜斜降下地平线。而一旁专心听故事的悠悠竟已变为耄耋老人。

“别怕,我很快就要死了。”悠悠安抚震惊中的灰灰,温柔而缓慢地说:“从我来到这个世上,我就知道我只有半日的生命。时间太少啦,我都不知道可以做点什么,干脆就坐着这里钓鱼喽。想不到会遇到你呀!”

“我不知道只给这半日的生命究竟有什么意义,本来以为我的一生就是随便钓点鱼呢。可听你讲了那么多事,我感觉我的生命都被延长了,谢谢你。”说完,悠悠便闭上双眼,静静死去了。

灰灰心里五味杂陈,将悠悠的尸体埋葬后,去往星球核心深处用克克盒子吸收了一些能量后便返回了飞船。空心人们已经把飞船修好了,再出发之前,灰灰挑了两个空心人并给他们指了方向,让他们去悠悠星核心深处等待下一个悠悠诞生,并且要用余生陪伴“悠悠”。

自从遇见第一个悠悠后,飞船每每航行一会就会出故障而迫降到临近的星球。这些星球的实心人竟然全部都叫悠悠,而且全都老得很快,只是每个人变老的频率各不相同。最早遇到的悠悠生命才半日,其他悠悠的生命有长过半日也有短过半日的。

飞船又一次降落在一个陌生星球上,灰灰习以为常地拎着一些食物就下去了。这颗星球上的景物与之前见过的悠悠星大不相同,所有花草树木都异常茂盛,还有许多不同种类的动物在树林间嬉戏。天上似乎飞着,一条龙!灰灰看到龙联想到烈烈立刻激动不已,连忙放下手上拎的特产,举起双手挥舞着跳着喊着烈烈的名字。那条龙也注意到了灰灰,俯冲下来像拎小鸡一样抓住灰灰继续飞。虽然被抓住了,但灰灰还是很兴奋,不停地问那条龙是不是烈烈。龙丝毫不理会,不一会就飞到一个山洞前,并将灰灰从洞口扔了进去。

灰灰被扔进去后滚了好几圈,止住滚势后,灰灰便站起来四处打量。这个山洞和所有星球核心深处一样浮着一颗巨大的、被坚硬外壳覆盖的星球心脏,山洞四面和地面都覆盖着青青绿草,洞顶有一个开口,大片柔和的光芒洒下来。灰灰绕着星球心脏走了走,发现心脏侧面坐着一个少女在发呆。

“悠悠?”“克克?”“我是悠悠。”“我不是克克,我是灰灰。”

少女悠悠听到灰灰说不是克克以后就又继续发呆了。而灰灰已确定面前的悠悠就是先代克克朝思暮想的那个悠悠,便坐到悠悠旁边,拿出随身携带的克克盒子和克克星生存图鉴一起递给悠悠,说道:“这是克克送给你的礼物,还有他写给你的信。”

悠悠毫不怀疑一并接过,将盒子轻轻地放在腿上,就迫不及待打开克克的生存图鉴认真看了起来。看着克克满纸思念言语,悠悠心里针扎似地痛,流下无声又心酸的眼泪。灰灰看着悠悠哭了,愣愣地不知该怎么办好。毕竟活了这么久,自从坐上飞船离开灰灰星才见到了实心人,更不用说见到人哭,那些空心人大多没有情绪也从来不会哭。

悠悠初时只是默默掉眼泪,接着变成低声地啜泣,再后来变成嚎啕大哭,穿插几多悲鸣。合上克克生存图鉴后,悠悠还是抽泣不止。整个过程中,灰灰都一动不动坐在悠悠身旁,深怕稍有动静就害她更伤心。

悠悠终于哭够了,转头对灰灰说道:“灰灰,我想离开这里。”

“离开?为什么?”

“这种万年不老不死的人生我过够了!”

原来在这颗悠悠星上时间流逝得非常慢,而之前灰灰经过的那些悠悠星时间却又流逝得非常快。也许因为这样,一个信号在克克星与灰灰星之间传递,对悠悠星来说只是一天,对克克星来说却是一年。长生不老对许多人来说是梦寐以求的好事,对悠悠来说却是深恶痛绝的劫难,真真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啊。

灰灰向悠悠说明了星球唯一实心人出走的后果,比如一旦悠悠离开后整个悠悠星不会有新能源产生,比如将来飞船能源耗尽又没有能源补给的时候他们可能会死去……悠悠听灰灰啰里八嗦一大堆以后,还是坚决要跑路。于是灰灰只好带着悠悠一起上了飞船,朝着太阴星的方向继续航行。

前路茫茫

离开悠悠星后灰灰的飞船继续向着太阴星的方向航行,才过了一小会,灰灰就发现整个星系都变得漆黑一片,除了太阴星闪耀着光芒。看情况,似乎到达太阴星之前就再也没有可以提供补给的星球了。

冗长的飞行旅途中,悠悠偶尔会睡觉、偶尔会和空心人玩耍、偶尔会和灰灰聊天,只要离开原地,即使在茫茫黑雾中前进,也是美好人生的新起点。而灰灰心里却一直不安,总觉得飞船像掉进了一个无底洞里。可是除了不安,灰灰也没有别的办法。灰灰随手翻出烈烈曾交给他的小册子,那时候烈烈被抓走得太过突然就一直没想起来看,这下可以拿出来瞧瞧了。

这本小册子上没有字只有一些模糊的图,依稀可以辨认出第一幅图里有无数小的星球环绕着中间一个巨大又闪亮的星球,看来就是代指太阴和整个YY星系;第二幅图里正中间的太阴星向四周散发出无数的红点;第三幅图里碰到红点的星球大多数都裂开了;第四幅图里,太阴星的光芒黯淡了许多,离太阴星越近的星球裂开的越多,而离得越远的星球裂开的少点。灰灰琢磨了一下,想起通过蔓蔓的狐尾腰带看到的那个带红点的太阴星空心人,突然灵光一闪,明白了这些红点可能就是远古时期的太阴星病毒。

太阴星曾经想要毁灭整个星系,所以释放了无数病毒去攻击别的星球实心人,离得近的星球实心人抵抗不了病毒最终死去,相应地作为本体的星球也分裂解体,离得远的少数星球实心人抵抗成功,而那些病毒就留在了星球空心人的身体里。可是蔓蔓说那些太阴星实心人还会监测星球能量还会引来袭击,看来引来袭击这种事是太阴星后续的阴谋吧!

灰灰正想着太阴星还有什么诡计呢,有个空心人来报告说飞船能源不足了。灰灰连忙去找悠悠说明情况借克克盒子释放点能量出来用。就这样好几次在能源将尽的情况下用克克盒子中储存的能量渡过难关。也不知在这片茫茫黑雾中究竟航行了多久,飞船终于还是飞出去了。

余音缈缈

原来穿过这片黑雾就离太阴星很接近了,只不过黑暗中待久了,突然被太阴星耀眼光芒照到灰灰有点不太适应。在到达太阴星之前,还有八颗连成一线的星球,灰灰打算一一去拜访,顺便用克克盒子再储存点能量。听说可以下飞船了,悠悠便缠着灰灰带她一起去。于是灰灰便指示空心人将飞船行驶到第八颗星球附近,在分别向八颗星球发出能源补给的请求信号后,和悠悠驾驶小型飞船向第一颗星球飞去。

第一颗星球叫始始星,始始热情地招待了灰灰和悠悠,并且带着两人去到星球核心深处,让悠悠用克克盒子吸收星球能量。但是灰灰发现始始总是用一种色眯眯的眼光看着悠悠,就没有多停留。

第二颗星球叫菲菲星,菲菲比始始更热情,不停地拿出食物招待灰灰和悠悠来一起吃,那堆成山的食物灰灰和悠悠吃了半天实在是吃不动,于是在菲菲吃个不停的时候,灰溜溜地离开了。

第三颗星球叫诚诚星,诚诚同样热心接待了灰灰和悠悠,但一听说要吸收自己星球的能量,便贪婪地要求悠悠留下克克盒子和灰灰的飞船来交换。悠悠当然不答应,灰灰也不同意,于是两人默默前往下一个星球。

第四颗星球叫白白星,白白冷漠地接受了灰灰的请求,但表示自己懒得动弹,让灰灰和悠悠自己去找星球核心。于是乎,一切自取。

第五颗星球叫沌沌星,沌沌平静地接受了灰灰的请求,但沌沌似乎有些忧郁又有些暴躁,使得灰灰和悠悠说话都小心翼翼。吸收了一些能量后,两人也不敢多停留,再一次悄悄溜了。

第六颗星球叫透透星,透透超级热情地接待了灰灰和悠悠,带他们逛了逛有无数金银珠宝和奇珍美食堆积的、浮着星球核心的那个山洞。在悠悠用克克盒子吸收能量的时候,菲菲也一直说个不停,说灰灰像个呆呆的木头不像自己这般幽默风趣,又说悠悠貌美而不自知不懂得好好爱惜…

第七颗星球叫空空星,空空温和地接受了灰灰的请求,但一听说他们储存能量是为了去往太阴星就哈哈大笑个不停。悠悠默默地用克克盒子吸收星球能量,空空就拉着灰灰一阵嘲讽,说他自己离太阴星这么近都去不了,更何况是灰灰和悠悠这种不知哪里来的无名小卒。空空星确实是离太阴星第二近的星球了,为了防止后续出现能源不够用的情况,悠悠和灰灰只好一边等待克克盒子吸收能量,一边附和空空的说辞拖延时间。

离开空空星以后,灰灰和悠悠先回到了停在附近的飞船上。由于见识了前面七个星球上各种难缠的星球实心人,灰灰让悠悠待在飞船上等,然后独自拿着克克盒子驾驶小型飞船前往第八颗星球。

第八颗星球没有回应灰灰的请求。但灰灰不想错失最后补给能源的机会,就径自去了星球核心深处的那个山洞。灰灰见到山洞里巨大的星球心脏上刻着缈缈两个字,绕着星球心脏走了一圈发现没有人迹,就自顾自拿出克克盒子开始吸收能量。不知不觉中,灰灰睡着了。

作者后记

我又在用我生锈的笔刀锯木头了,不过好像锯多了一点后,刀上的锈也会退去一丁点。


记一些遛狗遇到的人

由于明天大清早要回家,今晚上就把阿木狗送去宠物店寄养了。常去的宠物店换了新老板,看着不像旧老板那样真心爱惜小动物,有一点担心他们对阿木不好。傻狗不在,总觉得屋子里的灯光都暗了。

  • 前几天晚上遛狗碰到一对母女一起遛狗,阿木远远闻到小狗的气味就要冲过去跟人家玩,那位母亲想让小狗跟阿木玩,那位女儿却以狗子小怕被欺负不允许。我就只好强行拉着阿木走了,但我清楚听到那位母亲安慰小狗:“别看啦,让它跟着它妈走吧”。唉,我真得不是把阿木当儿子养的啊。第二天早上遛狗又碰到那位母亲独自遛狗,于是阿木终于和那条小狗玩了会,听那位母亲说小狗才买回来不到两个月平时不愿出门咧,但她就是觉得狗子总关笼子里不好所以自己就带出来多溜一下。看起来她们家对养狗的观念也是分歧大大滴。

  • 最近发现原来电梯里遇到过很多次的那个小男孩,那个想养狗却被他妈妈用“我养你都养不好,你还想养狗!”、“你跟它不熟!”等理由斥责、那个坐在妈妈电动车后座上还一直巴巴地望着阿木的小男孩就住我隔壁。有一次早上遛狗等电梯的时候我终于认出了他,正好电梯没来他的家长也还没来,我就告诉了他阿木的名字,他怯怯地摸了摸阿木的头,感叹阿木的狗头摸着真舒服。再后来,好几次早上遛狗碰到那个小男孩,他都会叫阿木的名字,阿木也会对他摇尾巴。

  • 还有一个小男孩十分怕狗,也跟我住同一栋,有时候早上遛狗碰到他去上学,很远就能听到他说别过来,并且躲得好远。有一回碰到的时候,小男孩和阿木离得很近了才发现,就连声叫别过来,但正好处于三叉路口,后方来车不好躲。我就干脆左手把狗绳一卷,右手抓起阿木背后一把提了起来走掉了。小男孩看我像提个小箱子一样把阿木提走了,阿木狗还安静任我提,惊呼“居然还能这样”。哈哈,其实这招我私下在家练习过。

  • 今早上遛狗的时候碰到了很久没碰到过的狗狗丸子和他主人,丸子主人是一位温和的老爷爷,看见阿木远远就叫阿木的名字,阿木就和它的狗朋友开心地玩耍了一小会。丸子主人问我怎么不去上班,我说溜会再去,结果被听成了六月份再去。最近好几次被反映我吐字不清晰的问题了,比如给一个北京同事打电话说我IT的,结果对方听成山西的···唉,以前在北方待的时候总被嘲笑发音不标准,结果回武汉待久了又变成语速太快吐字不清了。想起大学的时候为了考普通话等级证书,还总拿着一本泰戈尔诗集练习,现在,容我想想找本什么书来念呢!

快十一点了,要快点收拾行装了。明天回家后,我要对着小侄女试试“姑妈的威严”好不好使···

2021.5.1日更,“姑妈的威严”不好使,小侄女根本不听。等她长大了我再试试···


再记一下感受到音符的美妙

早上去上班的路上,脑子里突然响起了下面推荐的这首火宵之月,当时想要是能找到简谱的话用横笛吹奏的话应该会很好听。可惜只能找到钢琴的五线谱,我又看不懂。这首曲子的前奏里,钢琴的一个键按下去后产生的那一个音并没有立刻消失,多个音符之间既有间隔又有连接,那种感觉我无法用言语描绘出来,有点像是《尺八·一声一世》里面佐藤康夫说的一句话:

音,就是一个音符,这样一个音符,从吹出到消失,也即它生命的全过程,唯有吹奏者全心关照,才可以让这个音完成它的宿命。而音符与音符之音的停顿,刹那的寂静,也与这个音符同样重要,没有什么是无用的存在,吹入尺八里的每一口气都有其意义,一动一歇都自有其灵性。
每一个音符都有它的美丽,每一份寂静也有它的意义。每一刻都是独一无二且一去不复返,一息之间就是一个宇宙。

火宵の月・テーマ~ピアノソロ—中村由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