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

2011-04-16 · 1692 words · 4 minute read 小说

大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很迷山海经里面的各种带有奇异特性的怪兽,甚至于我人生中第一次网购就是买了一本山海经,以下纯属大学时候胡写的。


这是一间破败不堪的小庙,神龛上的佛像早已不知去向,只剩下一些残旧的帐幔悬挂着。风过,似幽灵飞舞。屋顶有些漏水,地上雨水肆意流淌,只神台周围尚有一片地方未被浸湿。书生取下背着的琴,平放在地。观望角落有些干草,许是猎人曾在这荒山破庙栖息用过。书生将干草尽数抱到佛像前的空地铺好,又扯下帐幔权且当做被衾,寻了个面朝庙门的舒服姿势躺下,合眼即欲睡去。却看到正前方的庙门竟是——紧闭!咦!刚才不是还刮过风吗?书生这样想着,却抵不过沉沉倦意,终是昏昏睡去。

书生背着一张琴,行走在崎岖山道上,瘦削的身影在月色照耀下拉的老长老长,直没入林间树影中。书生似乎心情极好,脚步轻快,轻声哼唱着莫名歌谣。突然,万物似在一瞬间死去,竟无半点声响。没有了风吹树影摇曳的声音,也没有了夏日清脆蝉鸣的声音,更听不到脚步声!书生停下步伐,静静聆听,希望能再听到一星半点儿声音。又好似听到了鱼尾摆动的声音。只这一声过后,一切恢复正常。

风沙沙吹过林间,树影摇晃的厉害起来,连蝉鸣也多了几分低沉压抑。月色忽地一暗,风势瞬间变大,似低低的怒吼声扫过树林,树叶大肆摆动哗哗作响。书生连连倒退,浅白衣袂被风吹得上下翻飞。书生心想:只怕要下一阵急雨,须快些寻个地方避雨。遂将琴从背上解下抱于怀中,加快脚步急赶。哪知没走几步,雨已淅淅沥沥落了下来。书生只得变走为跑。正踌躇不知何处避雨,忽见一座高大庙宇横空立于近前。一想到自己万分珍惜的琴将被雨水侵蚀,书生毫不犹豫推门进庙。轻轻关上庙门,书生转身抬眼恰见到神台上不知哪方神佛怒目而视,不禁骇然。只听嘭地一声,庙门被大风吹开,风吹入庙中,直吹的残破帐幔上下腾飞,帐后神像忽然震动起来,隠有倾倒之势。见此景象,书生忙抬手遮挡。

书生猛地惊醒,手仍是抬起遮挡的姿势,仔细回想却又想不起自己是因何事惊醒。再一想,书生竟又忘记自己是怎样睡在了这荒山破庙中。恍惚又记起曾走过一段山路。此时,只听见一阵风绕着庙宇吹过。接下来,书生再次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庙中的雨水积得多了,渐渐形成了小股水流。书生忽然又听到流淌的水声,这一声过后,一切再次恢复正常。身旁的琴不知何时从包裹中露了一角出来。见此情形,书生心中暗想:莫非这琴是在邀他的主人弹奏一曲?才想及此,书生大力摇了摇头,又想:这琴是死物,如何作得这番心思。不过,此时弹奏一曲亦未为不可。书生于是端正坐好,将琴平整置于双膝之上,稍微调试几下,便弹奏起来。书生本是极爱弹奏之人,此时放开了弹,只觉畅快淋漓,积郁心中多日的烦恼顿时消失不见。琴上的音符似乎化作实物飘散开来,与庙中雨水一经碰撞,便化作烟雾消散。书生弹至激越处,庙中聚集的雨水竟化为雨滴飘了起来。曲近尾声时,浮于空中的雨珠竟已如星星一般密集。书生弹完最后一个音符,所有雨珠均慢慢淡化直至不见。

庙中一角不知何时出现一团烟雾,此时烟雾中慢慢浮现出一个奇异的影像。先是一缕如烟如雾般似有似无飘动的头发,接着出现的是一双比人眼大三倍的蓝眼,其中右眼竟有两颗眼珠一黒一蓝,甚是诡异,若仔细看,这右眼中竟有无数个重叠的画面却又互不干预。再看仔细一点,却是书生行走于山路时,书生受佛像惊吓时,书生弹琴时等各个画面。最后从烟雾中出现的是一条鱼尾似的身体。

这些书生当然看不见,因为书生弹奏完,便消失在这庙宇中。书生又回到了行走于山道的时候,月光倾泻下来,书生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接下来山道上毫无预兆地下起了倾盆大雨,书生自然会疾行寻地避雨。只是一块石头不适时地出现在书生脚下,书生绊了一下,连同他的琴一起,重重摔在地上。书生昏迷不醒,琴却已折断。本来琴弦尚算完好,却忽地一根根崩断。听那声音,却似被人硬生生一根根拨断。

《异名山海经》有云: 混沌,又名屿鱼或茫鱼,乃心生虚茫之人迷离芒念所化。此怪发如烟,缀似鱼尾,身附树纹。此怪无耳无鼻无口,不可听不可闻不可食。落泪为玉石与人可活死人肉白骨。右眼重瞳,可分割时间让一个人同时处于不同时空互不干扰。

*虫师BGM 光酒–增田俊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