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米吃喝玩乐都记一记的趣

2022-05-11 · 4974 words · 10 minute read 生活

山药当归枸杞 GO,山药当归枸杞 GO,看我抓一把中药,服下一帖骄傲,我表情悠哉,跳个大概……

记吃

  • 松鼠鲩(念huan第四声)鱼。

潘潘总是特别擅长于找吃的,而且她自己也很会做吃的。有一天她给我讲她自己做了一顿椰子鸡,比我们上回吃过的味道不差。讲真我脑子里从来没动过自己做椰子鸡这个念头,因为觉得听名字就是很麻烦、很难的菜式,然鹅我还是吃了潘潘的安利。只可惜同时下单了椰子和鸡,鸡送来了,椰子没来。后来把鸡一半做烤鸡,一半炖鸡汤,烤鸡翻车,鸡汤还行。

武汉有个据传延续多年的酒楼,叫做荔湾酒楼,听名字是不是很像是广州的咩!点菜的时候,光看菜本子上的图片我是都没怎么吃过的。潘潘随手一指,说他们家松鼠鲩鱼是特色菜,值得一试。看图片令我想起周星驰的《食神》里面,钟镇涛扮演的丧丧帅大叔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一手就是做的这道菜,不过名字好像是叫做“松鼠桂鱼”。所谓松鼠鱼,就是把鱼做成松鼠尾巴的形状,味道属于酸甜口。潘潘blabla给我科普了不少相关知识,可惜我都忘记了,只是觉得以后要是有朋友来武汉找我玩的话一定要带过来吃这道菜。

  • 火土肝

有时候跟小花一起下班会走一条穿过很多小巷子的路,小花提过好几次有一家店的红豆粥很好吃,但是去了好几次不是卖完了就是排长队。最近有一次去的时候人还不多,小花终于得偿所愿,而我站在小店门口只闻了闻店家油锅里传来的香味就决定买一份尝尝。所谓火土肝,就是火腿、土豆、牛肝。我以前好像从没吃过牛肝,连猪肝也吃得少,因为觉得这种食物闻起来很腥。但这位店家卖的火土肝是在油锅里炸出来的,完全闻不到一丝腥味。我本以为油锅里炸好的食物是直接可以吃的,等我那份到手以后拿了筷子就准备走了,但是被一位排在我后面的小妹妹叫住,她说我吃的方法不对,并且让我去找店家教我放酱料。然后我听了她的话去找店家,店家教我自己从面前三个超大号的、胖乎乎的瓦缸里舀酱料,还两次叮嘱一定要从最右边的瓦缸里舀出满满三大勺。被酱料泡着的火土肝吃起来完全不像是炸过的,而且那个酱料的味道刚刚好,看着很浓但是一点也不算咸。好吃到我恨不得每吃一口就感慨一句:真好吃。

  • 一碗香

一碗香里有回锅肉、鸡蛋、木耳、青椒等食材,都是我没想过可以一起炒的,味道不算多惊艳,只是启发了我原来肉和蛋是可以一起炒的。这道菜有个神奇的点是菜盘子下面放了点着火的白瓷小炉子,吃到末尾的时候盘子正中心的木耳竟然鼓了起来。感知力超强的晓曦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并且认为在些微火力加持下盘子里的油发出那种滋啦滋啦的声音听着很治愈。于是我看着晓曦认认真真录了滋啦滋啦的声音,她说用这个声音当做起床铃声的话一定会很有动力起床。是啊,听着很像起床就能吃到美味的早餐。我观察了一会盘子下的炉子,猜测应该只有盘子正中间刚好触发了某种条件能让木耳鼓胀起来。于是晓曦给盘子正中间的木耳清场,轮流换了不同片的木耳到正中间去让它们鼓起来,并且录下了这个过程。虽然我很支持晓曦的行为,但画面实在是过于搞笑,我也没能忍住还是笑了出来,于是我的笑声也被录了进去。

记狗

  • 狗的社交

虽然狗主能说人类的语言,阿木狗不能说话,但是在小区里阿木的狗朋友和人类朋友都比狗主多得多。

有一次遛完狗乘电梯上楼的时候碰到了一位邻居,这位邻居本身也是一位狗主,上次遛狗碰见时我告诉了她阿木的名字,这次她也认出了阿木并且认真看着阿木跟阿木打招呼,阿木一听立马高兴地使劲摇它的狗尾巴,并且跳起来要让人家摸它的狗头。我看到阿木跳起来一般是要阻止的,因为阿木亲近人的同时它的两只前爪也会毫不顾忌地搭到别人的衣服上。不过正当我扯了一下狗绳想要阻止阿木时,那位邻居连忙表示不介意,并且也很开心地回应了阿木的热情,临走时出了电梯门还特意回头弯腰对阿木说下次再见。后来又碰见过两次,都是这位邻居早上要去上班,而我遛完狗刚回,大家都步履匆忙,但邻居都能先认出阿木并呼唤阿木的名字跟阿木打招呼,阿木听到总是忍不住要释放它的热情,但匆忙之间人与狗错身已远,阿木便使劲摇着尾巴盯着邻居远去的身影呆呆地看,还发出嘤嘤嘤的惨叫声,那位邻居听到了回头看着阿木的样子就认真解释她要去上班啦、下回再玩呀。

又有一次,在我带着阿木狗刚走进电梯的时候,离电梯还有几米远的邻居小孩满满看见了阿木的身影便大喊了一声阿木的名字。阿木听见有人呼唤它,进了电梯以后狗身子还在电梯里但把狗头往外探,它的狗头正好挡住了电梯门,我没有阻止阿木,这造成了我们在刻意等人的表象。几秒后,满满和他的妈妈走进电梯,看见阿木在等他们便跟阿木打招呼并表示感谢。满满手上拿着零食,阿木一直盯着看,满满便问我阿木是不是想吃,我说不用给阿木吃,阿木就是喜欢看。满满很喜欢阿木,看见阿木看他便也盯着阿木看。也有一次只碰见了满满的妈妈和她的朋友,满满妈妈的朋友看见狗有点害怕,满满妈妈就向她的朋友解释说那是阿木,是特别温顺的狗。

我有时候想为什么只要有人喊出阿木的名字,阿木就会那么高兴呢?唔,是因为阿木是天生的社交达人么。

有一次早上遛狗碰到丸子狗和丸子爷爷,丸子狗可能不记得阿木了,面对阿木变成了一条淡定狗,但是在丸子爷爷喊出了阿木的名字后,阿木就立马高兴地摇起尾巴,丸子爷爷便以为阿木还记得他,随后回家拿了两块骨头给阿木吃。阿木由于吃狗粮多、啃骨头少,那两块大骨头有点啃不动。初时我还蹲在阿木旁边,一边看蚂蚁搬家一边等狗子啃完,后来因为要赶去上班就要把狗子牵走。丸子爷爷建议我拿卫生纸把没啃完的骨头包好带走,我就准备去捡骨头,捡第一块骨头还挺顺利,捡第二块相当于从阿木嘴里捡,阿木便不乐意了它要自己用嘴叼着走。随后我就见识到了,原来狗真得会找地方藏自己没啃完的骨头啊喂。藏好以后,阿木还做了记号,做好记号以后还左右张望生怕被别的狗子瞧见了似的。哈哈,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阿木没有认出那片地方,狗主也没提醒它。

早上遛狗时经常能碰见 dimple 狗和九儿狗以及他们的狗主人,这位狗主人每次见到阿木也是会喊一下阿木的名字,阿木每次也都热情回应。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每次狗主我喊阿木的名字,阿木通常就会很平静呢?

  • 狗对待猫的态度

在小区里遛狗溜多了以后,那些有猫的地方我大多了然。阿木狗每每嗅闻到猫的气味都会变得很激动,似乎狗子天性就爱追逐猫,而猫的天性就是躲避狗。

但有一种特殊情形除外。每个人生下来都像是一张白纸,每条狗每只猫也是。有天早上遛狗的时候遇见了一只极小的猫,看上去像是刚出生没多久,孤零零一小只在路边走。也许那只小猫并不知道要往哪里走,起初它跟着一个人走,走着走着碰到了我和阿木狗。大概从那只小猫的视角来看,人类都是无比巨大的,而阿木反倒是与它更接近的。或许那只小猫来到人世间的时日还太短,还不曾经历过什么促成三观定型的事或者其他动物的教诲来告诉它猫和狗是天敌。那天早上,那只小猫看到阿木狗后,露出了见到同类的欣喜,用尽全力加快猫步凑到了阿木身边。可是呢,阿木来到人世间已经三年多了,每次它想要靠近猫都会被敌视,它露出的善意和热情都被会当做挑衅,它也不曾遇见过这样纯真、纯粹的小猫,于是在小猫即将触碰到它的一瞬间吓得跳了起来。唉,傻狗的爪子还无意中踩了小猫一下。我怕阿木会继续踩到小猫,就赶紧把阿木牵走了。我跟狗走后都频频回头看那只小猫,都心有不忍但也还是忍了。

记从心

我是个已经为了五斗米折腰的人,当了几年社畜,心性被磨平了不少。有天早上排队做核酸的时候,有个年长妇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插队插到了我前面。虽然大早上我的脑子还没完全清醒,但还是迅速飘过了一个念头:要不要把这个妇女插队的事说出来呢?这个念头还没转完,我留意到插队的妇女和前面的小孩是一起的,妇女应该是小孩的奶奶。很快,我听到妇女开始大声地讲电话,大致内容大概是让电话那头的她儿子把她孙子的某某物件送下来,然而她儿子推脱了,于是妇女大骂:你个狗儿滴xxx(ps.狗儿滴后面的几句武汉话没听懂)。唔,还好我从心了啊。

记花草树木

自从开了那个用 echarts4r 包画花的脑洞后,平时遛狗的时候就开始注意路边各种花花草草的形态。也在手机上下载了识花软件,看到不认识的花草就拍下来识别,于是渐渐认多了几种花草,只不过有很多每次识别了以后很快又会忘记,但是看到的世界和以前相比确实是大不相同了。以前早上遛狗的时候,只知道抬头看到绿树、低头看到花草灌木,现在我的眼睛多了自动识别自然界中花草树木的功能,就好像钢铁侠戴上装备以后所看到的世界会多出很多标记一样。我留意到小区里总是盛开着很多不同的花,自然界总是变得很快,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若是晚上下过大雨,第二天早上娇艳的蔷薇、月季都会低头,接下来的白天如果是晴天,那么花儿们还会重新抬头(ps.我猜花低头的原因是蔷薇、月季的花瓣都是立起来包裹着花蕊且是多重花瓣的,在原本的形态下淋雨后雨水积在花瓣里,花苞变得沉重自然就低头了,而那些单瓣的花被雨水淋过后通常不会低头,也是因为雨会顺着花瓣滑走不会积攒在花苞中)。

有一天早上溜阿木的时候,我看到狗子钻的草丛里盛放着一种白色的、只有三片花瓣的小花,我觉得那花很美、很独特便用识花软件拍下来看,原来那是白花紫露草。第二天经过一片灌木的时候,我看到一朵只有一片花瓣的白花紫露草,我想大概是还未完全盛开吧,于是留心记下了这朵花的位置。隔了一天去看,那朵花又多打开了一片花瓣。又隔了一天去看,那朵花终于变成了有三片花瓣的白花紫露草,与此同时我也发现原本那里只有一朵花,当那朵花三片花瓣都打开的时候,附近同时多出了好几朵同样开出了三片花瓣的它的同类。

小区的某些犄角旮旯的草丛、灌木里到了春天会开满很多小花,要不是狗子到处嗅闻而带着狗主走近那里,狗主自己是不会主动靠近的。后来我就知道了一些我喜欢的花的名字,比如用 echarts4r 包画不出来的女贞、鸢尾。狗子带狗主钻草丛确实会让狗主看到一些好看的花,但同时狗子身上也会粘到一些会令狗毛打结的植物,比如最近狗子头发上总是粘到很多窃衣。前面啃骨头、藏骨头的照片里,狗子两边头发上就粘了不少。于是乎,虽然狗子已经过了换毛季,但是狗主每天晚上还是要给狗子梳毛,检查狗子身上有没有粘到什么东西。

看花草的过程中,我心里诞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明明白花紫露草开的是花,那花的名字里为何却有草字?花、草、树、木最本质的区别是什么呢?一棵桃树到了春天会开满桃花,桃花谢了结出桃子,到了冬天桃花、桃子、桃叶全都消失了,但是桃树的树形还在。桃树上开的花叫做桃花,那白花紫露草上开的花又叫什么呢?

记运动

上次去打羽毛球的时候,我忘了带球拍,下场休息时就没法拿拍子瞎练大神教的那些训练方法了。第一回下场休息时,拖着小花带着我围绕场馆跑了两圈,我跑完以后累得喘不上气,小花却跟没事人一样……旁边的小马看到便说我这都不行之类的。小马旁边的亮亮见小马这样说我,便说他是站着不动的说刚跑完的。于是在我喝了几口水跟着小花再跑两圈的时候,小马也跟在我们后面跑了起来。果不其然,又跑了两圈以后,我喘气喘得像条狗,而小马确实跟没事人一样……唉,其实我是这样想的,我体力菜、运动少是一回事,但是说不定是我肺活量比普通人小才会跑完几圈喘得像狗咧,君不见我唱歌的时候也总为气息不足而烦恼。啊,还有一个原因,因为那天我去得早,在大家还没来的时候,我先跟小利打了一会单打,小利是一个经常运动的年轻后生,打球的时候一蹦蹦得老高了,前面跟他打了一会单打就迅速把我的体力耗光了,后面就一直处于一种电池电量低的状态。话说回来,运动对我来说是耗电的,但是对小花来说却是充电的,小花说她打球之前很饿、没力气,但是运动完就容光焕发、恢复状态了……唉,人跟人之间的差距啊。

去打球的路上小花就念叨好几次忘了带毽子,后来她下场休息的时候就跟亮亮一起拿打残了的羽毛球当毽子踢。啊,最近说到毽子会想到什么咧?当然是毽子操啦。于是在我吭哧吭哧打球的时候,小花她们到场馆边铺了地毯的那里跟着直播去跳操了。为撒我打球也吭哧吭哧咧?因为体力耗光了嘛?不,因为对面的汪氏夫妇极擅长打高远球,为了接球我就满场子跑。这还不算完,下场休息的时候我还跟着跳操,跳了两首很累的龙拳周大侠。虽然说跳周大侠的时候跟着哼哈了几声中途笑场了,但整体还算是跟着跳完了,而且跳完后又迅速被抓去接着打球。经历这么高强度的运动后,回家吃完了一个大哈密瓜,第二天早上六点就自然醒了,一醒就开始感受到一整天的浑身酸痛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