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村以后

2021-10-05 · 5241 words · 11 minute read 生活

天天干蠢事。

1. 骑车带表姐兜风未遂

前几天晚饭后去表姐家找她玩,放假了的表姐很宅,不过还是被我诓出来骑她们家电动车带她去兜风。由于过年期间我也是骑那辆车带她去别的村子探亲,所以她没有过多怀疑我的骑车技术。不幸的是,遇到某个转弯的时候,本来应该减速的我不小心加速了,于是两人带车一块摔了。那天我穿的是过膝的长裙,摔到地上的时候有裙子格挡所以伤得较轻,但表姐穿的短裤摔得比我重很多。正好我俩都摔在地上一时起不来的时候有熟人经过,她们把我们扶起来并先后送回家。回家以后我觉得表姐太惨了,正好邻居姐姐打算出门散步,便拉上她一块过去看表姐。啊,确实惨不忍睹。第二天我不信邪,仗着自己伤得轻还能走动还想去骑电动车🛵,得到的答案当然是不让骑,现在就算想骑她们家自行车玩都会说坏了不让骑。

2. 想把毛毛扔河里洗澡未遂

去年过年期间曾去河对岸的一户人家家里解救了他们家关了两年的小狗毛毛,今年每次回家都会去把毛毛放出来遛遛。这次前几天把毛毛放出来它都很听话。昨天晚饭后去放它出来的时候,它主人建议我直接把毛毛丢到河里去洗澡,我想毛毛身上狗子味确实很浓是该洗洗了,跟它主人确认了几遍毛毛会游泳,于是解了毛毛的链子后抱起它就往河边走。毛毛大概很久没被人抱过了,所以刚被我抱起来的时候神情还有几分羞涩,但是靠近河边的时候它突然怕了惊慌地叫了一声跳下去跑了。我想起每次给阿木狗洗澡它也是各种不愿意,于是耐着性子又把毛毛喊回来再次抱起来往河里扔。但我力道不够,没把毛毛直接扔河里,而是扔到了河边的水泥台阶上。毛毛似乎也不觉得痛转过身来就想跑,但又被我逮住往河里推,推了两下毛毛更不情愿了,于是假装张口要咬我吓得我缩回了手然后趁机跑远了。这一幕恰好被河对岸的爷爷看见了,后来回家以后被爷爷叨叨了好一会。讲真,我还是不信邪,打算有机会要用狗绳把毛毛牵到河里去。

3. 给人类幼崽讲道理失败

小侄女快两岁了,但还没怎么学会开口讲话,只会讲一些简单的音节。比如问她要不要吃棒棒冰,她会认真点头并说好。家门口若是有卖水果或者包子馒头的车经过,她听到声音会说出一个类似吃饭吧唧嘴的音节表示她想要。我寻思着她似乎听得懂人话,于是曾有数次在她即将要哭或者已经哭了的情况下跟她讲道理,那结果自然是屡战屡败。说实话,我还是觉得可以跟她讲道理……

4. 引发婆媳斗嘴

爷爷奶奶平时不爱吃肉,但一般在我回家很多天之前奶奶便会开始往冰箱里囤各种肉,大概是一种不把冰箱塞满就会不够吃的心态吧。但我妈妈是那种吃多少买多少、不喜欢囤积食物的心态。这是婆媳之间的一个矛盾点,爆发在我买了一袋棒棒冰回家要把冰箱里腾点空间出来的时候。奶奶快八十岁了但依然中气很足,妈妈五十多点中气更足,好在她们俩斗嘴的语速慢,有很多话的缝隙可以让我插嘴。婆媳大战刚开始露出苗头的时候,爷爷就默默退出了战场,妈妈和奶奶的物理距离之间只剩曼妮猫依旧悠闲安逸地躺在地上。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嫌看热闹不怕事大,打算这边煽个风那边点个火,插了两句嘴以后发现她们你来我往的频率是奶奶输出一长段、妈妈输出一句回应,于是我也只是惊叹于曼妮猫怎么那么淡定、曼妮猫躺着看起来好舒服。婆媳爆发后的结果是,第二天两人合力整顿了冰箱,把许多肉肉拿出来卤了。

5. 打回原形成功

前几年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出去读书以后和家人好像越来越无话可说,于是很早开始就有意识地维护和家人的关系,也有一个原因是预感到我的人生节奏可能会和主流观念有差异而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也很重要。这里的“维护”并不仅仅是指定期打电话报个平安之类的,而是远程沟通时尽量多参与他们的生活,给他们提提建议,或者他们闹点小矛盾的时候出面调解之类的。经过日积月累的沟通以后,达成的效果是虽然我已经经济上、生活上、思想上完全独立,但家人可以高度地理解和支持我或者不干预我,而我也可以为家人提供类似分析事情、辅助决策之类的支撑。

一直以来我心里都有一个小小的疑虑,其实在过去许多次与家人的沟通中我有使用一些小小的手段或者套路,虽然结果是好的但是不知道对亲情耍手段是否应该。比如几年前我妈的观念还是命令我必须在30岁之前把自己嫁出去那种,那时候我知道讲道理不管用,于是我就直接把我的痛苦展示给她看,明知道“伤在儿身、痛在娘心”,有时候即使我只有一分焦虑我也要展示出两分,不知道这些在我妈心里是不是变成了三分四分甚至七分八分。后来我妈的观念变成只要我过得好就行,但我还是觉得不够,有好几次抓住机会告诉她,因为我很信任她所以有些她以为无所谓的言论也能伤害到我,有时候她以为只是普通的一句关心问候到我这里会加重我的焦虑。前几天我还钓鱼式问她,我结婚是不是她最后一个任务,哈哈哈,她回答是任务但是完不成也无关紧要了。有时候真得觉得这几年我进步很多,我妈的思想也进步了很多,好多时候真得能够放心地让她安慰我了。额,其实还对我奶奶也用了一些套路,只不过奶奶特别好哄,所以用得较少。

说起来“维护”行动中有一项仪式感很重,那就是家人生日都会打电话去说句生日快乐,碰上外来的父亲节、母亲节也会问候,无奈的是今年全都忘记了,因为正好都加班忙到忘了。啊,资本主义剥削我,但我还是不得不折腰。其实我们全家都是那种自己觉得自己的生日不重要的心态,但却都是觉得“记得家人生日这件事”很重要的心态。今年还剩下爷爷和爸爸的生日还没到,可不能再忘了啊喂。

这里的“打回原形”纯粹是指变成小孩子心性。比如昨天上午吃过饭后我躺在家里的摇摇椅上一心一意追剧,家里来了三个年龄段的客人我都懒得搭理。有听到胖表弟吐槽我表侄女来了也不招呼一下,但又听到我妈替我解释说我一直就是这样哒。

有一天上午吃饭的时候,我问我妈如果有个老太婆说了我几句我应不应该骂她,当时的背景音是小侄女一直哭个不停怎么哄都哄不好,我妈便说我生事。好家伙,我当时就怒了,气呼呼地把筷子摔了,上楼把自己锁到房间里了。哎,这个年纪一年能有几回这么委屈生气,都贡献给我妈了。后来自己分析,只要是我觉得有外人欺负我但我妈偏偏坚持认为是我小心眼或者是我不够强大的时候,就很容易愤怒。哎,我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小孩,这次又在小孩的哭闹声中发脾气了,预计未来有可能变成恐惧生小孩的人。


6. 去划船

我不会游泳,最高战绩是可以在游泳馆里憋一口气游十米,但不知为什么会沉迷于想要划船。昨天晚饭后正好碰上邻居姐姐和她爸妈一起去龙虾池子那边喂食,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玩会,我当然是高高兴兴上车啦。于是邻居姐姐的爸爸开着电动三轮车载着五百斤人类出发了。到了那边以后,正好另一边邻居家的夫妇也在,他们家田很多,其中一块田里长了很多莲蓬。夕阳圆圆的、红红的,要是能去莲池里划船玩就更完美了。但是邻居姐姐和她妈妈都觉得我一个人划船太危险了,于是让我等她爸爸干完活了来带我去划。我想自己一个人划,哪知等我蹲到河边把船拉过来再摇摇晃晃爬到船上坐好时小船已经开动了,原来邻居姐姐的爸爸已经站在船头开始划了。其实不是划,而是用撑杆撑船。然后就是邻居姐姐的爸爸一边划船一边摘莲蓬,我乖乖坐在船中间接莲蓬,给邻居姐姐摘了一朵很嫩的荷叶,给小侄女摘了五六朵莲蓬。

7. 把表姐摔了的后续

表姐摔了的第一天只是擦了点碘伏,后面几天气温很高伤口发炎红肿了,这几天表姐每天要去村医务室挂点滴消炎。我连累表姐摔了以后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于是晚上摘了莲蓬回来会特意拿两个送到表姐家里去,早上隔壁邻居一家在剥莲子的时候给我一朵很大的嫩莲蓬,也会借了邻居的自行车骑着给表姐送去。恰好去的时候表姐的家人都去田里拉棉花了,没人送她去医务室,于是她让我骑车送她去。骑到上次摔倒的路口时,我本来想让表姐先下车等我转了弯再继续,哪知表姐一点都不怕反而鼓励我继续转弯。把表姐送到村医务室后,眼看着医生要给她扎针的时候我跑了,唉,最近几年胆子小了很多,看到给我扎针会怕,看到给别人扎针会更怕。

骑回来后又在邻居家挑了两个嫩莲蓬,后来又带去医务室看表姐。打完点滴要回去的时候,我说让胖表弟骑电动车来接,表姐哈哈大笑表示还是让我骑自行车送回去即可。路上遇到熟人问表姐怎么还敢坐我的车,表姐还认真解释了一通。再次经过那个一起摔倒的转弯路口时,表姐还安慰我说是那个转弯的路修得不好,让我以后还是可以放心骑车。

8. 把毛毛放出来的后续

回来拿莲蓬的时候,毛毛在河对岸看到我了,激动地叫起来,于是我又骑车先过去把毛毛放出来了。天气转凉,已经没法把毛毛丢到河里去洗澡了。国庆回家这几天每天都把毛毛放出来溜溜,它越来越不愿意回去被锁着了。下次回来见毛毛的时候大概要到过年了,除了祝愿它平安地挨过冬天,我也做不了别的什么了。

9. 不喜欢小孩的后续

萌萌是一个才四岁半的小女孩,天然卷,眼睛大大的很像她爸爸。她爸爸是我小学同学,但是没什么印象了,记得比较深的一件事是小时候有一年下很浅的雪,我很想堆个雪人,于是拿着个大人用的大铲子四处搜集干净的雪堆到我家门口的杏树下,好不容易集了一大堆足够堆个雪人了,但她爸爸经过我家门前把我的雪堆给踩散了,一直踩到雪和泥混合没有办法再堆雪人了。瞧我多记仇!

把毛毛放出来溜了会准备再系回去的时候,毛毛突然不愿意回去了。这时候正好萌萌在附近,我那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不知怎地就变成她跟我一起去找毛毛了。毛毛跑到远一些的地方躲着不愿回来,我就跟萌萌说让她站在原地,我骑车去把毛毛喊回来,结果我才骑了没几步萌萌就跑着跟在后面。她见我正骑着突然停下来了于是也停下来,可是我停下来本来就是想劝她回去等着。然后也不知怎地变成她在前面跑,我在后面骑着车。

把毛毛喊回来以后它还是不愿意回去,甚至使出了乖巧坐在地上对着人笑这招。萌萌本来有点怕被咬,但我强调了好几遍毛毛不会咬人,她胆子就大了居然想要强行把毛毛拖回去。刚开始萌萌只是抱着毛毛的狗屁股使劲拖,后来居然拉毛毛的狗尾巴,毛毛使出了张嘴作势咬人这招把萌萌吓得立马松了手并且委屈地大哭了起来。

后来回家的时候小侄女还完全没有睡意,于是让我妈把小侄女放小推车里一起推去萌萌家再玩会。基于小孩总喜欢跟比她大点的孩子玩的定律,不到两岁的小侄女喜欢跟萌萌玩,而四岁半的萌萌喜欢拉着我玩。后来走的时候,萌萌好不开心,原来才四岁半的小孩已经尝到了孤独的滋味哦,虽然她只是想要人陪着一起玩,还并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孤独。

我想我并不是不喜欢小孩,只是不喜欢小孩哭,因为绝大多数小侄女哭起来的时候我都不懂她为什么哭。

10. 对妈妈使用套路的后续

在萌萌家玩的时候,萌萌的奶奶问我是不是有天发脾气摔筷子了,我说是。然后才知道,原来那天我发脾气以后我奶奶竟然跑去找那个老婆婆问究竟有没有说过我什么……好吧,事情的真相是,那天我妈被小侄女弄得已经生气了,我却突然想测试一下我妈在这种情形下会不会无条件维护我。

其实我偶尔就会找机会试探一下我妈的思想到底进化到了哪一步,我也一直不敢完全相信我妈希望我好的心会稳定胜过一些古老传统观念,所以我总要钓鱼式问她一些问题然后评估究竟是她的两种思想在互相博弈还是已经彻底倒向我这边。为什么我会作这么多妖呢?我实在是太清楚有些农村落后观念对大龄女性的伤害有多大。比如一个部门聚餐,级别最高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领导,他跟我们都不熟,但跟我和小花说的就是“要不要帮忙介绍对象”之类的,跟其他男同事说的就是什么政治、经济国家大事之类的。比如有个同学本来在沿海经济发达城市工作,但就是会被家人强行要求请假回来相亲,有些细节我听来觉得简直就是在侮辱她。类似的事情我听过太多,也有一些极其糟粕的言论令我非常震惊,轻一点的是“年纪大了不嫁人会让家人丢脸”,重一点的是“跟什么人过不是过,只要男人不吸毒就行了”。我妈从来没对我说过那些过分的话,不过我却还是担心我妈会受到别人的影响。

话说回来,我们村子有了买菜APP的自提点,昨天晚上买了一些东西今天去拿,这其中有一束康乃馨。去拿的时候我妈看到一束花问我买来做什么的,我说这是康乃馨买来送给妈妈的,旁边帮我们清点货物的阿姨听到表示好羡慕。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周末放假正好是母亲节,街边有卖康乃馨,那时候我就很想买来送给妈妈了,但是种种原因从没买过。妈妈收到花很开心,回家以后连小侄女困得要睡觉都顾不上,还先去找了个瓶子要把花插好,用的水也不要自来水而是让我去门前河里装活水来。

其实直到现在我都还会把一些买房子、找对象的焦虑特意拿出来放大给我妈听,现在想想其实不用继续这么干,应该是我对妈妈的印象需要更新了。总觉得小时候的妈妈特别凶,不管我干什么都要跟在后面唠叨,好像自从她开始带小侄女以后变得温和了很多,也不再说我什么了。要是以前在家每天不梳头只是随手挽起来一定会被要求认真梳头并且扎起来,要是以前出门玩都是穿拖鞋走来走去也一定会被要求认真穿袜子穿鞋,要是以前想去划船还让邻居爸爸帮我摘莲蓬一定会被阻止觉得我太麻烦了,要是以前骑电动车把表姐摔惨了应该一定会被臭骂好几顿,要是以前每天去把河对岸关了几年的狗子放出来应该也会被念叨甚至不许去。

我问妈妈怎么现在不管我了,妈妈回答因为我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