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社畜如何做到不熬夜

2021-08-09 · 1676 words · 4 minute read 生活

临近下班,雨势不小,于是等雨下小点的过程中,两个社畜开始闲话家常。

前几天翻了翻柏拉图的《理想国》……今天下班后与同事拉家常的时候闲扯了一些有的没的……忽然发现日常生活中也存在一些微小的闪光点,于是仿照理想国的形式把我们聊天的内容写成了这样一篇博客。

柏木图:虽然今天周一,但是干活很有劲,因为我昨晚十点多就睡了。

苏格拉花:我昨天睡得有点晚~

柏木图:要不要试试早起倒逼早睡大法?

苏格拉花:感觉会有点痛苦,晚上早睡这个对我有点难度。周六我五点半起来去晨跑了,然而下午一直在半睡半醒之间,毕竟周末早起我知道可以睡回笼觉。

柏木图:可是晚上不早点睡也没别的事,剧荒了又不用追剧,放下手机会很难嘛?

苏格拉花:回去就想先玩会,玩手机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柏木图:容我推理一下……正是因为白天上班花费了心力,晚上回家就不想赶急赶忙地了,于是就想慢悠悠地待着,进一步演变成了磨磨唧唧、拖拖拉拉,最后变成了熬夜。也就是说,调整作息之前应该先调整心态。一个社畜回到家第一反应如果是觉得累了,就很容易只想摊着,什么都不想干了。这些都是情绪的外在表现,核心痛点是不想上班!

苏格拉花:准确~

柏木图:可是想让社畜直接从不想上班变成积极上班是不可能的,只能换一个别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要么直接面对,要么找别的事情去做成为自己生活中新的动力。

苏格拉花:对我这样一个欠缺行动力的人来说有点难度。

柏木图:这跟欠缺行动力关系不大,这是缺少盼头。因为工作和生活已经处于一成不变、一眼望到头的阶段了,所以对未来的期盼很少,改变当下的动力自然也会很少。

苏格拉花:非常正确,这就是我目前的状态,无念无想。

柏木图:其实虽然没有盼头,但你还有欲望啊,欲望难道不能成为盼头嘛?

苏格拉花:也是可以,欲望会促使自己为了要达成这个目标而行动。但是欲望可以是无穷无尽、无限延伸的,甚至可能膨胀成一种无法实现、无力满足的东西,而盼头是即使希望渺茫仍然有可能会实现的,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柏木图:我忽然明白为什么我提起我有新的人生目标时,你会羡慕了。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电视剧人物之类的?我想给你起个代号写到我的博客里。

苏格拉花:我的喜欢持续时间不会长久,可能当时看的一段时间会喜欢,后面经过时间的沉淀就淡化了。

去年看过一篇丧气满满又十分真实的公众号文章《人生需要摸鱼时刻》,个人觉得有几分道理:

有学者分析说是因为人们的爱好“下沉”了,不再追求更深层次的乐趣。

不如说是我们如今的生活不再由简单的“工作+爱好”组成:在结束了高强度的工作之后,人们先要寻求精神止痛,才有精力开始自己的爱好。

这些即时开始、即时满足的娱乐活动,大多需要牢牢占据我们的视听感官,让人不得不把大部分注意力都聚集在手机屏幕上,瞬时而强制性地切断你大脑里的纷纷扰扰,达到一种“止痛”的效果。

同时这些内容大多带有故事性,又不要求我们理解它的前因后果。所以我们可以轻易地去沉浸于去背景化的剧情内容,也就不会认为它能够跟自己产生什么实质性的联系,或是跟我们的自我认知以及内心状态能够留下什么印象深刻的共鸣。

总而言之,熬夜的理由千千万,不管是缺少盼头,还是寻求精神止痛,都是活生生的人被困在生活之中。但熬夜的后果只有一个:变秃头!

—8月10日新增—

苏格拉花:我昨天试着十一点就放下手机睡觉了,没有立马睡着,还是挣扎了一会,不过应该在十一点半之前睡着了,今天早上闹钟没响就醒了。

柏木图:你做到了。

苏格拉花:我觉得自己一旦定下目标还是会去实施的,就是看能坚持多久。

柏木图:那么即使有一天没有坚持也不用怪自己,控制一下自责的情绪;然后第二天再继续坚持……

苏格拉花:也不会怪自己,就是会找到放弃的理由,早睡这件事还是得养成习惯。

关于社畜如何做到不熬夜这件事我们没有讨论出完整的结论,但每一条支线都可以无限延伸下去,比如“怎样寻找人生新的盼头”、“为何需要精神止痛”、“如何坚持做一件事”等等。我想这个世界上应该不存在一个完美答案可以囊括所有人的所有情况,但我把我的答案写在了最上面url里。

LET IT OUT—福原美穂(《钢之炼金术师》E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