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球

2022-03-30 · 3339 words · 7 minute read 生活

最近新学一个词叫做冤种朋友,挪到现实中来用的话,说的就是……

自从去年参加了一个羽毛球比赛惨败以后,公司工会的组织者小飞就不组织打球了。一月份的时候问他什么时候打球,答:明年吧。二月份的时候问他什么时候打球,答:经费没批下来。我悄悄跟小花吐槽,小飞一定是在那场比赛中留下心理阴影,所以不愿意再组织我们打球了。三月份的时候,还没等到我问,小飞终于自觉地组织大家去打球。不过,在此之前我跟小花都以为今年不会再组织打球了,于是我俩约定周末的时候一起出来打球,中间疫情闹了一波,气候骤变闹了一波,到今日也才打了三次球而已。

第一次户外打球是在汉口江滩,出门的时候我还顺手带上了去年买的风筝。胜利会师后,我俩在江滩溜达了好一会,终于找到一个适合打球的阴凉地。这块地方之所以还算得上阴凉,是因为旁边长了好几窝粗壮的竹子。可能是因为对电影《卧虎藏龙》里面玉娇龙和李慕白在竹林之上打斗的场景印象特别深刻,在竹子旁边打球我还蛮开心的。虽然打球的时候,我俩一直都在猜最终谁会把球打上去。但是好景很长,我俩一直打了一个多小时,羽毛球都没有被打到竹子上去。然鹅,该翻车的终究是要翻车的。就在我俩准备最后再打几球就去放风筝的时候,羽毛球终于被打到竹子上面去了。好喽,既然如此,就去捡球喽。

等走近了那窝竹子以后才发现,原来是好大好大一窝竹子啊。人走近后,看得到竹竿的时候就看不到球,转头看到球的时候又看不到竹竿了。后来是小花站在一边观察球究竟挂在那根竹子上,然后指挥我去动那根竹子的竹竿,我的手跨过了好几根拦路竹子才触到目标竹竿,轻轻摇了摇羽毛球就掉落下来。那天天气很好,没什么风,于是乎后来放风筝的时候再怎么跑来跑去风筝都飞不高。

第二次户外打球是在月湖公园,由于上一次放风筝没放起来,于是这次又带了风筝。那天太阳有点烈,我们溜达了好一会发现适合打球的地方都被别人占了,于是我就先去放风筝了。正好湖边风大,跑了一小会,风筝就飞起来了,而且越飞越高直到线全部放完。买风筝的时候老板特别叮嘱风筝最后的线是没有系紧的,叫我放的时候留心些,于是我真得留意着,手中只剩最后一段线的时候认认真真把线系在线轴上。系好以后我还扯了扯线,确认线系得紧。在我喜眯哒放风筝的时候,听到有对情侣在讨论要去买风筝,然而我还没听到他俩的结论,风筝就被吹跑了。月湖的湖面上还留着许多变成黑褐色的荷叶杆,风筝断了线后摇摇晃晃地飘落在那上面,我还能远远看到风筝上的:)符号,然而我的风筝已经不属于我了。

年近三十,最大的收获就是,心情不再受到很多其他事物影响,即使失去了心爱的风筝,我也没有想要嘤嘤嘤,只是默默回去找小花打球。再次跟小花会和的时候,原本我们中意的场地已经空了出来,于是我就无缝衔接去打球了。这次打球的场地比上次特殊一些,是在琴台话剧院下面,大概相当于我们在一个圆柱体里面打球,圆柱体的顶端是中空的。有一次我把球打到圆柱体上面去了,小花去把球捡了回来。万万没想到的是圆柱体顶端侧面还有一圈隐形空间,我不知道如何形容那个结构,因为打着打着球被打到那里去了以后就会完完全全失去踪迹,而我这个大冤种还把两个新球打上去了。打球的间隙里抬头就能看到天空上很高很远的地方飘着别的风筝,以后还要不要买风筝呢。

第三次户外打球还是在月湖公园,春花开得正好,于是打球之前约定先去看花。地铁站附近就有很多盛开的绣球花树,以及臭臭的石楠,再溜达几步能看到水边的黄素馨,草地里混着野菊花和婆婆纳,还有总是长在一起的三叶草和车前草。我认识的花不多,只能认出花瓣有缺口的、五瓣的、粉白色的花该是樱花,低着头挂在树枝上盛开的、我很喜欢的垂丝海棠,长在没有我的腿长的灌木上的、花瓣很大的是杜鹃,花瓣特别密集、花朵也没有尾巴而是直接长在树上的是碧桃,紫色的、像一串串风铃一样的是紫藤花,草地上一片片只有三个花瓣的三色堇,大概还有紫花地丁,纯白色的不知是梨花还是杏花。

不巧的是,看花的时候手机上的识花软件闹罢工,不论拍什么给它看都只拽拽地显示一句“暂时无法鉴别”,于是其他花儿我就都不能认识了。记得在北方的时候,玉兰花也是3月就盛开,会一直开到四月中旬,可惜武汉前段时间下了好几场大雨,毁了好多花,于是那日未曾见到玉兰。回到武汉以后,一直有一个小小的遗憾,再也没见过合欢花。不过也没关系,有一棵很美的合欢花树一直开在我心里。那日见到一种对我来说很新奇的花,远看像是桃花,同一株树上总是同时盛开白色、粉色、红色之中的两种颜色,近看花瓣却又像是菊花,有一点像是紫荆,可是颜色不对,后来看到一大片这种花树林,其中一棵树上挂着花牌子写了她的名字,原来叫做菊花桃。

看完花以后,没有地理常识的我想要走到上次打球的地方去,但是小花指着偌大的月湖告诉我至少得走半个小时才能到,于是我俩就近找了块空地打球。这次打球的地方是在一座玉带桥附近,下了桥以后有一块圆形转盘,转盘中间站着三棵巨大的樟树和一块大石头。我总觉得那三棵树似曾相似,而且以前树旁的空地似乎是围绕着一片灌木,但是我记错的可能性更大。

开始打球的时候,我问小花会不会又把球打到树上去。小花信誓旦旦:树枝那么高、树叶那么稀疏,即使打上去也不会被挂住的。唔,我信了。我们打球的时候偶尔会有小朋友经过,我看到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孩子从小花站的那头往我站的这头跑,只见他跑啊跑、跑跑跑、跑啊跑,终于跑过去了。哈哈,明明我看到那个小孩的腿一直在蹬啊蹬不停地跑,没想到小短腿跑这么一小段路要跑这么久啊,要是换成阿木狗的话大概用不了三秒。也会有小孩子围观我们打球,那个小孩总是站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要是小花把球打飞过来我接不住的时候,那小孩就会喜滋滋把球捡起来,然后乐呵呵地用他自己的球拍包把球打一下抛给我。等到那个小孩开心地帮我捡了三次球以后,我有些过意不去问他要不要打球,他摇摇头然后跑了。当然也会有大人看,记得开始时有一个工人骑着空空的三轮板车载着另一个工人经过,他们经过的时候就笑呵呵地看着我们打球,后来回来时变成一个工人骑着三轮板车载着一堆木板经过,原来坐在板车后面的工人变成站在板车上面,他们还是默默笑着看我们打球,后来他们又经过,再一次回来时变成一个工人载着两个工人经过,他们依然笑着看我们打球。我看着他们的笑容,心想是不是我们打球时乐开怀的情绪感染到他们了呢。

说好是大冤种,怎么能不再一次把球打到树上去!这次挂着球的树枝真得很高,小花举着她的羽毛球拍包朝着树枝上的球用力扔过去,然鹅,羽毛球拍包划了一个抛物线落了下来,根本连碰都没碰到树枝啊喂。由于画面过于搞笑,我在一旁笑了一会才过去。小花认为是空的羽毛球拍包重量不够,所以碰不到树枝,于是把自己的羽毛球拍放了进去。我看小花上一次扔失败得太彻底,便提议这次由我来扔。但是小花觉得上次失败是没发挥好。就在我俩商议不定由谁再扔的时候,只听一个雄浑的男声传来:“让我来!”听到这个陌生的声音,我俩都愣住了,同时转头看,一个好汉走了过来,接过了我俩手中的羽毛球拍包。这位好汉先扔了一下,球拍包碰到了树枝但是没碰到球。于是好汉仔细观察了一下球的位置,像举着纸飞机一样举起球拍包将球拍包射了出去,羽毛球终于落了下来。

对好汉道谢后,我俩继续打球。然鹅,好事成双,羽毛球又被打到树上去了,这次球挂的位置比上次还高。好汉已经离去,我便照着好汉的方法扔了几次,然而力道不够,均告失败。最后被我想到,可以先走远点,助跑一小段,这样跑近以后跳高将球拍包往球的方向扔过去。试了好几次,终于成功,但也累了,顺势坐到一旁的草地上休息一会。虽然我穿的裤子并不薄,但是那块草地真得扎屁股啊喂。也许是因为中午刚看过三水大人写的不避人的鸽子,坐下来以后不知怎么就留意到了几米开外的一群鸟,我一直以为鸟也有两条腿,所以鸟在地上停留的时候也会用两条腿走路,哈哈,没想到月湖的鸟是跳着走路的,它们在地上跳来跳去的样子让我意想不到,意料之外还带着点好笑。

休息好以后,我们便起身继续打球,为了避免球被打到树上去的惨剧再次发生,我们把打球的位置挪了挪,相当于围绕着三棵大樟树和大石头旋转了九十度。挪地方以后,离我们最近的树枝也比刚才那里高出很多。理论上是不会再把球打上去的,哈哈,但是大冤种可不是乱说的,我们还是又把球打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