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记趣2

2021-12-03 · 4867 words · 10 minute read 生活

一、遛狗见闻

进入冬天以后,每天早起变得困难,按我的家乡话来说就是“天天么早上冻滴之球球伸”,直接音译为“冻得直求求神”也是可以的,因为每天早上摆脱被窝封印的那一瞬间确实总是感慨:苍天啊、冷啊喂。

最近总是闹钟响过两遍才会舍得从被窝里爬出来,但有一天在闹钟响之前醒了,早上去遛狗的时候正好又看见金色的阳光铺洒在阿木狗身上。我想我还是应该继续写下去的,写给将来的我自己看。整个世界都在跟我讲道理,让我不断向前看,我想留一份余地,即使偶尔回望过去的时候总是被太多阴暗面湮没,也还是能看到过去的自己很努力地生活过,并且试图留下一份温馨有趣的对世界的热爱。

1.1.挑拖把的妇女

楼下送菜的驿站里住着一户人家,她们家有个很可爱的小女孩,不到两岁的样子,模样十分可爱。驿站老板人很和善,附近的人都乐于与她交往,而与她交往的也多是一些和善的妇女,她们都很喜欢老板家的小女孩。

某天早上出门遛狗的时候,正好遇见小区里有位妇女刚去看望过那个小女孩。我往这边看,驿站门口的小女孩还在挥手告别,嘴上不流利地说着“拜拜”。又往那边看,那位妇女潇洒转身后拿起倚着垃圾桶的一个大拖把,轻松地扛在右肩上。由于肩后的拖布有些沉,为了保持平衡,她用右手轻巧地搭在拖把前面,一边走一边哼着未知的曲调。虽然没有看清她的样貌,但能感受到她此刻的心情是满足且愉悦的。她走得很慢,而阿木狗刚被放出来走得很快,所以很快我就从她的身后走到她的身旁。听见她哼着的曲调有些不连续,于是我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原来她正在打一个大大的哈欠,但依然继续哼唱着没有停下。显然,小小的哈欠阻挡不了她继续释放满足的心情。

1.2.静默的人

如果每天在固定的时间出门遛狗的话,总是能在固定的地点碰到同一个人。比如最近连续三个早上在经过小区某个亭子附近的时候,总会迎面见到一个苍白虚弱、满头白发的人拎着两份早餐匆匆而过。而那个亭子里会站着一个一动不动地、穿着很厚的黑色棉服、戴着黑色耳机的老人,通常那个老人旁边还会放着一个古旧的大块头收音机。

老人在听什么呢?为什么要站着一动不动呢?经过的时候我心中常怀这样的两个疑问,但也只是好奇,恐怕不会得到答案了。

同样静默的人还遇到过一次,有一回周末白天遛狗的时候远远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盯着一棵树一动不动地站着。我从这头向那头走时,他一动不动,当我走到那头回头看时,他还是一动不动。他的面前有那么多树,其实我不知道他真正看的是哪一棵。那些树我都不认识,只有其中一棵树上结着柚子,我猜应该是柚子树吧。难道这人跟我一样,喜欢盯着果树看?因为想摘树上的果实么?这个问题恐怕也不会得到答案了,因为很少有人会记得在认真地看一棵树的时候,究竟看到的是什么。

1.3.假装怕狗的小孩

有天晚上遛狗回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位年轻的奶奶带着小孙儿在路上走。那个小孩一看到阿木狗靠近就连呼害怕,并且调皮地跳起来用双手抱着奶奶的腰,双脚交叉缠绕着奶奶的一条腿,整个人就这么挂在奶奶的身上。那位年轻的奶奶先是任由小孩这么挂着,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后来走累了便跟小孩商量把小孩背在背上。小孩心满意足地待在奶奶的背上,口口声声怕狗,却还一直回头盯着阿木狗看,他笑嘻嘻地多喊了几声怕狗,他的奶奶便笑呵呵地唱起歌谣来哄他。后来一同进了电梯以后,小孩还盯着阿木狗看个不停,还说他们家也养过狗……所以,这哪里是害怕呢,分明是借机撒娇嘛。

1.4.狗与小孩缘

小凤、布布和星星

有次周末下午出去遛狗,刚下楼就碰见了小凤,小凤远远看到我就朝我快步走来,亲切地喊着阿木的名字,并且顺手把狗绳牵到了自己手里。小凤旁边跟着一个比小凤还矮一头的小男孩,圆圆的脸、西瓜头,模样可爱,很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我问这个小男孩是谁,他眼睛里透出一丝狡黠的目光,指了指小凤,调皮地回答:“我是他的朋友”。小凤一听,连忙向我纠正道:“才不是,他是我弟弟。”

也不知怎么回事就跟着两个小男孩一起遛狗了,我问西瓜头叫什么名字,西瓜头答了一声“bubu”就跑着跳着到前面去了。我问小凤是部落的部嘛?小凤说不是,并且指了指小区路边晾晒的衣服说是那个bu。我说那该是布匹的布了。布布见我跟小凤还有阿木狗都走得慢,就又跑回来跟着我们的步伐一起走,他很天真地问我:“我们都有妈妈,那狗是不是也有妈妈呢?”。布布又指着阿木狗问:“那它的妈妈在哪里呢?你就是他的妈妈吗?”

话说为什么这些小屁孩们总能一脸天真地问出让我这个成年人哭笑不得、又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呢!正当我又被问得愣住、不知说撒好的时候,小凤替我向布布解释:“她不是阿木的妈妈,她只是阿木的主人。”

小凤说好像很少能碰到我和阿木狗,所以希望我能加他妈妈的微信,这样就可以很容易碰到了。我委婉地拒绝了,小凤就带着布布回家了。在小凤回家前,我们一起碰到了他的朋友星星以及星星的妈妈,于是阿木狗就跟小孩子们玩了会。小凤走后,星星的妈妈要去拿快递便让星星在原地等待。我看如果我也带着阿木狗走了,附近没人,星星可能会害怕,便陪星星待了一小会。

星星怕狗,但又觉得阿木可爱想要接近阿木,我就教他要先喊阿木的名字,如果阿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会看他,那么算是确认过眼神了,这时阿木才会愿意被接近。可惜的是,阿木当时在那里已经待了好一会、想跑到别处去玩,所以无论星星如何调皮地变换各种声音曲调来喊阿木的名字,阿木都还是不听。没一会星星的妈妈就回来了,我便要走了,星星见状居然也跟小凤一样要让她妈妈加我的微信……哈哈,这世界上真心喜欢狗的小朋友还真多啊。

满满

也是晚上在小区里遛狗的时候,突然有个小男孩喊着阿木的名字走过来,我低头看了看小孩洋溢着灿烂笑容的脸,认出了这是住隔壁的满满(PS.话说为什么阿木狗吸引过来的小孩都是小男孩,没有小女孩呢?)。满满想与我同路回去,但他要等他的妈妈一起回家,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阿木,于是便带着阿木陪他等了一会。后来阿木屡次想要挣脱狗绳,我只好带着阿木先回。满满在我走开几步以后,急匆匆跑去征得他妈妈的同意可以先回家,于是还是跑过来跟着我一路回去了。

路上我教了他一些狗的习性,倒也不算是教,主要是满满问我来答。满满问:“阿木会舔你嘛?”我答:“通常不让阿木舔我,因为知道阿木的嘴舔过什么东西。”这句话大概触发了满满最大的好奇心,就是“狗改不了吃屎”这件事是不是真的。但他不好意思说这个字,而是扭捏地问我:“阿木会吃奥利给嘛?”于是我绘声绘色地给满满描述,狗主曾经亲眼见过阿木凑到奥利给边上毫不犹豫地、大大地舔了一口,被狗主发现拽回来以后还坐在地上一脸不解地、无辜地看着狗主,所以……

满满他们家养了一只猫,但他却更喜欢狗,听我说了几次阿木狗性格温和以后便想要让阿木狗去跟他们家的猫一起玩。我不知怎么解释猫狗天生不和的事,便叫他回头去问他的妈妈。出了电梯以后,满满很自豪地告诉我,电梯外面那盏声控感应灯是他爸爸修好的。好吧,其实我以前从没注意过这一点变化。走到家门口,满满不愿意回家,因为怕开门的时候家里的猫会跑掉,也怕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于是我又陪他下去找他的妈妈,刚才楼就正好碰到他的妈妈回来了。我听见他迫不及待地问他妈妈为什么猫和狗不能一起玩,不过现在想不起来他妈妈回答的内容了。

忽然发现是不是每个爱狗的小男孩都有一些孤独呢?因为他们总是能吧啦吧啦、叽里咕噜跟我说好多话。不过,谁的童年不曾热闹过,或者孤独过呢。那些热闹和孤独都不是独一份,所以我并没有为他们感到悲伤。

1.5.傻狗挣脱狗绳技术见长

最近出门遛狗都会给阿木戴两条狗背带,本以为这样就能万无一失,但居然又被狗子挣脱了。现在阿木挣脱狗绳走的是攻其不备的技术路线,大致就是先佯装挣脱但又挣脱不掉,以此降低我的戒备心,然后悄悄等待着,趁我注意力转移的空隙里瞅准时机突然跳起挣脱狗绳。唉,为什么一个笨蛋主人能养出一条聪明狗呢!

二、参加羽毛球比赛

12月2日-3日参加了湖北省总工会举办的羽毛球比赛。以下出现的人名皆为化名。

2.1.赛前准备

由于现在仍然是疫情期间,大型活动都要求参加人员给出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于是我们参赛的一行十人便要去做核酸检测。做核酸之前先要填资料,给我们录资料的是一位老奶奶,且只讲武汉话,会讲武汉话的小朋与老奶奶简单寒暄后便主动请缨帮我们录,他认为他操作会快点,温柔又好心的老奶奶欣然应允。于是小朋坐到老奶奶的电脑前,在老奶奶的指导下开始操作,结果操作第一份信息的时候贼慢,被老奶奶好一通嫌弃。轮到我的时候,问我年龄,答了,小朋质疑:你竟然才……他的质疑是正当的,因为老奶奶问他年龄的时候,我替他连着回答了37、38等数字,他自己答39、40.

录完资料便排队等着被棉签戳喉咙了。亮亮第一个上,不知他是否经常在家给女儿唱歌,竟然是啊⇝啊↗啊↬啊↷↘,像这样啊出一种声调做完了检测。小花第二个上,我凑到她旁边认真观察到底嘴巴张多大能快点做完。我第三个上,被戳了两次,完了以后听到小朋嘲笑我说人家的棉签还没碰到我身体就自动缩起来,而亮亮补刀说我自我保护机制太强了。等着其他小伙伴做核酸检测的时候,正好看到远处跑来一只穿着衣服的狗,大家便对狗应不应该穿衣服进行了一番讨论,并且集体围观了那条狗产出奥利给的全过程。

2.2.比赛

走进修罗场。惨败。

第一天是团体赛,我跟小花一起打了一场女双,输了,又跟淑喻姐一起打了一场女双,还是输了,最后自己又打了一场女单,依然是被完虐。跟我打女单的对手颇有些球德,可能是看我太努力地去接每一个球,陪着我打了好一会。

第二天是个人赛,我跟小花打女双,第一轮的对手弃权,所以躺赢进入第二轮。然后就又被虐翻了。去检录处检录的时候,我俩正好和对手相认了要一起走到场地去,和蔼可亲的对手笑着对我们说:就是过来玩玩,出出汗就好。我们大概都没能让她打出汗吧。

2.3.观赛

早早输光的我们流窜在场馆里看别人打比赛,有好几场颇具观赏性,眼睛都看不过来。领队小飞看完第一天团体赛的决赛后,心中诞生了两名女神和一名男神,第二天一早就跟我们讲清楚女神的衣服特点,喊我们蹲点去看。

一号女神心怡实力超强且年轻貌美,小飞说要早点去看,因为女神化了妆很好看,打出汉、妆花了就不好看了……心怡女神打32进16那场时还穿着红色卫衣,懒懒散散地、挪动着小碎步就轻松打赢了,直到4进2那场才施展全力。从观赛人群中流出的小道消息得知,原来女神4进2那场的对手是上一届女单冠军。这场比赛打得激烈紧张,策略与实力齐飞,看得观众席也不时激动叫好。一号心怡女神最终夺得第一。

二号女神媛媛实力不俗,脸圆圆的、非常可爱,她与永福组合打混双。永福看起来年纪较长,但体力维持极佳。有一个回合他们打得极为凶险,永福为了接一个打到左边后场的球整个人趴在地上,球拍都打掉了,但又立刻捡起球拍起身,迅速跑位接到了右边后场的球。只不过实力强劲的对手太多,他们最终惜得第三。

一号男神国辉爱穿一双粉红球鞋,淑喻姐说从他球鞋的颜色可以看出来是专业运动员,因为那叫做骚包粉,代表他是全场最亮的崽。二号男神雨蒙竖着大背头,长相帅气,给他加油打气的人很多。国辉与雨蒙争夺男单冠军的那场比赛,堪称观赏性到达极致。整个过程中,国辉的手指受伤导致球拍的手胶上染血,而雨蒙为了接球三次扑到了地上,他的膝盖也在流血,但他们对身体受伤已没有知觉。国辉极擅扣杀,可惜比分落后以后冒失地接连扣了几个球都撞网失误了,加上后续体力跟不上,最终输给了雨蒙。亮亮说他认为国辉很萌,我问萌点是什么,他说:国辉后期脚步虚浮,已成强弩之末的情况下依然很努力地打每一个球就很萌。雨蒙也很萌,多数时候微笑沉默,有个回合球拍打断线了,但大声告诉他的对手:我还能接。

观赛的时候,小花向我吐槽:别人打一个球的时间都超过我们打一整场球的时间了。是的,我们确实很菜,别人捡球都是用球拍去轻轻铲起来,我们捡球却是用手去捡。

三、射箭

最近得知原来只要得分超过110环就可以去15米的箭道玩了。而我初次去打15米的时候,正好旁边是个高手,于是又得到了一些指点,又进步了一点点。回想起来,每一次的进步似乎都来得巧合又突然,都不是我自己悟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