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八卦引发的思考

2022-01-29 · 3208 words · 7 minute read 生活

今日傍晚时候跟着弟弟、弟媳去镇上超市逛了逛,车上还有表姐和表姐的朋友。去程时就听到表姐与表姐朋友在瞎聊天,不过我那时有点晕车1,就没认真听她们聊些什么。回程启程之前,弟媳给我和弟弟一人买了一杯冰淇淋,吃完以后一路都不怎么晕车了。于是乎,很认真地听到了一些故(八)事(卦)。

一件事

表姐和表姐朋友说话的语速很快,最开始听表姐朋友讲在广州的时候去别人家打牌,这么寻常的开场令我以为又是些谁谁输了不认账之类的事,结果到后面又听到一些“出轨”、“离婚”之类的字眼。额……讲真,我那对听八卦的天线就竖起来了,然而她们语速太快我没听清。于是我直接问“你们不是在讲打牌的事嘛?怎么讲到离婚上面去了?”

表姐朋友见我来了兴趣,便告诉我:“是去打牌的啊,只不过没一会那家的女主人便发消息喊了一个男人过来。”

我听了觉得这很平常啊,于是又问:“那这是怎么扯到‘离婚’上面去的?”

表姐朋友说:“那个女的有老公,她想离婚但她老公不想离,于是她就干脆不管他了。”

我明白了一点,但也不是很明白,于是再问:“都到这一步了,那个男人为什么不离婚呢?”

表姐朋友再答:“要是离了婚,那个男人就没法再讨一个老婆了,所以不肯离。”

此时我弟插嘴问:“那个男的长得是不是很丑?”

表姐朋友回答:“长得很帅。他们家也不穷”

我这下又不太明白了。不过竖起天线以后,表姐朋友的话多数听入我耳。后面又听到表姐朋友批判那个女人,认为那个女人做这样的事不应该如此光明正大,应该遮掩一下,偷偷摸摸地进行。听到这里我又问:“那你们还能继续打牌嘛?”

“打啊。人互相都认识,那个男的就是xx村的。”

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八卦。表姐朋友说,那个女人新找的那个男人也是结了婚的,并且有个十岁的孩子。她说,这种事很正常。我当时没有领会到,“正常”就是数量多到很常见的意思,于是又问:“这哪里正常了啊?听起来一点都不正常。”

接下来我就听到了八卦中的八卦。表姐朋友说,在广州这很正常,有很多男女会凑成“假夫妻”,上班的时候一起搭伙干活,下班了住在一起搭伙过日子,但各自在农村已经结了婚有各自的家庭,过年就会各回各家了。

另一件事

回程途中,狭窄的乡间公路上有两车相撞出了车祸,于是来往的车辆就都被堵住了。好巧不巧,我们就是离车祸现场最近的车,于是能看见前方车辆周围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那些看热闹的几乎都是穿深色衣服的男人,我猜这件事明天就会变成他们的谈资了。在这寒冷的冬夜,竟然还有个妇女抱着婴孩在看热闹,一片黑衣人中,穿粉衣的妇女和她怀中的蓝色襁褓很显眼。

过了一会,前面相撞的两车之一挪开了位置,于是我弟便要小心翼翼地开过去。这时表姐朋友说,这要是个女司机只怕又要出事。一路上表姐朋友无意识地发表了好几波类似贬低女性的言论,我心里虽然明白“女的xx不行”,“女的只会xx”之类的思想是社会环境赋予她的,但那一瞬间还是忍不住想怼她。不过我才说了一句“女司机怎么就不行”,就被表姐岔开了话题。然后我的天线就又关闭了。

不过没一会天线又自动竖了起来。表姐朋友指了指一户人家,说那户人家借了一百多万高利贷不还,谁谁家的媳妇今年夏天的时候甚至打算去人家家门口泼汽油。那个“谁谁家的媳妇”我认识,就是我们村的。

这件八卦的故事大纲是这样子的:最开始的时候借钱的人只借了一点,但如期还钱并且给了丰厚的利息,后来继续借,一点点累积到了一百多万。最后一次借钱的时候,参与的人已不止最初的“谁谁家”,借钱的人承诺付出48%的利息,于是好几户人家每户拿出一部分凑成了最后的数目。借钱的人拿到钱以后给自己儿子买房买车,随后人间蒸发了。

我本以为借高利贷而陷入骗局只是一个特例,但很快表姐朋友说高利贷这件事本身是很常见的,并且举出了好些个例子,其中有些人就是我们村的。

家人的观点

这些事并不能震碎我的三观,只是在我看来很稀有的事,在表姐朋友看来却很“正常”。回家以后,我就把揣着的“稀奇”如数讲给我妈听,在我讲述的过程中我妈是笑着听我讲的,但我爸并不乐意听,并且好几次出言赶我回自己房间去睡。

我问:“为什么那些借出去钱没要回来的人不去找那个赖账的呢?就算找不到借钱的人,也可以去找他儿子吧?”

我妈说,你以为现在还流行父债子偿嘛!

我又问了几个愚蠢的问题:“农村人不都很淳朴嘛?人们的日子不都越过越好了嘛?为什么这些事会很常见呢?”

我妈说,这就是底层人民的生活,农民伯伯2就是生活在整个社会底层的人……最后我妈妈说,见怪不怪。我爸爸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我的狭隘

当我意识到社会阶层是真实存在的以后,就再也无法“愤世嫉俗”起来了。一是因为担心自己多读了几本书,就下意识地用俯视众生的视角来批判众生。二是因为“以天下为笼,则雀无所逃”,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的生活困境或精神困境,只是大多数人都不会留下文字来描述他们的苦痛,于是被“哲学家们”误以为众生都很麻木。三是因为在我的观念里,活着的每一个人都是追求幸福的、都是鲜活的、都是有喜怒哀乐等基本情绪的,之所以显得“麻木”是因为都被施加了无数重“思想束缚”而不自知。于是乎,我执着地要用平视的视角来看待众生,即使这样看到的内容有限,且令我的思想变得狭隘3

最近,我忽然不愿意甘于狭隘了。我看过好几部宫斗剧,最喜欢的是《金枝欲孽》、《甄嬛传》、《公主嫁到》,也看过《宫心计》、《深宫计》、《步步惊心》等,只不过好久没出过看得下去的好剧了。今年过年我带了《中国历代党争史》与《中国历代政治得与失》回家来看。《党争史》才看了开头和结尾,《政治得失》去年看过,这两本书分别用不同的视角在叙述历史、解读历史。其实看历史,可以不只用一种历史观去看的,只要都看得进去就行。当然啦,同一种题材的电视剧也可以不用只看一部。都是宫斗剧,《金枝欲孽》偏写意,《甄嬛传》偏写实,《公主嫁到》偏轻松搞笑,我都觉得很好看。所以说,为撒我要只是平视,只把人当做真实的人来看呢。我也可以当做历史来看,当电视剧来看也行。

回正题,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几年前,我们村村长的女儿曾经告诉我,村里有很多人在外面挣了钱会拿回来放高利贷,当时我不信,现在我信了。忽略人的因素,有没有可能放高利贷就是农村人的主流理财方式呢?想想前几年各种P2P平台火热起来,又迅速相继暴雷而后杳无音讯。再想想我们国家多少热钱流入房地产市场,买房变成了人们投资理财的方式。简单瞎归纳一下,我们国家中下阶层的人们是不是缺少长期稳定收益的理财工具?

至于本文第一件事,我有两个看(瞎)待(猜)的视角。一是生存之下视角,女人的生育能力作为进入婚姻的筹码用于交易,于是女方在给男方生了孩子以后若是遇到条件更好的男人可以跟着跑掉,而男方也无力追究,只不过离婚变难了,所以干脆把婚姻的约束忽视掉。二是生存之上视角,两个人结婚是为了搭伙过日子、或为了繁衍后代、或迫于父母压力,婚姻的泥沼何其深,一旦两人心不齐就没法一块趟平深坑,于是乎一起困住。

再瞎扯一点。回来的路上,表姐朋友问我:“你又不打牌,村子离镇上远又不能天天去逛街,每天在家里待着玩什么呢?”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不过我一下子没想好可以怎么回答,额了一会说表姐朋友想象力太有限了。这个问题让我意识到农村人的娱乐方式确实太有限了。我也不是不打牌,只是不怎么会打麻将,从小是会打扑克的。

刚过凌晨,听到公鸡叫了。今年虽然看到下雪了,但毕竟堆不成雪人啊,更不用说我心心念念的是要堆一个一人高的雪人。但是能看到下雪就已经很开心了,同理,能够用不同的视角看待同一件事也已经很开心了。


  1. 从小就晕车,只有坐在驾驶位不晕。
  2. 原话就是“农民伯伯”这个词,显得残酷现实中夹带了一点童话色彩。听到“农民”这个词,我脑子里会直接关联到“谷贱伤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但听到农民伯伯,我脑子里关联到的是“农民伯伯辛辛苦苦种的白菜被猪拱了”。
  3. 这种狭隘可以说是圣母心作祟,会忽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而过多在意“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