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笑点

2021-08-20 · 1708 words · 4 minute read 生活

如果说有些人的天赋技能点是总能无意中戳中我思考的点,那么还有一些人则是总能戳中我奇怪的笑点。有些很明显的笑点是当时看到当时就懂,于是当下就O(∩_∩)O;但也有些不明显的笑点是接收了信息但是当时没懂,真正懂的时候就会^_^

大神做了一个十层的收纳箱,每一层都长这样:

二二 二二
二二二二二

这确实符合现代家居设计的审美特点–将收纳箱表面的把手隐藏起来。我印象中古早一些的柜子、箱子、抽屉之类的家具,在柜门、箱门、抽屉口的靠边中心位置总是有方便操作的把手,于是有把手的收纳箱长这样:

二二^ 二二
二二二二二

今天看到一位喜欢的博主更新了,跑去看了看,其中提到强行解释这件事始终是有毒的。哈哈,有毒他不也还是接着在继续解释么,一本正经地建立一个逻辑框架然后一本正经地打自己的脸。虽然这位博主日常更博都是写出自己思考的内容,但我总是觉得有些地方特别戳我的笑点,明明人家是在一本正经地写作啊喂。比如当初入坑的那篇《理发》就是描述博主自己理发翻车变秃头,真是看一次笑一次。比如忘了哪一篇提到这位博主观察到一些现象然后做了一番推理,最后发现事情完全不是最初想的那样;比如众人都收到通知要在宿舍老实待着,而这位博主在看到信息时已经在图书馆里自习了一下午;比如以为大学时候的一些八卦大家都不知道,最后发现只有自己不知道而已。

虽然说强行解释这些奇怪笑点的来由肯定是有毒的,但我也……还是想到了一种解释:有些笑点来自于相似的经历或感受。有时候我也会瞎推理,然后发现事实和我推理的并没有半毛钱关系。有时候我接收信息也会慢半拍。话说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老大她们开始学化妆,我觉得好玩也跟着学,最开学画眉,画着画着我觉得左右不对称,于是就不断调整两边眉毛越画越粗,最后画成了蜡笔小新,好吧,放弃吧。接着学画眼线,可是要用那个眼线笔去接触睫毛根部,我总担心会戳瞎自己,好吧,也放弃吧。然后,就没有学会化妆。上了大学以后知道要护肤了,其中有一个步骤是往脸上拍爽肤水,于是早上一起起来的时候往往能听到整个宿舍回荡着大家拍脸的啪啪声,那时候我想大家都不会觉得脸疼嘛,脸都拍红了这也算打自己吧,当然与我持相反意见的室友们也会觉得我动作太轻柔了起不到效果。也许就是这种自信的自以为是让我觉得很好笑。我大学时期最令我记忆深刻的自以为是的事情是,有一次全班都去校医院打什么疫苗,打完疫苗以后要用棉签把针扎过的地方按住五分钟避免渗血,估计那些天射雕或者神雕看多了,着了武侠的邪,回去的路上一直跟同行的女同学反复强调那根棉签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blabla,甚至还像挥舞宝剑一样挥动那根棉签……

许多年前,我还是个半大孩子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踢腿,可能也还是着迷武侠的那段时期。应该是为了验证自己腿功有进步吧,会站着踢腿看能踢多高,但是这样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记录能看出自己的腿到底能踢到多高,于是会看到一根木桩或者一面墙就抬腿比划,或者尝试悄悄在我弟或者其他小伙伴背上留个脚印。有一天晚上我看到隔壁邻居家门口用来系晾衣绳的木头柱子,技痒跑去试试踢腿高度,咦,原来柱子会松动,然后我就莫名其妙把那根木头柱子使劲踢了好几下踢倒了,然后觉得过于好笑一直笑得蹲在地上抱着肚子笑到停不下来。后来邻居一家回来了,看见柱子倒了而我蹲在旁边笑就问我怎么回事,但是我笑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看到他们不明所以地又把柱子扶起来还认真试了试柱子是否立得稳当,更好笑了。这个笑点强行解释的话就是,瞎捣蛋很好玩。

最后再吐一个槽,有一些已经被时代浪潮淹没的笑点,如最近看到的:“弱弱问一句”、“xx差评”、“xx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无处安放的xx”、“我也是醉了”、“xx才是王道”等等,这些句式一般都没有固定格式或长度,仅仅只是表达。后来从社会热点中衍生出来的词语出现了许多生造的缩写词,比如“不明觉历”,有许多看过但是全都不记得了。而今都不是缩写了,而是一些文字的首字母缩写如YYDS(永远滴神)、XSWL(笑死我了)。还真是同一时空生活着不同时代的人们啊,大家的笑点都带上了各自时代的特征,我那些奇怪的笑点也要变成历史了。

明珠山河歌—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