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的矛盾

2022-01-02 · 1627 words · 4 minute read 思考

在上一篇博客里狗主吐槽为了吃鲍鱼要等着鲍鱼慢慢死掉,大神留言说把鲍鱼之类的生物丢到锅里缓慢烫死的过程也让他感到难受,关于这一点我本来回复了两大段文字,但发出去后又删掉了。写的内容记不太清了,大概是:

  • 我把鸡、鸭、鱼、猪、牛、羊等生物看作可以吃的食物。始祖人类为了生存驯化了这些生物,到了今天群居的人类社会赋予了我能够很方便地吃它们的权利。再加上一些思想的传递,使我吃它们的时候能够毫无心理负担。在我脑子里,它们可以被我吃掉,甚至于变成食物的它们实在吃不完了也可以浪费掉。

  • 我养狗,阿木狗是我养的宠物狗,所以不会把它当做食物吃掉。但是也有人把狗看作食物,他们会吃狗肉。但即使我不把狗看作食物,也丝毫不关心那些把狗看作食物的人会吃多少条狗。

  • 我不会吃人,因为人是我的同类。古往今来也存在过许多人吃人的年代,幸运的是现在这个年代不用饿到不得不去吃人(仅仅是我所在的世界)。

  • 回到鲍鱼,其实我也把它当做食物,但让我亲手杀死它却会不忍。因为人类也是一种生物,所以我这个生物在剥夺另一个生物的生命的时候会因同理心作祟而产生一丝不忍,但也因为杀掉的是我当做食物的生物,所以即使不忍我也还是杀了这个生灵并且吃了它,吃的时候毫无心理负担还觉得鲍鱼的肉很好吃。

后来又删掉了是因为我发现自己对待这些生物的态度是不平等的,可是却也发现自己脑子里存在着“众生平等”、“人人生而平等”之类的念头,为何我脑子里会和谐共存着这些相互矛盾的念头呢?那些把某些生物等同于食物的念头并不是生来就出现在我脑子里的,是一点点累积起来、后天产生的,是由于从小被家人喂下一口口肉而吃进肚里,是看到周围的人理所当然地吃那些肉,也是被告知吃肉对我有利。可是“众生平等”、“人人生而平等”的念头更加不是生来就出现在我脑子里的,也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是我从小生长在佛家观点普及的社会中,是我接触过的书、电影、电视剧、音乐这些思想的载体,更是我见过众多不平等现象之后内心诞生的理想。

那么“平等”是不是一个伪命题?“平等”是不是本来就是一个充满了矛盾的概念?

是的,众生并不平等。第一,从生存的角度看自然界,有些生物生来弱小,注定被更强大的生物当做食物吃掉,也有一些生物抵挡不了天灾而灭绝。所以在这个资源有限的地球上,确确实实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第二,从生存的角度看人类社会,出身不同所得到的资源就不同,出生在富人家庭里天生不需要为温饱发愁,而出生在穷人家庭里贫穷带来的限制何止于温饱!

但,也是平等的。不论贫穷还是富有,每个人都会经历生、老、病、死。不论弱小还是强大,任何生物都是食物链中的一环。

所以,这个世界上一直存在着不平等的事实,但存在着平等的理念。若用体重秤去称每个人的重量,那么一定各不相同,但灵魂却是一样重的。那么,“不平等的矛盾”仅仅如此嘛?就这样解开了嘛?解开个锤子解开!

要形成“不平等”可真是容易啊。不同种类的生物之间在生存面前存在着天然的不平等。作为同一种生物的人类也会因为种种差异造成各种不平等。就算抹掉生存因素,人们看到美丽的人和丑陋的人是不是会产生不同的观感,看到有大功劳的英雄和扫大街的凡人是不是会产生不同的心理。只要有任何差异存在,就会不断产生不平等。可是我们要为了平等而不允许差异的诞生吗?当然不是,差异也分正常的差异和异常的差异、自然产生的差异和人为造成的差异。

一个科学家和一个扫大街的会拿到不同的工资,这是正常的差异。可是因为一个人是科学家就尊重,因为一个人是扫大街的就鄙视,这是异常的差异。那么一个科学家心甘情愿去扫大街是该尊重还是鄙视呢?

一个出生在富裕人家的人和一个出生在贫穷人家的人可能一生都不会见面,这是正常的差异。可是认为生来长于富贵之家的人必定善良单纯,而认为长于贫寒家庭的人必当心理扭曲,这是异常的差异。可是这异常中难道不也有着几分正常吗?“人穷志短”是自然产生的还是人为产生的呢?

最后,问问自己,肉好吃吗?好吃。还吃不吃?还吃。是要开心地吃还是难受地吃?开心地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