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游荡

2022-03-12 · 1405 words · 3 minute read 生活

今晚上略有些失眠,想着反正周末可以睡懒觉,干脆破罐子破摔,起身套了件厚外套,牵着阿木便出去溜了。阿木狗一向很喜欢出门遛弯,本来每天只得早晚各溜一次,这额外增多的一次令它非常欢喜。平时遛狗都是为了遛狗而遛狗,总有固定路线,而今晚是我想出门散步顺便遛狗,于是就变成狗主跟着阿木狗随便走走。

在小区里走了没几步,忽然听到小区外面传来女人声嘶力竭的凄厉喊声,但才喊了一声便停止了,猜想这大概是某位妇女跟丈夫吵架而发泄情绪的声音,就没当回事继续溜。没过一会又听到同样的呼喊声,还是连喊三声,这次听清女人喊的是“救~命~啊~”,而且喊出来的每个字都像是用尽力气,势要声音足够大、传得足够远。心想难道是女人被家暴了嘛?踌躇了几秒打算出去看看。经过一个路口转角的时候,又突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女声,迎面一人匆匆走来,吓我一大跳。

出了小区门,一边观察周边商铺还有没有开门的,这样要是求救的话可以过来;另一边想着要是真得目睹了那样的场景,自己究竟能做些什么。其实狗主很胆小的,有一次下班回家路上听到街对面有个狗在叫,远看过去大概是一个男人正要把一条小白狗放到电动车踏脚的地方,狗主担心是那个男人要捉流浪狗去吃,可是又怕过去理论的话会挨揍,踌躇了好一会才决定走过去看个究竟。在慢慢靠近的过程中发现,那个男人在喊狗的名字、在抱怨狗子不听话,很可能就是狗的主人,等走到间隔两三米远的时候,那只狗突然不叫了还乖乖坐在男人的电动车上盯着我看,这时狗主也看清了那只狗的眼神,很肯定那绝对不是流浪狗的眼神。那次还好是我误会了,要是真得是有人抓流浪狗的话,即使狗主真得看到了什么,也不一定真敢做什么来阻止。

这次等我按照声音方位走过去的时候,已经听不到任何女人呼喊声了。既然已经出了小区,就干脆沿路溜达了一会。小区外面的沿街商铺只有两家烧烤店还开着,街边的路灯很亮,倒也不觉得害怕。走到小区另一个门的入口时,看见街对面有两家便利店还开着,便想过去买点东西,可是走到街对面以后忽然觉得没什么想买的,又折返进了小区。再一次过马路走到路中间的时候,阿木狗突然停下想挣脱狗绳,狗主光速反应过来立马去抓狗,可能狗也意识到马路中间耍赖不安全,很快就乖乖跟着狗主走了。

回头想想狗主的踌躇和“不敢”大多基于对自身武力值的判断,因为狗主确实不会打架。好像很多年前,狗弟曾经教过狗主扎马步和练跆拳道,还教狗主打架的时候打别人哪里最疼,可惜狗主全都忘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打别人下巴会很疼,但这也是因为小时候看过一个讲拳击的动画的缘故。记得动画的男主角是一个读书的少年,不记得为了什么原因好像要去跟别人打架,他经过一棵树下的时候巧遇了一个拳击高手,那个高手教他一种很特别的练习方法,就是把几片树叶握在手里、反复练习在树叶落下的时候快速接住树叶,于是男主角就经常在上课的时候用右手记笔记、左手背在身后练习握树叶,最后打架的时候打出了一记上钩拳打到别人的下巴上,打败了对手。那时候觉得男主角好酷,自己上课的时候也会像男主角练习握树叶一样握笔,走在路上的时候还会自我感觉良好地打拳,用右手挥出一个软绵绵的拳头一定要轻轻喊一声“右钩拳”……

就在我集中注意力回忆那个动画的时候,眼角余光看到阿木狗被吓得跳了一下,狗主顺着阿木狗的方位转头看过去,竟然有一个大男孩坐在路边停放的两辆车的阴影之间玩手机,那个男孩还抬头看了阿木狗一眼。讲真,这也吓了我一大跳,拽着狗绳加快脚步,不敢回头多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