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

2021-09-26 · 1491 words · 3 minute read 生活

话说中文的“以为”用英文来讲应该用哪个单词呢?

阿木狗生第一次吃体内驱虫药是被人把狗嘴掰开强行把药塞进去的,我现在都还记得阿木以为别人是要毒死它,好几次挣扎着把药吐出来又被强行塞回去。从那以后我就以为狗子都是很抗拒吃药的,每次都是先把药拿在手里然后捉住阿木强塞。直到有一次我打算先把阿木抓住再去拿药,然而阿木那时候处于叛逆期特别会察言观色,只要我动了抓它的念头看它一眼就会立刻被识破,抓了好几次都抓不住只好暂时放弃,就在我坐着休息的时候傻狗却突然跑到我面前乖乖坐好,原来傻狗以为我要给它喂零食。那时候已经训练了阿木看坐下和握手的指令,傻狗一直以为做对指令就能吃好吃的,全然不知那天主人奖赏的是药。往后给阿木喂药就轻松多了,让傻狗以为那些药是奖赏就可以了。后来阿木这种误以为是奖赏的“以为”也被我多次利用过。

自从奶奶学会用她的老人机拨打电话以后每个周末都会给我打电话,昨天她又兴冲冲给我打电话问我还有几天回家。原来爷爷告诉她今年9月只有29天,她数了数天数以为我回去得要比她原本以为的早,于是才给我打电话确认。挂了电话以后,我才反应过来原来奶奶很想我啊,所以才会一激动就忘记常识了。

昨天晚上非常热,但我的天气软件显示晚上八点只有28度,于是我以为再过一会自然会降温,洗了澡以后坐着写博客才一小会就跟又洗了个澡一样,但我还是以为天气温度不算高,应该是我的小风扇不给力了。今天跟小花一起下班的时候小花说她昨晚开空调睡的,我才反应过来,昨天真得就是很热啊……只是我的脑子不相信我身体的感受而已。

我一直以为我的状态很好,并不焦虑。直到最近发现,我很难再安静坐着看书了。我尝试着分析解读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想到了很多答案但最终都排除了,最后发现其实我仍然是焦虑的,只是因为最近加班变多,难以静下心来这个情况才被认真地注意到。现在令我感到焦虑的是时间的流逝,我有太多太多想要做的事情了,以致于我恨不得把自己的时间分割成很多部分,给这件事分配半小时,再给那件事分配半小时,但半小时的时间根本一件也完成不了。也正因为如此,做着这件事的时候想着还要去做那件事,导致也没法真正享受做这件事的过程。

我以为只要我接受自己是很普通的人做着很普通的事就能好好生活没有烦恼,但是不是的,普通不等于平庸,而甘于平庸是违背我的本性的。我以为我的物质欲望很低的话生活的烦恼也会很少,但是不是的,我对于知识的渴望太多了,这也是一种欲望也会压迫我。渴望知识这件事,有点像是夸父逐日,无论如何追赶也不可能追到。有个老头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老头子说的确实有道理,可是我心底有个声音说,殆就殆,偏要当夸父,看来还是要多撞几次南墙才会知道回头的吧。

我也一直以为已经为五斗米折腰了,这世上该有很多事都能容易看开了吧,其实还是不能。

B站上总能看见笑得很开心的可爱狗子,但是阿木好像从来不笑,我原本以为阿木天生是不会笑的。阿木狗今天还是香狗态,刚才把傻狗抱起来玩了会,把傻狗放下去以后,嘿嘿,傻狗对着我笑了,回头想想不会笑的傻狗好像也很多次努力地笑给我看过。写完这句,狗主内心忽然被自己的想象感动了,于是又去抱起阿木玩,然而再把阿木放下去以后,傻狗却只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我而已。写完这句,狗主还是不信邪,可能是抱起来还得摇晃几下,于是又跑去把阿木抱起来玩,再把阿木放下去以后,傻狗竟然走开了好几步才回头看我,那眼神明显更加迷茫了。写完这句,狗主觉得还可以再试试,于是把阿木抱起来并且像狮子王那样把傻狗举高高,再放下去以后,狗主与傻狗对视了大概三四五秒,明显看出傻狗在猜狗主想干嘛但是猜不出来于是不知所措地摇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