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星系传说之悠悠篇

2021-08-01 · 8458 words · 17 minute read 小说

前情提要:灰灰、烈烈、悠悠被丢进一个神秘空间里,他们必须完成任务才能重获自由。

“悠悠,醒醒,快醒醒。”

似乎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悠悠的意识从一片虚空中渐渐清醒过来。睁开双眼,黑暗的山洞里,首先看到的是灰灰明亮的眼睛,他的身后站着的是?

灰灰见悠悠盯着身后看,便解释道:“这是烈烈”,然后又回头跟烈烈说,“悠悠醒了,我们离开这里吧。”烈烈听后向悠悠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

悠悠刚刚醒来,意识仍有些朦胧,环顾四周,原来是在某个星球核心的山洞里面,头顶上方有一颗已经不再跳动的心脏,上面没有名字,也并没有被任何东西覆盖,就只是一颗红彤彤的、安静的心脏。

“别看啦,悠悠,我们得走了。”灰灰一边催促悠悠一边大步向外走去。悠悠也不再拖延,迅速起身跟上了灰灰的步伐。还没来得及细看,悠悠一步踏出了山洞以外,回头再看时,身后只有一扇石门。透过这扇石门,可以看到黑黢黢的山洞,可是绕到石门后面,也还是能看到黑黢黢的山洞。石门耸立在一片圆形的草地上,而草地以外又环绕着一片缓缓流动的小溪,溪水里似乎有成片的光在游动。

“别看啦,我们还会回来的。”灰灰回头看悠悠仍在状况外,忍不住再次出声催促。

“唔。”悠悠应了一声,看见灰灰利落地翻身骑到了一条龙的背上,然后向自己伸出手来。又不及细想,悠悠迅速伸出手去握住了灰灰的手,灰灰轻轻一拉,便将悠悠也拉到了龙的背上。只见龙吁地一声吐出一口气,便呼啸而起,吓得悠悠赶忙抓住灰灰的衣服才定住心神。

“灰灰,这条龙是谁呀?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就是烈烈喽。烈烈有人身和龙身两种形态呢。在你还没醒的时候,烈烈就先醒了,它出去溜达了一圈发现附近有一座古城,那里可能有人,这才让我喊醒你一块去探个究竟。”

“唔。”悠悠正想再发问,忽然被一道光晃了眼睛,小心翼翼探头往下望,原来地面上竟然立着一道巨大的镜子,看了正是被这镜子的反光晃了眼。“灰灰,下面那个镜子好大啊,我们不下去看看嘛?”

此时龙身的烈烈回答道:“那就是一面普通的镜子,上面刻了一些文字。先去古城吧,我们只是被丢进这个空间里来完成任务,具体任务目标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呢!”

没一会,烈烈就载着灰灰和悠悠飞到了古城附近,在空中可以清晰地看见古城也是圆形的,似乎城中还有城。临近古城时,烈烈降落到了地面上变回人形,然后和灰灰、悠悠一起步行进城。城门上刻着硕大的“零零城”三个字,灰灰想起灰灰星空心人们建造起来的那座钢铁的灰灰城,心想也许这颗星球的唯一实心人叫做零零吧。但是才刚进城灰灰就傻眼了,城中人虽不多,却明显全部都是实心人。烈烈和悠悠显然也有些震惊,他们的常识中都已经默认在YY星系里一颗星球上只能有一个实心人,顶多像灰灰那样想出造宇宙飞船的方法能够去造访其他星球,但一城人全都是实心人确实太超出想象了。

烈烈率先冷静下来,然后拽上灰灰,灰灰又拉上悠悠,三人一起就近进了城门附近的一家包子铺。迅速观察过周边情形后,烈烈和灰灰带着悠悠一起寻了店中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旁人似乎并不在意他们三人的异样,各自沉默地吃着包子喝着茶,店家看有新客人坐下便麻利地上了三份包子和茶水,随后径自忙活去了。三人默默吃着包子,只见有客人吃完包子放下一些物件在桌上便离开了,客人走后店家麻溜地收起桌上的物件,收拾妥当后便又径自忙活去了。

悠悠低头靠近灰灰,小声问询:“这些实心人好奇怪,他们为什么不说话呀?”灰灰没有作答,因为他也不知道。

过了一会包子吃完了,店家便过来收拾。灰灰看着忙碌的店家说道:“我们没有物件可以留下。”

店家笑了笑说道:“你们是从别处回来的吧。也许离开的太久连零零城的规矩都忘了,以后有了再补上也是可以的。”

三人听后,不解其意,甚感迷茫。这时,有一名年轻女子走进店来,朝着店家喊了一声:“父亲”。店家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仔细辨认后确定是自家女儿,竟呆呆楞在原地。年轻女子踌躇着又喊了一声:“父亲,我终于回来了。”说完,女子缓步走向店家,不,她的父亲。二人相拥而泣,忽然两个实心人碎成数片光芒消失了。悠悠吓得直接站了起来,惊呼:“他们不见了!”

店里其他客人并不觉得惊诧,仍然平静地吃包子。三人离开包子铺后,一起在零零城里逛了逛,他们各自随意向路人打听,拼凑出一些信息:进入零零城后,第一圈名为外城,外城里人烟稀少,城中人早已见惯有人消失的情况所以并不会感到惊讶,相反他们更希望自己也能消失,或者说离开这里。虽然听说外城之内还有内城,但三人并没有找到进入城中城的方法,对于在这个世界所要完成的任务更是一无所知。

外城中的人似乎不仅仅是都很平静,甚至都很淡漠。有时候,悠悠看有些店铺的食物好吃,坦然走进人家店里坐下,便会有店家端上食物,吃完后一抹嘴跟店家说以后再还,店家也都毫无异议。三人在外城待了许多天,各自也碰见过好几次实心人消失的情形,但也各自领悟了一些实心人之间的感情。

有一次,悠悠看见有个很可爱的小孩一个人在城中公园的池塘旁边玩沙子,便过去陪小孩说话。原来,不久前小孩不小心掉进池塘里,他的姐姐跳下去救他,可是就在上岸之前的一刻,姐姐松开了弟弟的手然后不见了。弟弟最终被岸边的好心人所救,此后便总是在池塘边游荡希望姐姐能回来找他。悠悠陪着小男孩看了几次日出和日落,又跟小男孩一块玩沙,玩着玩着有位女孩过来找小男孩了。悠悠看见那女孩,有些为小男孩打抱不平,她忿忿不平地质问女孩为何当初要扔下弟弟不管。原来女孩比小男孩大不了几岁,照顾弟弟太累了,弟弟落水后自己毫不犹豫就跳下去救他,可是看着浅浅的池塘水却那么深,女孩带着弟弟游啊游,怎么也游不到岸上,有一瞬间女孩心想要是没有这个弟弟就好了,歧念一旦产生,女孩便真得去到了一个没有弟弟的世界里。可是弟弟消失后,女孩的脑海里却仍然留有和弟弟在一起时开心的回忆,此后女孩便不断生出新的歧念,终于又回到了最初的世界。女孩解释完以后,小男孩本来瘪着的嘴立刻笑开了花。小男孩扑到女孩怀里,两人一起消失了。

也有一次,烈烈经过一家小作坊门口,只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兴奋的呼喊声“我做到了”,随即有个男人一手拿着图纸一手拿着一个木头盒子冲了出来,看见烈烈便热情地冲上去展示自己的成果。烈烈拿起男人递来的盒子,稍微弄弄便知木盒中有精巧机关,然后赞赏地看着男人点头说道:“是的,你做到了。”随后男人满足地笑了也消失了,只留一张图纸轻飘飘地缓缓掉在了地上。

还有一次,灰灰看到有一位老人在种树便过去帮忙,在种满十万棵树以后,老人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在对灰灰说了一声“谢谢”后就消失了。

虽然总是有人达成心愿后离开这个世界,但仍然有一些人始终未能等到想等的人、也没有做成想做的事,还有一些只是贪恋零零城的安逸不愿离去。

三人在零零城里待了一段时间后,逐渐熟悉了一些城中实心人之间相处的规则,但对于需要完成的任务仍然毫无头绪。于是烈烈再次化为龙身,载着灰灰和悠悠一起,盘算着回到当初醒来的山洞中再找找线索。

途中,再次经过那面巨大的镜子时,悠悠又被镜面反光晃了眼,便提议下去看看。这次一点也不赶时间,烈烈回了一句“坐稳”便快速俯冲下去,转瞬间三人便来到镜子跟前。镜子很大,高度甚至可以比拟远处的山。但是灰灰和烈烈站在镜子面前时,镜中却什么也照不出来,可是镜中却能照出悠悠的样子,只是镜中的悠悠和镜外的悠悠有一些不一样。

烈烈看着镜子上刻着的文字,似曾相似却记不起来了,也许曾在哪本古籍中见过。而灰灰则盯着镜中的悠悠陷入了沉思。镜子外的悠悠看着镜子上面的文字,一字一句念道:

我将我的身体化作一个拥有无数平行时空的虚幻世界,并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灵魂安置在这里。

只有有人产生歧念,便能离开这个世界,去往拥有更多可能的其他空间。

倘若想要离开,立刻就能实现,解脱的灵魂会在真实的星球上重生。

当所有灵魂都得到解脱的时候,星系共主会重新归来。

“看来这面比山还高的镜子就是那所谓的‘星系共主’留下来的……难道真得只要产生‘歧念’就能去往平行时空嘛?”烈烈说完这句话就不见了。灰灰冷静地看着,没有感到一丝惊讶。过了一会,烈烈又出现了。

灰灰高兴地问烈烈:“怎么样,平行时空是什么样的?你是怎么过去的,又是怎么回来的?先别说,我大概猜到了……”

烈烈朝着灰灰笑了笑,便对悠悠说道:“悠悠,我们现在存在的这个世界应该是星系共主造出来的主世界,我刚才去了几个平行世界,那些和这里很相似。我大概知道我们的任务是什么了。”

灰灰接着烈烈的话继续说道:“我们要实现主世界和平行世界里所有实心人的愿望,让他们都能心无挂碍地离开。这样的话,星系共主就能归来,我们也就自由了。”

悠悠听到灰灰和烈烈的话感到有些茫然,恍恍惚惚地点了点头,接着便听见二人开始商量如何进入平行时空把那些与主世界失散的人带回来、如何帮助那些一心做事的人完成心愿、如何劝慰那些不愿离去的人拾起探索未知的勇气……

一个静谧的夜晚,空中繁星点缀,地面河上飘着许多鲜花与蜡烛装饰着的小木船,每艘小船上都挂着一个玻璃瓶和一个样式独特的风铃,风从吹面吹起时,各种清脆铃声混在一起,音色繁多却不显杂乱。小木船围绕着中心一艘大木船,大木船的甲板上摆着一张雅致的木桌,此时一个风烛残年的老男人正坐在桌边耐心地等待着。悠悠站在船舷旁,也静静等待着,她相信灰灰和烈烈一块出马的话,一定能实现老人的愿望,将老人的妻子从无数个平行世界中找到并且带回来。

每一次风铃声响起,老人都会紧张又激动地四处张望,寻找妻子的身影。悠悠为了缓解老人的焦虑,便开始和老人聊天缓解他紧绷的情绪。考虑到这位老人便是零零城外城中最后一位实心人,悠悠便询问如何进入内城中去。老人听到内城二字,似乎是想起了快乐的事情,笑了笑答道:“其实内城里面不止一城,一般情况下,外城里的人是不能进入内城的,但内城的人可以出来到外城中去,我跟我的妻子就是最后离开内城来到外城的人。这样算起来,我们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对夫妻了吧。”说完老人脸上洋溢起甜蜜的笑容。

“内城里是否有许多龙的雕像?”

“咦,你怎么知道?你也是从那里边出来的人?”

“唔。我可能是,也许……”悠悠话还没说话,灰灰和烈烈出现在了大木船上,之后也没有其他人再出现了。老人看这情形激动地站了起来,又是左顾右盼,又是来回走动,最终仍没有等到他的妻子出现。

“原来她已经离开了啊。”老人看了看小木船上每一个亲手做的风铃,还有瓶中记录的回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感慨道:“真好,我也不用再等了”,说完就消失了。

看着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应该离去的实心人消失了,灰灰和烈烈无奈地望了对方一眼,同时跟着叹了一口气,也都一起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他们的任务完成了,终于能够离开这里了。

烈烈再次化身为龙,载着灰灰和悠悠飞往他们最初醒来的那个地方,很快星系共主也会出现在那里吧。途中,悠悠看见原来镜子上刻着微妙的龙纹,而镜子最上面的地方还刻着字。悠悠心想也许这些文字将来会有用,便让烈烈飞近镜子以便自己能看得更清楚一些:

在那个瞬间,整个宇宙极速膨胀后迅速坍缩成一个终点。

不知过了多久,宇宙在黑暗中再次发生大爆炸,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没有人知道那个星系曾经存在过,除了我,以及陷入沉睡中的十万个灵魂。

我花费了许多力气才收集到足够多带有能量的微尘,将之融合、拼凑出第一个新的星球,名为太阳。

突然有一天,一个灵魂从睡梦中醒来,没过多久又一个灵魂醒来。它们先是震惊,接着开始吵闹不休。

初时我没有理会那些醒来的灵魂在叫唤着什么,只一心一意带着太阳一起收集微尘、创造新的星球。

后来,半数的灵魂清醒了,它们每天每夜不停地跟我说话,一直吵、一直闹,它们怨恨、咒骂、哭诉、哀求。

我跟它们解释零零星已经毁灭、零零城也不存在了,但我可以创造更多星球让它们每颗灵魂都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它们总是反对!不停地反对!

重新通过石门进入山洞之前,烈烈看了一眼环绕石门的溪流,和他们第一次离开时已经很不一样了。三人进入山洞后,各自在星球心脏附近坐了下来静静等待。过了一会还没有任何动静,悠悠问灰灰:“灰灰呀,我们出去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嘛?”

“烈烈的星球已经毁灭了,我想先跟烈烈一块回到灰灰星休整,然后再一次开始星际旅行!那么,悠悠你呢?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

沉默……

没等悠悠开口,烈烈先说话了:“灰灰,悠悠她不能跟我们一起走了。”

“哦。”灰灰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哈哈,没事我们将来可以再去悠悠星那边嘛,虽然距离有点远。但是我们在这里面待了这么久,说不定外面星球之间的距离都变了呢。”

又是沉默……

此时,灰灰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先问烈烈“到底怎么了?”,又问悠悠“发生什么事了?”。

烈烈看悠悠继续沉默,而灰灰也有点着急了,长吁一口气道:“灰灰,你有没有注意过,我们第一次从石门离开山洞的时候,外面那条小溪里有许多游动的光。”

“嗯,注意过,最开始溪中的光还能汇聚成形状,后来随着我们促进更多这个世界的人离开,那些光越来越散,现在溪中应该没有光了。”

“还有,这个世界里还有最后一个需要得到解脱的灵魂。”

“是谁?我们这就去找到他,帮他实现愿望。”

“是我。”说完悠悠吐出一口长长的气,“虽然我对这里没什么印象,但我确定只有这里的人才能从那面镜子中照出来自己,而溪流中最后的光就是代表我的灵魂仍未重生,其实你们早就猜到了对嘛?”

还是沉默……

灰灰率先开口:“是的,那天在镜子那里我看到我和烈烈都照不出来,但你却可以时,就开始怀疑了。其实……其实留在这里也挺好的,我也愿意待在这里的,我……”

还没等灰灰说完,烈烈就打断了他,“不行,我们一定要离开这里。外面有一个大阴谋正在酝酿着,我们要出去通知大家。而且,我也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我不能留在这里!”

灰灰当然明白这些道理,只是,他能很明显地感受到悠悠不愿意离开,他做不到像之前劝那些陌生人去寻求解脱一样来劝悠悠也如此,他不忍。

烈烈也明白悠悠的心情,也理解灰灰的想法,但是这件事情不能陷入僵局。突然,灰灰拿出一个粉蓝色的盒子走向星球心脏。烈烈赶忙拦住,急问“灰灰,你这是做什么?”

灰灰笑了笑,解释道:“这是一个能够吸收能量的盒子,是以前别人送给悠悠的。我想既然那所谓的‘星系共主’用他的身体化成了这个世界,他的灵魂也必然存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如果我用这个盒子吸光他身体的所有能量,他的灵魂无处躲藏自然会出来,那我们也算完成任务了。”

“可是这个盒子真能容纳这么多能量嘛?而且这些能量汇聚在一起极有可能很不稳定!”

“我想试试,烈烈你尽管放心,我有分寸的。”

盒子不断吸收着这个世界的能量,但是烈烈却丝毫感受不到这个世界发生了任何变化。随着吸收的能量越来越多,盒子开始晃了起来,灰灰的手也跟着抖了起来。烈烈看着灰灰执着地继续,不再出言干涉。

悠悠看灰灰艰难地支撑着,终于下定决心走过去,“啪”地一声关上了盒子,然后将盒子从灰灰手上拿走递给了烈烈。灰灰的心顿时悬起,知道再也无能为力,身体也跟着摇摇欲坠,不忍再看悠悠一眼。

烈烈接过盒子小心地收好,又迅速扶住灰灰,沉默地看着悠悠。

“我还以为自己真能长生不老呢!想不到转眼之间就要离开了,灰灰,烈烈,你们放心,我只是会在其他星球重生,并不是永远消失,再见啦。”

作者后记

写到结局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这句诗。其实最开始写的时候,只是想把悠悠写成一个傻姑式、活了很多年却从没长大的小女孩。而之所以写这一篇也是因为先想好接下来要写星系共主篇,把悠悠的故事作为过渡。本意就是要把悠悠写死,却又不想她死得不明不白。唉,本来最开始是把她当成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女孩来写的,这样她离开的时候作为主角的灰灰和烈烈也不会感到痛苦了。可是写着写着却发现,在主角心里,他们帮助那些困了许多年的人完成心愿得到解脱是正义的好事,但是悠悠本来就没有困在那里,只是因为身份上属于那里,而主角们又必须完成任务,才不得不去“重生”。写到悠悠跟灰烈二人告别的时候,我心里真得有一点难过。

这篇前四部分先写了一个大纲,所以真正写的时候两个小时就写完了。也还有很多细节没有写出来,比如我给老人编的故事背景是他们之前吵了一架,之后妻子离家出走了,老人在思念妻子的时候写了很多信,最后都放到了玻璃瓶子里。本来想写妻子吵架后生出歧念,不幸去了其他平行时空后回不去了,最后被灰烈二人找到带了回去,老夫妇最终一起得到了解脱。后来想写的是妻子在吵架后对婚姻失望即刻得到了解脱,而老人空等了许多年却不自知。但是写出来的时候只写了老人知道自己空等后瞬间解脱了,没有交代妻子的情况。这就是写小说其中一个有趣的地方。

我觉得我写得不好,本来想要对小说中的人物、着装等做些基础设定,但是缺乏这方面的常识;本来想写零零城中众生皆苦,但是我的人生经验还太少写不出来;本来想写深刻的父女情、姐弟情、夫妻情、还有人对事物的执念,但都写得很浅。本来只想写一个情节过渡的短篇,很多地方就没有展开细写,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写这部分了。可是我在构思故事大纲、琢磨主角性格和行事动机、安排伏笔的时候都觉得写小说这件事很有趣,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欢喜。

双子座的本人类在成长的过程中对许多事物产生过兴趣1,有些是完全不懂但是偏偏喜欢的,比如古代建筑屋檐上蹲着的脊兽、榫卯结构、各种建筑、NASA视频中宇宙的样子;也有一些因为喜欢而尝试过学习的,比如手机摄影、射箭、吹笛子等等。最后这些兴趣都渐渐成为了记忆里的一个个符号,唯有写作确切说是写小说总能激发我内心最多的热情,虽然数度因为自己缺乏天赋也没有实力而放弃,但又鬼使神差地会遇到一些想写的点。这些故事最开始是作为一个个念头突然跑到我脑子里的,我只是捋顺了逻辑、丰富了细节然后写了下来。我怀疑过写小说是不是因为我在现实世界中郁郁不得志才沉迷于编织虚幻世界,虽然总觉得自己内心脆弱不够强大,但是从小受到的教育又总是让我不愿意自己成为逃避的懦夫,每每受到挫折打击,在痛苦中总是要强行去面对。我真是对自己太严格了,即使是做自己热爱的事情也生怕一不小心就损失了面对生活的勇气2。其实写小说也可以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啊,只不过同时很清醒地认识到只能是一小部分。

再顺便写点狗主狗事来中和一下:

  • 话说狗主最不喜欢做的家务就是拖地,因为地板很难拖干净,时间一长会腰酸背痛腿抽筋,啊,不是,没这么夸张。许久之前看到跳跳主人晒了一张她家跳跳的萌照,我一下子就注意到她家地板真干净啊。前天下班了去同事的朋友家带狗,一进屋第一反应也是地板好干净呀。狗主以前非常能忍受邋遢,地板一个月拖一次都行的,阿木来了以后才慢慢变得勤快些。最近拖地的时候会放lady gaga的那张《Chromatica》里面的歌,听节奏感很强的舞曲做家务也变得有干劲了。

  • 昨天抱着阿木称了下体重,傻狗超过12公斤了,已经正式跨过了小型犬和中型犬的边界。曾在遛狗的时候有小女孩想摸阿木,被她妈妈阻止了,理由是不能碰大狼狗,这话现在看来一点也不冤。

  • 当阿木狗伸出狗舌头散热的时候,如果盯着阿木学着阿木的样子也把舌头甩出来像条狗一样喘气的话,阿木看到会感到诧异而把狗嘴闭上一下。

  • 有一次绕着小区外面遛狗,顺便找点吃的,发现有些商铺的招牌名字起得有点意思。有一家店的招牌上面店名的字写得很小,叫“蕉滴滴”,当时没戴眼镜眯着多看了几下才看清,店名有意思但是猜不出这家店是卖什么的,后来看到店铺侧面写了四个小字~成人用品。有一家发型屋的名字叫“越美”,哈哈,不是更美,也不是变美,是越美,有点意思。有一家卖烧烤的叫“博雅烤虾”,哈哈,肯定不是那个会射箭的源博雅吧,话说我还蛮喜欢野村万斋扮的晴明呢。

  • 昨天逛超市正好有肉骨头打折,买了两大根,阿木大概要过年了。回来的时候戴了眼镜,看清楚了很多有趣的小事。进小区门的时候正好有小男孩骑着他的小单车出去,单车的龙头3中间坐着一个小蜘蛛侠玩偶,小男孩一边用小短腿瞪着小车,一边还用手扶了扶小蜘蛛侠。后来又看到一个小胖子大热天在树荫里跳绳,可是他跳得磕磕绊绊的,总是被跳绳打到腿,大概是他妈妈觉得他应该减肥吧,我也觉得阿木该减肥了,但是阿木不会跳绳。上了电梯以后,正好碰到有个妇女推着一个小推车,车里坐着的小孩盯着我看了好几次,被推出电梯门的时候还回头依依不舍地看我,哈哈,肯定是小阿姨剪了头发变美了吧。

Dear Friends—TRIPLANE(ONE PIECE ED16)


  1. 还有恰好在我的天赋技能点上、也有兴趣但并没有付出许多努力的事,比如唱歌,通常当做一种享受。也很喜欢鼓捣数据、学习运用新工具,但是现实工作中总是不能如我所愿,做出来的东西无法做到物尽其用、大多数时候仍被当做花瓶。
  2. 主要是出于一些世俗意义上的担忧,写小说这事情本身是远离现实生活的,如果放了太多时间精力上去,必然会……过于沉迷大概会打破一些平衡吧。
  3. 单车的龙头就是双手扶住控制方向的那个地方,话说“龙头”二字好酷,不知怎么翻译来的。好像水管的出水口也可以叫水龙头,倘若不知道这个涵义,单独看“水龙头”这三个字也很酷啊。想起前几天看到的一个梗,大侦探福尔摩斯的英文原文是Holmes,直译的话应该是霍尔摩斯,但是当时的译者是福建人,于是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