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头种菜

2021-11-01 · 1013 words · 3 minute read 生活

若是看过许三观卖血记,一定会对里面许三观为妻子和三个孩子口头炒菜的情节印象深刻。饥荒之年,许三观一家每人每天只能喝一碗稀粥果腹,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尽量躺着减少体力消耗,他们饿了也想吃好吃的了,于是许三观就为家人口头炒菜,那菜做得很香,个个听到都忍不住吞口水。

有个朋友偶尔给我写信会提到种菜、打理菜园子的经历,比如遇上暴风雨天气的时候会整晚担心自己的菜会不会被雨淋坏;遇上晴朗天气的时候会巡视菜园子、环顾自己打下的这片江山会感到满足;有些果实埋在土里的菜本以为挖出来一定毫无所获,可是坚强的菜居然还是结出了果实,会觉得意外又惊喜。我猜这位朋友从未想过他分享的这些小事都让我觉得很有趣并且羡慕极了,这一切在我心里留下了一种强大的安利效果,让我也好想好想种菜。既然许三观能够口头炒菜,那我也来口头种菜好了。

现在我有一小块土地,我可以在上面种菜了。我买了一些菜种子,也买了一些树种子。虽然也想种很多果树,比如桔子树、桃子树、柚子树、梨子树、苹果树、樱桃树,但是这些树长起来的话会遮掉属于菜的阳光,果树附近的菜就长不好,我的地不大,种了树就没法种菜了,所以第一年我只在这块地的角落种几株向日葵,剩下的地方都种菜。

一块土地的形状可以有很多种,可以是长方形、正方形,甚至可以是菱形,但为了使我操作方便,且定为长方形的。现在长方形最左边已经埋了四颗向日葵种子,再依次种上葱、辣椒、韭菜。最开始最好只种些好活的菜,可以搭两个架子种点黄瓜和丝瓜,然后再撒点白菜种子。不知道一小块地种菜是不是非得一片一片地,我想试试把花生、白萝卜、胡萝卜的种子混着种。若是按季节来算,我可以春天种下香瓜和西红柿,夏天就有的吃,然后到了秋天再把地翻了种别的。好了,这次先只种这些吧,多了我就顾不过来了。

种子已经播下,剩下的事就是等它发芽了。我应该会耐心地等,不会焦虑地等,更不会揠苗助长。若是遇上风霜雨雪,我也要会担心我的菜还能不能好好活着。我讨厌虫子,那么就假装我种的菜不会招虫子吧。数个日升日落后,我的菜终于长起来了。虽然我是新手,但我的菜也许会长势喜人呐。

容我想想最开始能吃的菜是哪个呢?我不知道。我已经记不清在自然环境下哪个季节吃哪个菜了,那就当做我已经种好了满满一园子菜吧。

话说回来,我羡慕种菜这件事并不是羡慕能够收获可以吃的菜,而是羡慕这种可以一心一意付出的过程。现实中我是没法去种菜的,一是因为我没有种菜的土地,二是从地里爬出来一条蚯蚓恐怕就会将我劝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