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记流水账

2022-02-01 · 4941 words · 10 minute read 生活

2022年1月30日

小误会

阿木狗回村以后日日狗仗人势,具体表现就是:无论白天黑夜,在我的房间门关上的时候,听到门外有任何声响就会立马跑到门边去呜vou~vou~vou~。当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小伙伴来喊我出去玩的时候,阿木狗也是冲着他使劲vou~vou~vou~。

前两日下了雪,但又很快全化了。出太阳以后地面多数已经晒干。小伙伴说是来喊我出去玩,其实也没撒好玩的。我们先是顺着乡间公路去田边溜达了一圈,后来经过堂妹依依家时,我忽然想起来依依的妈妈托我的妈妈跟我说让我劝依依考研,我寻思着小伙伴一直作为“别人家的孩子”具有很好的榜样效应,他来劝也许比我劝效果更好,于是跟小伙伴说明情况,然后把依依叫了出来。三人一起压马路,小伙伴自然是劝说的主力,然而主力失败了。

经过我家和小伙伴家时,我提议一块打扑克,但是三缺一,于是我把亲狗弟也叫上了。好啦,开始打千分1啦,误会的序幕也拉开啦。“千分”是我们老家的一种扑克打法,需要两两组队。我寻思着小伙伴实力最强,依依实力最弱,让他俩一起的话两队实力比较均衡。哪知我提出这个建议时,我弟也同时提出一样的建议,小伙伴和依依都没说话,于是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开始打牌了。

打千分的两队是需要抢分的,每局牌面上的分一共有两百分。第一局我跟我弟手上炸弹多,但是只拿了一百零五分,于是我便很好意思地说我弟炸弹出早了,我弟当然不会沉默任由我说啦,我俩便争论了几句。争完了以后我感慨,果然是亲姐弟才会在打牌的时候吵架啊。我弟深表认同。

由于我们打牌是占用了小伙伴的爸爸下象棋的小桌子,大概打到第三局刚开始的时候我爸过来找小伙伴的爸爸下棋,但是桌子被我们占了他们就空有棋子而无棋盘了。小伙伴听到两个爸爸打算另找棋盘布以后便说要把桌子让出来,但小伙伴的妈妈却把两个爸爸赶走了,维护我们几个继续打扑克。整个打牌的过程中我弟都非常安静乖巧,但我没有注意到,也就没有细想。

后来弟媳过来说我妈炸了肉丸、藕夹以及我之前去镇上买的各种可以炸的肉串、薯条,要喊我们回去吃。正好第三局打完,我说把桌子让给爸爸们去下棋,顺便我也回家去吃东西,然后牌局就散了。

回家以后我和弟媳把炸好的薯条和肉串拌了点孜然和辣椒粉,拌好以后便端出来招呼小伙伴和依依一起来吃,他们俩也不客气,几个人一会会就吃完了。吃完以后,我见我弟只是坐在太阳底下看我爸下棋,便喊他继续去打牌。喊第一次我弟拒绝,我指了指小伙伴和依依说反正大家站着也无事,我弟就很配合地继续跟我们去打牌了。

又过了一会到了晚饭时间,牌局自然就又散了,依依回家,误会解开了。直到那时,我和小伙伴才知道,原来我弟一直误会依依就是小伙伴的女朋友……

原来整件事情从我弟的视角看是酱紫的:小伙伴的女友去年过年来的时候胖表弟见过,于是当胖表弟和我弟看着小伙伴和依依一起走过来的时候,胖表弟说那是小伙伴的女友我弟便相信了,事实上依依才读大三比小伙伴小了近十岁,而我弟之所以忽略了这个年龄差是因为以前小伙伴曾经开玩笑说他要找个零零后作女友……加上我爸他们找棋盘的时候小伙伴的妈妈非常维护我们,我弟觉得这是未来婆婆维护未来儿媳,于是更加深信不疑。哈哈,所以开始打牌的时候我弟也提议让小伙伴和依依一个队,整个打牌过程中表现得安静乖巧也是因为觉得,不想让小伙伴的“女友”觉得和小伙伴一起长大的朋友人很烂进而影响对小伙伴的印象……

走亲戚

下午本来就吃了不少炸货,晚饭的时候还吃完了半碗饭,饭后明显感觉肚子撑了。我叨叨了几句好撑啊好撑啊,弟媳就问要不要骑摩托车带我去田边转一圈,我欣然应允,但阿木狗不允。我一直以为阿木狗放弃了奔跑的生物本能,留在城市里陪在我身边,时间长了一定跑不起来了。也确实在刚开始的时候,阿木狗追着摩托车跑了一会就被远远甩在后面。没想到又过了一会,阿木狗竟然追了上来,并且还能先跑到摩托车前面去再放慢速度等一等我们。当阿木并行奔跑在摩托车旁边的时候,我看到它身上的长毛都从垂坠状态变成了横飞状态,它的舌头甩在狗嘴外面,它的眼神一改平日哀伤卖萌的无辜怂样,变得镇定又威武。

弟媳载着我转了一圈,并不顺路地去了表姐家。由于去年我曾经骑电动车载着表姐去小姨妈家里拿高粱,于是舅伯一见到我便问我今年要不要再去。我说,今年回来胖表弟一见到我就告诫我不要再去拿高粱了,因为小姨妈家今年种的高粱很少。表姐说我们今年可以少拿点,一共只拿五根高粱,她们家拿两根,我们家拿三根。然后舅伯就给小姨妈打电话,说我跟表姐又要去拿高粱,让他们提前准备着。

我刚好没带手机,想着不能空手去,路上得买点东西,于是就骑着舅伯家的电动车回去拿手机。回家以后我便把阿木狗锁在后院里,心想狗子应该跑得累了还是待在家里休息比较好。等我再次到舅伯家的时候,我弟带着小侄女过来了,阿木狗也又跑来了。弟媳让我弟把小侄女扛回去,但是小侄女哭闹不停。啊,原先打算好的轻装简行就演变成了,舅伯开三轮电动车载着表姐、我、我弟、弟媳、小侄女等五百斤人类和一条狗一起出发。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村子里的路灯都亮了。没想到有一天阿木狗会跟着我去走亲戚。

路上弟媳问我们这样算不算超载。表姐说,这是核载2人的车,但是夏天的时候能够拖一千斤西瓜去卖,所以拖我们这几个人是没问题的。原先只打算从小姨妈家里拿走五根高粱,然而我站在他们家菜园里看了一会烟花的功夫,姨爹就从地里抽出了好多根高粱。

2022年1月31日

行车

大伯今天上午十一点到达市里的火车站,从我们家开车过去大概一个小时,正好早上九点多我就被阿木狗的“狗仗人势”吵醒并且爬起来了,弟弟问我这个拿了驾照好几年的老司机要不要开车,我估计就算开得慢也能正好赶上于是应允。

作为一个新手老手机,去程的前半段时我都非常遵守记忆中的各种交通规则,比如变道、超车时会打转向灯,转弯或者与对面来车相遇时减速。这也是因为前半段的时间都在走乡间公路,车道狭窄,只敢开三四十码,也更加谨慎。后来走到大路上,看到一个解除五十码限速的交通标志,但此时我已经开到六十码。后来又看到一个限速三十码的标志,我也已经开到七十码。听我弟讲,没有拍照的限速标志形同虚设。再后来又看到一个限速六十码的标志,我已经开到九十码,我弟说前面会有拍照的让我降到六十以下。我问超速扣谁的分,我弟说会扣我的分,于是乎减速。其实我看到地面上的菱形标志也会想起来应该点刹车,但是看前面的车没有减速的,于是也直接全部忽略。

到火车站的时候正好十一点整,不过大伯需要排队过安检、测体温、查绿码颇费了些时间。弟仍嫌我开车慢,回程时我便坐到了副驾驶。到家以后,爷爷看到我便要喊奶奶拿毛巾给我背上擦汗。我当时没反应过来,问爷爷为撒。爷爷说因为我肯定吓出了一身汗……讲真,我也以为开得快会害怕,结果大路车少时不知不觉就开到了七八十码,后来降速到二十码时感觉像是乌龟爬。

祭祖

我们家那边是中午吃团年饭,饭后要去买鞭炮、冥纸、冥币祭祖(上坟)。那些一卷卷的鞭炮和“富贵蕾”、“发财蕾”之类冲天响的鞭炮很沉,我爸便要骑我爷爷的脚踩式三轮车去买,但三轮车还没推到门口的公路上就被我截胡了。买好东西后,我就骑着三轮车往第一处坟地去,那里荒废了许多年,曾经被人们走出来的路的痕迹已经消失了,骑个三轮车在泥巴地里走还是挺费劲的。我一边骑一边出声抱怨多年没骑过这么难行的路,怨了两句我爸就自动到三轮车后面去推了。但路还是很难行,我便说让爸爸别推了,让我下来推着车走说不定更快,随后干脆罢工连车的踏板也不肯踩了,但是爸爸仍然在后面推着车并叮嘱我掌控好方向,然后就到了。

此时阿木狗自然是跟着我的。想不到狗子不但跟着我去走亲戚,这下连给祖先们上坟也跟着去,要是我们家有族谱的话,此等待遇可以上族谱了。

听大伯说第一处坟地是从我算起往上数四代,爸爸把冥纸冥币分给大伯、弟弟和我去烧,他自己点香以及把一卷鞭炮散开。我烧纸钱的时候看到上面写了冥都银行,便吐槽记得以前都是天地银行。弟弟听到后说,天地银行大概倒闭了。

第二处坟地稍有点远,于是爸爸和大伯回家去骑摩托车,而我继续骑三轮车往那边去。骑着骑着发现越来越费力,那是我弟没跟我打招呼就跳上去了。弟坐在三轮车里把冥币拿出来看,原来面额一万的是冥都银行发行的,面额一百的是天地银行发行的,看来天地银行并没有倒闭。弟刚开始觉得冥都银行的纸币面额更大所以是大银行,天地银行的纸币面额小所以是小银行,不过后来又觉得正好相反,因为小时候只记得见过天地银行,冥都银行是今年新出的,大概为了拉拢客源所以才印些面额大的来讨好客户。我认同我弟后来的观点,理论上面额一百的冥币会更容易流通,地府多数人用的应该还是小面额的纸币,只有类似中央银行的大银行才会为了民生问题而坚持发行小面额纸币。

听大伯说第二处坟地是从我算起往上数五代,记得以前来的时候是好几家一起来,其他爷爷叔叔来会带着砍到把那片坟地上的枯枝荒草清理掉,但今年大家都分开来。后来去第三处坟地就全是好路了,那里在两个村子的公路边,从我记事起村里很多过世的人的坟地几乎都在那里了。我看阿木似乎在第二处坟地那里伤了爪子,后来去第三处坟地时便让狗弟骑三轮车载着我和阿木。

回家的时候依然是弟弟骑车,傻弟弟看爸爸骑摩托车载着大伯一会就没影了,便也卯着劲使劲骑。然而才走了一半,高速骑行的三轮车便不得不停下来了,因为链条掉了。弟弟看着三轮车,叹:经不起我的摧残。弟弟本想让我和阿木狗都从车上下来,但我假装没听见,于是弟弟只好推着车走。走着走着,弟弟越走越快,最后推着三轮车跑了起来,于是三轮车被弟弟推着维持高速前进的状态载着我和阿木狗回家了。

打牌

下午打游戏的时候,爸爸来问我要不要陪爷爷打麻将,那时我这个猥琐流2正把神庙里的终阶守护者打到只剩最后一点血,于是建议爸爸去找妈妈,然后直接拒绝了。打完游戏以后下楼一看,原来爸爸还是三缺一。虽然我打麻将水平贼烂,但好像也能凑和一下,不过确实感受不到任何打麻将的乐趣。

陪着玩了一会,正好弟弟的朋友来看我们打牌,我便让他帮我挑土,随后趁机撤了。唔,其实也还是有一些乐趣想记在这里。我们全家都是那种会在称呼别人的时候衍生出许多称呼的人,对待麻将也不例外。比如爸爸打出一张两万,他不会说两万而是两万斤大米,爷爷坐在爸爸下家,正好也打出一张两万,便也顺嘴跟着说两万斤大米。为什么要把两万说成两万斤大米,而不是两万斤白面呢?哈哈,别细想。麻将里一条的牌面是一只鸡,也可能是一只鸟,通常我爸会说那是小鸟依人。九筒的牌面是九个彩色圈圈,弟的朋友说那是满天星。我暗自心想,恐怕只有打麻将的时候,这帮糙汉才会说出那么浪漫的词语吧。

还有一些就是我小时候也听过的,把三万说成是万三。从记事起我奶奶看到我们有浪费的行为,就会说,你们是沈万三吧。稍微长大一点后,我看到一个专门讲沈万三这个人的电视剧,才知道原来他有个聚宝盆,是个巨富,也才理解奶奶话里的含义。八筒的牌面形状是八个黑色圈圈,会说是一条黑鱼,但我完全不明白八筒和黑鱼的联系。五条,会说是跳舞。弟的朋友会把七筒说成套靴,这个我也不明白。

看烟花

每年除夕村子里都会停水,大家都说因为除夕正好是用水高峰期。但我觉得说不定是因为政府官员都住在市区,为了保证市区用水之便利,于是管水的就把农村的水停掉。这是除夕在村子里过唯一的缺陷。今年开始市区里全面禁止燃放烟花,但是农村依然可以,这是除夕在村子里过最大的好处。

守岁守到十二点,终于等到村子里家家户户开始放鞭炮和烟花,我特意看了我们家买的那个烟花,名字叫做一路发。也许是因为今年存了好好看烟花的心,看得特别仔细。小伙伴他们家的烟花窜得很高,就听到句~,两个光点飞速升上天空,一瞬炸开变成两朵叠在一起的、花瓣分明的菊花,又一瞬菊花的花瓣化作流星斜斜落了下来,飞得久的流星像是要落到我的面前来。烟花的颜色有很多,紫色、蓝色、绿色、红色。于是零点刚过,空中便开满了各种颜色的花,在一瞬间照亮整个天空,下一瞬天空复又恢复黑暗。

还有一种我比较喜欢的烟花,升上天空的时候拖着绽着白色火花的长尾,炸开以后形成很多细碎的小花,伴随着滋啦滋啦的可爱声音。


  1. 千分,土话叫推谷子,好像也叫开水,需要四个人一起玩,两两组队。
  2. 猥琐流,即正面拼刀技术很菜,每次打怪就会准备很多回血的药,靠命长大法一点点跟怪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