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三十

2021-06-26 · 4253 words · 9 minute read 生活

老夫现在三十岁了……为什么要自称老夫呢?因为前些天在看大神的古早博客的时候,留意到有一段时间大神经常自称老夫,我觉得老夫老夫地很有趣,于是也老夫一下。其实用2021年减去我的出生年份不等于30,于是接下来“年龄”就是我要吐的第一个槽。

  • 年龄

小时候希望快快长大,说到年龄总会说虚岁。前几年有些年龄恐惧的时候,说到年龄却会用很严格的计算方法,比如要到几月才到几多岁。我记得大学的时候跟宿舍的老大1还讨论过年龄应该怎么算,老大说应该从出生的那刻开始算而不是从在妈妈肚子里开始算。今天跟奶奶通电话,我说我三十了,奶奶说你是满多少岁进多少岁,还能听到电话那边奶奶和爷爷讨论年龄应该怎么算。哈哈,我觉得奶奶是以为我很介意,所以执着地要算清楚些。其实,我现在觉得三十只是一个数字,并不是到了三十岁我就必须跨过一个槛,或者再也不能怎样。当然现在社会上确实普遍有很严重的年龄焦虑,根据我所了解到的这个事追根究底也很深,今天暂且点到为止。

  • 生日

我的生日已经过了,不过今早还是给自己煮了碗长寿面,并且用冰箱里剩的食材补了一个生日餐。其实我不知道为撒过生日一定要吃一碗长寿面,而且也不知道究竟长寿面应该怎么做,大概就是煮了一碗面并且称之为长寿面然后吃掉即可。生日那天比较郁闷的是除了我姑姑大早上给我发了生日快乐以外,其他家人竟然都忙忘了,气!到了晚上见我妈还没动静,于是发视频过去,原来我妈真得忙到忘了时间,唉,果然是要照顾小宝宝就忘了我这个老宝宝了。但也有很开心的事,一是大学时候的好友提前三天就告诉我她现在学会用钢琴弹生日歌了,当天一大早就录了边弹边唱的视频发给我;二是两年前打游戏认识的小女孩竟然无意中在翻秋秋空间时看到了我的生日,于是也送了份祝福给我,这位小女孩是我最早愿意重新相信别人的起点。

  • 网速

刚才要把处理好的数据放到堡垒机上,一度网速不好、断开几次。唉,怪我当初贪便宜办的是一天一块钱的20M宽带。说实话,写博客这么久除了最开始是耐心等待用R把所有文件推到Github上面以外,每次更新博客都是我手动传到Github网页上面的……好在平时用派德追剧的网速还是可以的,于是忍了。

  • 消极情绪

今天要加班干活不然会影响下周工作进度,但我直到下午两点才真正坐到电脑前,可是当时还是不想干活,于是任由自己消极郁闷了一会。突然灵光一闪,我发现我不想做其实是因为对要做的事情没有信心。接着我把狗窝中睡觉的阿木抱了起来,想要向阿木哭诉,可是才哼唧了一句“我觉得我做得不好,很不好”,消极情绪就立刻消失了,然后就心无杂念地开始干活了。

我也不懂这是什么原理,我在承认我做得不好的那一瞬间突然就全明白了为什么会没有信心。其中一个可以直白说出来的原因是,现在整个行业都在尝试转型,类似“大数据精准营销”的风开始从上刮到下,而我现在做的模型就是其中很小的一个环节。但是我已经开始反思“企业无止尽地收集客户的数据、建立各种算法模型去挖掘出甚至是引导出客户的需求”这样做很有问题。前段时间看了一个讲社交困境(信息茧房)的纪录片,里面人类被算法控制如提线木偶般被拨弄的场景令我印象极其深刻。当时觉得自己不会变成那个被操控的木偶,直到有一天收到的外卖外包装挂的那张纸上清楚写着“精准营销红包:1元”,我恍惚发现这个1块钱的红包竟然真得对我的决策产生了影响。我喜欢的3unshine组合有一首歌叫《不正确的审美》,其中有一句歌词“人们对事物的喜好最容易被接触的频率影响”,这里描述的是另一种“精准营销”的手段。这些我清晰认识到的营销手段就是来自于数据、算法、模型。唉,之前做反欺诈相关模型的时候,我感觉还很有动力,至少真得有用,现在这个我要一直带着一丝怀疑和不安的心态去做。对现在的我来说,识别消极情绪、调整心态不是难事,坑的是这一小点不安我实在下不去手将其抹消掉。

  • 胜负欲

前些天去打羽毛球,还是打双打,在比分落后的某一刻,组队的队友突然指着斜对面的同事对我说“加油,争取打赢她”,我愣愣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大概过了几秒钟才说出一句“我是打不过她的”,队友就无奈地向对面吐槽说“我们这边怎么鼓励都没有士气”。其实我一直以来想要战胜的对象始终只是我自己,也许是因为这样我在这类团队组合运动项目里显得很没有胜负欲。那天后来的时间里,我都在观察一起打球的其他人,他们会为一球之得失而产生一瞬间的开心或失落。其实要是那种很难接的球我接到的话也会开心,但即使那个球最终输掉了我也没有任何失落,我所开心的是我的进步。

不过我倒是发现,打球的时候暴露出一点胜负欲的话可能会更好地融入整体氛围中。同理,暴露出一些缺点或者波动的情绪的话,也可能可以更好地融入人群中。要是十年前的话,我绝对不会伪装自己的,但是这些年我明白了适当地融入人群中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虽然我多数时候还是抱着一种冷静旁观的心态,但是融入人群中以后我才发现其实人群有时候也挺有趣的。哈哈,尤其是不要总觉得只有自己是实心人,别人都是空心人,明明大家各有各自有趣的地方,只是我没发现而已。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我觉得有道理。

  • 轻松地说话

打球的队伍中有一个很外向的人,他倡导大家打球要计分且制定规则“赢了的继续打、输了的下场休息”。我最开始不喜欢这种规则,直到发现大家在他的带动下,如果有人输球的话可以很自然、直接地说出“我鄙视你”这样的话。打球的同事们都是被社会毒打过的人,都很有说话的分寸,本来一些不好的话是很难说出口的。当“我鄙视你”直白地说出口以后,大家自然就放松警惕了,可以进入仅仅只是打球的氛围中。

社交是一门学问,我从没打算花太多时间或心思在这上面。而且我早没有任何社交恐惧了,哈哈,当然也是因为长大了、脸皮变厚了。但是受到种种束缚,与人交流过程中往往还是不能很轻松地说出所思所想、总是顾虑太多。有一位失去了的朋友她很喜欢生闷气,说实话当时跟她相处的时候我真觉得很难受,但我从来没想过说出口。很久以后问她的妹妹才知道,原来她觉得跟我一起玩的时候我总是令她生气,所以她决定减少跟我接触。唉,最终她用一些极其冷暴力的方式让我慢慢意识到她放弃我了、不该再去找她玩了,当然我也是真寒心了,所以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也没法再向她说出一句话了。这就是顾虑太多、不说真心话的坏处,也是不能轻松地说话的终极结果。(PS.其实我觉得“失去了的朋友”这个称呼字有点多,但是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简单的词来简单描述。)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任何场景见到谁都应该轻松自如地说话,只是有些时候可以选择少一些克制、少一些分寸。

  • 天真

有位好友前些天写了一篇公众号,其中提到我是一个乐观、随性、依然保持几分天真的人。我很高兴现在还能保护好我的几分天真(其实我觉得她的视角看到的天真比实际要多)。不过我决定以后要在保留几分天真的基础上,进一步释放出一些悲观来锻造一下自己的内心╭☞(  ̄ ▽ ̄)╭☞。

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呢?第一点原因是我觉得我三十岁时保留的这几分天真还不够纯粹,下次再出现个更强大的九尾的话,现在的“天真”可能抗不住九尾几爪子就被扯碎了。喂喂,要是我现在站在各种权利或名利的顶峰的话,当然就想怎么天真都行,但我只是个普通人,平凡的人只有炼出强大的心智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天真。正好九尾消失了,主动锻造总比被动锤炼好些。第二点原因是我的乐观天真其实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隔绝了一部分真实感受,可能也是一种深入了解自我的障碍吧(这点是看公众号评论彭于晏共鸣来的)。比如我上次看《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其实我感受到的东西比我写出来的东西多很多,但我的思考仅仅止于“界限的代代累积”。还有之前的许多次思考,我最后总是不自觉地得出一些更加乐观的结论。其实悲观也许并不是全都不好的,有时候悲观也许可以帮我思考地更深刻。

话说回来,虽然执行能力强是我的一个优点,但我可没打算立刻就去思考一些宏大的问题,是从下一次思考开始可以允许自己“感受到了宏大的、微小的悲观也没关系”。这只是种下了一颗种子,权衡、取舍、后果自负的道理我都懂,且静待种子发芽吧

  • 阿木

写到阿木便转头看了一眼阿木狗,又在舒服睡觉呢。据说狗子听觉嗅觉皆灵敏,所以睡觉总是浅睡,也因此一天要睡十几个小时。话说跟阿木相比,我这个主人还蛮惨的啊,又要工作挣钱使自己得以温饱,又要锻炼心智使自己未来更能抗风险。哈哈,不过阿木作为一条狗有许多东西不能吃,嘿嘿,这样想的话还是当人好。喂喂,到底有多少次我想当狗,最后还是愿意当人了啊。

眨眼的功夫,阿木狗都两岁多了啊,沉思中……据说大神过段时间要耕博客了,阿木狗主决定到时候带着阿木帅照2去报到……

  • 思考的瘾

我发现自己似乎对思考这件事有点上瘾。本来最近是处于一种忙成狗的状态,理应没时间看书、也没时间思考的。但我竟然在上下班路上、中午吃饭的时候慢慢看完了迅哥儿的《华盖集续编》,又接着开始看《而已集》了。现在是趁着跑数的间隙,一边思考一边写,话说我开始写的时候本来只是想吐吐槽,不知不觉就从五点多写到了十点多,这中间自然有很多时间是在思考。我琢磨了一下,现在看来“对思考上瘾”这件事是不需要警惕有什么危害的吧。

  • 工具

现在跑数的这一步是用Python在跑,所以可以用R继续写博客。忽然想到其实同时打开两个R项目,一个跑数、一个写博客应该也不冲突吧。不过现在不会去试,主要是这几百个特征跑一把要很久啊,颇费些时间成本,要是一试电脑挂了就变沉没成本了。

我大学时候学的统计学的工具是SAS,后来学时间序列的时候又学了Eviews,再后来又学了SPSS。再再后来分别接触了R和Python,这时候前面的那些工具就都踹了。我曾想过同时去学R和Python,但后来把Python也踹了,原因大概是我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以及很多个新世界。现在数据处理-特征工程-建模调试的绝大部分步骤都是用R,只剩一步还是用Python跑。虽然但是,我用R的水平也还挺小白的。总想着抽点时间把很多积累下来的东西捋捋、整理出来,但两年了也没见我真得开始动手,就一直这么苟着。

今天趁着老夫三十了,就立个怂怂的flag,把这件事放到我的年度目标里吧。

傻狗醒了,几次三番伸爪过来,原来是快到十一点了,晚上还没溜,于是乎要去进行每日运动项目了……

漫步人生路—邓丽君 恋我癖—蔡依林


  1. 大学进宿舍第一天,小二就提议大家按年龄排序起称呼,于是依次为老大、小二、老三、小四,我最小就是小四了。
  2. 所谓阿木帅照还没拍,狗主决定要拍出一个阿木威风凛凛坐着的全身照。